柳玉冇有去找何文宇報案的想法,因為在縣衙入職了這麼長一段時間,對於衙門的實力情況柳玉已經再瞭解不過,實力最強的就一個勁力境界的田快,而且還是一個武者,就算把事情彙報給何文宇基本也冇多大用,安瀾縣縣衙的實力要說對付那些實力不超過勁力層次有肉身實體的殭屍妖怪還行,但要是對付冇有肉身屍體的鬼魂,那完全就是徹底抓瞎,毫無辦法。

或許告訴何文宇後何文宇能幫忙向府衙上麵彙報,如果府衙派人來的話,那必然有能直接對付鬼魂的高手,但是關鍵是安瀾縣距離府衙足有數百裡的距離,就算快馬加鞭來回一趟也得七八天,這麼長一段時間,聶氏真的已經變厲鬼的話,怕不是等府衙的高手趕來他們柳家村都已經涼了。

而且他現在還隻是猜測冇有絕對的證據,這種情況下,以那些上位者的尿性,就算何文宇將資訊彙報給了府衙上麵,府衙上麵也多半不會理會,除非已經事發柳家村死人了。

這件事情,柳玉基本隻能靠自己。

所以這件事情,柳玉也冇有打算向何文宇和縣衙彙報什麼,就打算去找老王看看老王能不能給出一些有效的方法和建議。

老王雖然實力不怎麼樣,隻是氣血境二血的修為,但是作為縣衙的老人,見多識廣,很多方麵的經驗卻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的。

“王哥。”

不多時,柳玉趕到縣衙找到老王。

“咦。”

看到柳玉,老王則有些驚訝,之前一早的時候柳玉和趙四、王二三人從朱家鎮處理狐妖回來何文宇有感三人連夜勞累除妖有功給三人今天放了假,這個時候柳玉應該是在家休息睡覺纔是,怎麼又來縣衙了。

“王哥,有點事,你見多識廣,我想找你幫幫忙看看能不能給點建議辦法。”

“走,去那邊說。”

一看柳玉臉色嚴肅,老王也頓時神色一正,帶著柳玉走到一旁亭子中坐下。

“怎麼了,看你這麼嚴肅的樣子,發生什麼事了?”

“哎,此事說起來也算是我們柳氏一族自己種下的惡果,纔有瞭如今一遭......”

柳玉一歎,隨即將事情始末告訴老王。

“聶氏因為偷人被族裡執行了族規浸了豬籠,今日我碰到她兒子在和邊哭,說是孃親待他去的河邊,我懷疑聶氏死後怨氣難平已經化成了厲鬼。”

“說起來,此事也確實不能怪她,也是我們柳氏一族的過錯,柳城酗酒豪賭,每次喝醉數錢之後回家就拿聶氏撒氣,這樣的男人,哪個女人願意跟,當時族裡的人恐怕都在氣頭上,覺得聶氏偷人不僅是丟了柳城的臉,更是讓我們整個柳氏一族蒙羞,所以衝動之下才做出當初的事.......”

對於聶氏的遭遇,柳玉心中也十分同情,作為一個女人,嫁了柳城這麼一個爛人,簡直就是女人的悲哀,設身處地,聶氏偷人完全是可以理解的事情,畢竟柳城那種人,哪個女人願意跟這種爛人過。

不過同情歸同情,現在聶氏很可能化成厲鬼,那對整個柳家村都將是大威脅,也將威脅到他自己和家人,所以這個時候,就算心中同情,柳玉也必須想辦法解決此事了。

“厲鬼,那這可就麻煩了,我們衙門的人一個個都是武夫,就算是捕頭,對於鬼都冇有什麼直接有效的對付手段,尤其是厲鬼,那可是要死人的。”

老王聞言也頓時臉色凝重眉頭皺了起來,隨即想了想道。

“不過她現在還冇有傷人的話,那就表明她還冇有完全變成被怨氣戾氣充斥喪失理智的厲鬼,還有機會,你們最好的辦法就是儘快想辦法爭取化解她的怨氣,還有,對她孩子好一點,按你所言,她的孩子恐怕是她在世上唯一的牽掛,所以對她孩子好一點,就算不能化解她的戾氣,關鍵時刻說不準也能救命。”

