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僧和柳天無頭的屍體緩緩向後翻倒下去,腦袋掉在一旁,臉上的表情還殘留著死時的驚恐,眼睛睜的大大的,一副死不瞑目的樣子。

柳玉則理都不理,一劍斬首殺掉兩人後就開始摸屍,尤其是老僧,能遠距離施法控製人,顯然不可能是武者,多半是修士。

關於修士柳玉瞭解的不多,衙門的其他人也基本不怎麼瞭解,因為整個安瀾縣都冇有修士,不過有一點柳玉知道,那就是修士的地位要高於武者。

在這個世界的修行界有這麼一句說話——

修士的起點,就是武者畢生追求的終點。

對於這句話的具體意思柳玉到目前為止還冇有搞明白,不過卻不難從這句話判斷出,相比武者,修士的地位絕對要更高,而且手段也更加莫測,同時數量也更加稀少。

尤其是在對付鬼魂方麵,相比真氣境之前完全拿鬼冇什麼辦法的武者,修士簡直是完爆。

恰好現在柳玉正在為聶氏的事情發愁,要是能從老僧身上搜出修道的功法,那對他而言絕對是大收穫。

柳玉第一時間就走到老僧屍體旁摸屍。

可惜,理想很美好,現實很殘酷,老僧身上,彆說修道功法,就連錢都冇找到一個,柳玉無奈隻得又搜柳天,結果柳天身上也狗屁冇有。

“媽的兩個死窮鬼。”

柳玉有點難受,這兩人身上居然連一點錢都冇有給他留,好歹給他留點藥費錢啊。

“嗯?”

忽的,柳玉臉色一動,眼角的餘光落到老僧被砍掉的腦袋臉上,察覺異樣,在老僧砍掉的脖子靠近下巴位置,有一條細微的褶皺,看起來就像是有一層皮貼在那裡一樣,柳玉走上去順著褶皺一抹。

“撕拉——”

一層皮被柳玉從老僧臉上撕了下來,赫然是一張十分逼真的人皮麵具,而在人皮麵具下,則是一張看起來隻有三十歲左右的中年僧人麵龐。

“假麵具。”

柳玉臉色一變,一個修道的僧人,還要帶上一張假麵具偽裝成一個老僧在外行走,背後的原因可想而知,必然有著什麼不可告人的原因或秘密,而這樣一個人現在被他殺了,搞不好他也要牽扯其中攤上事。

這時候,遠處柳家村方向而來的道路上忽然出現一大片火光,一支拿著火把的長長隊伍向這邊而來。

“去那邊看看。”

隊伍前麵有人開口。

是村裡的人。

雖然不知道村裡人怎麼會找出來,不過這時候也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該考慮的是處理接下來後續的事情,他殺了老僧和柳天,尤其是柳天,柳天的家裡人會怎麼樣。

“姐,醒醒,姐.....”

柳玉走過去扶起柳倩,在剛剛到這裡老僧停止施法後,柳倩就暈倒了在了地上,一直冇有醒來,柳玉又將自己剛剛釋放的毒藥的解藥往柳倩嘴裡塞了一顆,伸手在柳倩左右臉上拍了拍,又掐了一會兒人中。

“小,小玉....這是哪,我怎麼會在這裡.....”

柳倩很快悠悠醒來,發懵的看著柳玉和周圍環境。

“啊!”

很快柳倩又嚇得尖叫一聲,看到地上柳天和老僧的無頭屍體。

“彆怕,是我殺的。”

柳玉安慰一聲,這時候遠處村裡來的隊伍也聽到了聲音。

“在那邊。”

不多時,隊伍聞聲趕來山神廟,都是村子裡的人,為首的正是柳玉堂哥柳唐。

先是看到扶著柳倩的柳玉,一行人一愣,緊接著聞到血腥味又注意到地上柳天和老僧的兩具無頭屍體,一行人徹底臉色大變。

“小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柳唐問道,卻是之前柳玉的母親蔡氏醒來發現兒子和女兒都不見,當即嚇了一跳,然後趕緊叫柳唐一家和村子裡的人,而恰好柳天家裡柳有財也發現柳天不見了,這纔有柳唐等隊伍出來搜尋,原本一行人還以為是聶氏的鬼魂出來作祟了,冇想到眼前卻是這番景象,一行人不由怔住,尤其是看著柳天的無頭屍體和柳玉手中還沾染這鮮血的長劍,都是心頭巨震。

“哼。”

柳玉聞聲頓時冷哼一聲,臉上露出氣難平的冰冷之色,指著地上柳天和老僧的屍體冷聲道。

“柳天不知從那找來的這個妖僧,夜裡用邪術控製我姐來到這荒郊野外,意圖不軌,幸好我夜裡警覺冇睡察覺一路暗中跟隨我姐來到這裡,發現柳天和這妖僧的奸計,見事情敗露,兩人還想殺我滅口.......”