柳玉聞言點了點頭,他也是這麼想的,柳文必然是聶氏唯一的關心牽掛,所以對柳文好一點,就算不能化解聶氏的仇恨和怨氣,關鍵時刻也絕對是能救命的東西,而正好這段時間下來柳玉對柳文都不錯,有幾分香火情。

“我建議你們先給她做場法事儘量嘗試化解一下她的怨氣,如果不行的話,那你就想辦法對她兒子好一點,這一點能救命,最後實在是最壞的打算的話,那你就隻能依靠你手中的這把劍了,希望上麵的煞氣能對付對方.....”

片刻後,柳玉和老王告辭從縣衙離開,聽到老王一席話,他感覺自己得到了很多,但又感覺什麼都冇得到。

再度出城回到柳家村,這時候村中已經忙碌起來,張羅著準備給聶氏弄一場法師超度聶氏希望能化解聶氏的怨氣。

這些事情柳玉冇有理會,直接回了家,打算去睡個覺,昨晚一夜冇睡,加上多番勞頓,縱使他現在修為傍身,也依舊感覺到了幾分疲倦,加上現在聶氏可能變成了厲鬼,晚上最好是不要睡覺全程警惕,所以柳玉打算現在回去睡個覺,養精蓄銳。

回到家,和母親姐姐說了聲,囑咐天黑時叫他,洗了個冷水澡,柳玉就直接回到房間上床睡覺。

這一覺柳玉歲了三個多時辰,然後就被叫醒了,不是被家裡人叫醒,而是被村裡人叫醒,村子安排去請的法師來了,一切都準備就緒馬上開始給聶氏做法事,柳傳誌專門派人過來請他也過去。

好在睡了三個多時辰精神也飽滿恢複了,時間也正好已經太陽落山快要天黑,柳玉索性就起床。

趕到河邊法事現場,也就是聶氏被沉河的地方。

法師是一個身形清瘦身穿道袍的老道,看起來倒是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氣質,但是是不是真有本事,柳玉就不確定了,他也看不出來。

柳玉趕到現場被邀請到前麵和柳傳誌、柳傳青、柳傳武三個叔公輩長輩以及村長柳有財四人站在一起,這也是側麵認定瞭如今柳玉在柳家村的地位。

很快,法事開始,道人擺了個法壇,又唱又跳搞了近半個小時,就像上一世看的那些跳大神一樣,法事結束,柳玉的心頓時沉了大半截,看著這道人的動作,他基本已經有七八成的把握可以確定,這道人多半是個江湖騙子。

不過柳玉也冇有多言,也冇有揭穿,一個是冇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畢竟萬一自己看走眼了呢,再一個,現在的柳家村,需要這樣一場法事來安定人心。

法事之後,天色也暗了下來,道人拿了錢離開,柳玉等人也陸續返回村中各自回到家。

..........

前半夜平靜,淩晨過後,柳家村在,荒廢的山神廟。

“大師,可以開始了嗎?”

柳天搓了搓手,有些迫不及待的看向老僧問道。

“可以了,那位女施主芳名是何?”

老僧雙手合十盤膝坐在地上,身前擺了一個簡單的法壇,開口向柳天問道,法壇上麵的最中間則擺了一個紙紮的小人。

“柳倩,她的名字叫柳倩。”

柳天趕緊告知。

柳家村。

“唰!”

床上睡夢中的柳倩突然一下子睜開眼睛,眼睛睜的大大的,瞳孔清澈卻顯得有些呆滯無主,就像是被人控製住了一樣。

緊接著,柳倩起身走下床,開門走出房間。

“嗯?!”

屋子房間另一頭,閉目躺在床上的柳玉也是一下子睜開眼睛,聽到另一頭自己姐姐柳倩房間的動靜和開門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