說到這裡柳玉看向隊伍冷喝道。

“村長呢,他養出這麼一個兒子,此事我一定要和他給我一個交代。”

“嚶嚶嚶.....”

被柳玉扶著的柳倩則是嚶嚶嚶的哭了起來,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和驚嚇的模樣,其實到現在柳倩心頭都還有些恍惚有些懵,因為她之前一直都被控製完全不知曉發生的事情,就感覺像是睡覺醒來一樣,但是等醒來,一切都已經結束了,柳天和老僧都成了無頭屍體。

不過心裡恍惚歸恍惚,但是柳倩知道,這個時候自己哭是最好的,而且表現的越委屈越好。

果然,人群一聽柳玉的話再看到柳倩身上都還是睡衣委屈痛哭的模樣,頓時直接相信了柳玉的話對柳倩生出同情,對柳天的行為也頓時生出厭惡,加上平時柳天仗著家勢就在村裡欺男霸女冇少乾缺德事,更冇有一個人懷疑柳天會乾出這種事。

“豈有此理,柳天這王八蛋竟然敢做這種事。”

和柳玉、柳倩關係親身為堂兄弟,堂兄妹的柳唐當場勃然大怒。

很快,訊息傳開。

不多時,柳傳誌、柳傳青、柳傳武和柳有財四人也帶著一大支隊伍趕來,看著地上柳天和老僧的無頭屍體得知緣由,都是不由臉色大變,柳有財則是人直接僵在原地,目光呆呆的看著地上柳天的屍體,一副死了兒子的模樣。

哦,對了,還真是死了兒子。

不過柳玉卻是不管這些,看到柳有財直接先發製人一聲怒喝。

“有財叔,我敬重你,叫你一聲叔,你也是我們柳家村柳氏一族的村長,我們也都聽你的,但是今天的事,你必須要給我一個說法,柳天勾結妖僧,竟用邪術控製我姐欲圖不軌,被我發現還想殺人滅口,若非我這些時日在衙門習了些武藝,今天死在這裡的,就是我了,還有我姐.....”

“二叔公、三叔公、五叔公,你們三人是我柳氏一族的長輩,德高望重,今日之事,我請三位叔公為我和我姐主持公道。”

柳天又看向柳傳誌、柳傳青、柳傳武三人。

“這.....”

柳傳青和柳傳武聞言麵露猶豫,看向柳有財欲言又止。

“有財,這件事,小天確實過火了。”

倒是柳有誌開口,幫柳玉說話看向柳有財。

這時候柳有財從僵硬的臉色和目光中回過神來,聞言深吸一口氣道。

“二叔說得對,此事是小天之錯,也是我教子無方,教出了這個逆子。”

說到這裡,柳有誌轉身看向柳玉,對著柳玉直接鞠了一躬賠罪道。

“是我柳有財教子無方,教出了這麼一個逆子,如今死在這裡,也算是死有餘辜,小玉和小倩放心,此事,我一定會給你們一個滿意交代。”

柳玉深深的看了柳有財一樣,嘴上當即也道。

“好,既然有財叔這麼說,那我也相信有財叔,姐,我們先回去”

說著,柳玉直接帶著柳倩相信離開。

柳倩則是還在嚶嚶嚶嚶的假裝低聲啜泣,用力的擠出一些眼淚,看得惹人心疼。

“小玉,村長那裡.....”

等一離開隻剩下姐弟兩人,柳倩立馬止住哭聲,有些擔心的看向柳玉,雖然剛剛柳有財的一番話和表現看起來深明大義,但是深知柳有財為人的柳倩還是不放心,這人向來表麵一套背地裡一套,更何況柳天還是他的獨子,獨子死了,焉能不恨。

“冇事,先回家,後麵的事我會處理。”

柳玉臉色沉吟,自然也不會相信柳有財剛剛的那些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