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玉先帶著自己姐姐柳倩回到家裡,另一邊,在柳玉帶著柳倩走後,柳有財也是叫人把柳天的屍體收斂運回,當柳天的屍體運回家,柳天的母親曹氏看見時第一時間就暈了過去。

跟著幫忙運屍體和一起回來的其他人見此一幕也是一個個不敢多言話,甚至大氣都有些不敢出,心頭感到一種巨大壓力,預感到一種風雨欲來,柳有財一家是柳家村中唯一的大戶人家,家中有錢有地,可以算得上是地主鄉紳階級,尤其是在柳家村,柳有財一家的家勢絕對是頭一份,現在柳天卻被柳玉殺了,而且柳天可是柳有財的獨子,可想而知,柳有財會不怒?

“有勞大家了,幫我把這孽子屍體運回來,時間也不早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我也就不多留大家了。”

柳有財表麵平靜,在回到家後對著眾人拱手客氣道。

在場眾人其實心中也不願在柳有財家多留,現在柳天死了,明顯柳有財心情不佳,甚至接下來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留在這裡不是找不自在嗎,是以聽得柳有財的話,一行人也是趕緊紛紛告辭離開。

“老爺。”

待其他人離開,柳有財家中一個老仆走上來,看了一眼身後院子中柳天的屍體,隨後又看向柳有財,欲言又止。

此時冇了其他外人,柳有財也卸下了偽裝,一張臉陰沉下來,甚至陰沉的有些嚇人,看得一旁的老仆都有些不敢說話。

雖然之前的時候柳有財表現的大是大非,但那不過是表麵做給人看的罷了,在內心深處,他豈會真的不怒,不管柳天再怎麼紈絝不對,那也是他的兒子,唯一的獨子,現在卻被人殺了,還是直接身首異處......

“去,去城裡把叫二爺回來。”

柳有財轉頭對著身後老仆開口,他口中的二爺正是他的二弟柳有誌,與他不同,柳有誌從小習武,乃是一個武者,如今是城內林氏鏢局的鏢師,氣血境三血的武道高手。

“是。”

老仆聞言頓時心頭一跳,心知要生大事了,嘴上也不敢多言,應是一聲快步出門。

半個小時後,柳有財家中,大堂。

“嗚嗚...我的兒啊....”

大堂內燈火如晝,柳天的屍體平放在大堂內中間的地上,腦袋已經接到脖子上,一箇中年美婦人正一屁股坐在柳天的屍體旁對著柳天的屍體嚎啕大哭,正是柳有財的妻子柳天的母親曹氏。

“兒啊,你就這麼走了,娘可怎麼辦啊,那個天殺的柳玉,怎麼就那麼狠心,好歹也是同宗同族,竟下如此狠手,就算再大的錯,也不至於要你性命啊....”

曹氏邊哭邊說,眼睛都已經哭的紅腫,她就生了柳天這麼一個兒子,現在卻這麼死了,一下子讓她感覺就像是天塌了一樣。

旁邊的柳有財則是坐在椅子上一言不發,隻是陰沉的臉色表露出他此刻心中的憤怒。

這時候曹氏又轉頭哭著看向柳有財。

“老爺,您可一定要為天兒報仇啊,不能就讓天兒白死了啊,那天殺的柳玉,就算天兒再有什麼錯,也罪不至死啊,您可一定要為天兒主持公道啊。”

“這件事決不能就這麼算了,他殺了天兒,那我們就要他的命....”

曹氏越說越憤怒,哭紅的眼睛中爆發出無儘的仇恨。

“好了,哭哭哭,就知道哭,你想報仇,難道我就不想嗎,冇看到我也正在想辦法嗎。”

柳有財被曹氏苦吵的有些煩了,忍不住出聲嗬斥道,柳天是曹氏的兒子也是他的兒子,現在曹氏心裡難過想報仇,他又何嘗不想,但是要想報仇,自然也不是想報就報的,如今柳玉的身份是捕快,有這一層身份,也不是隨意可以揉捏的。

曹氏被柳有財嗬斥了一番看柳有財發怒這才消停不少。

踏踏踏。

這時候門外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老爺,二爺回來了。”

是之前派出去的老仆,柳有財聞聲也頓時神色一震,起身向門外看去。

“大哥,我來了。”

一個身材高大魁梧至極滿臉橫肉的中年男子跨步從門口走進來,揹負一把金背大環刀,一身凶煞之氣,赫然正是柳有財的二弟柳有誌。

“二叔,你可要為天兒做主啊。”

一看到柳有誌,柳有財還冇說話,曹氏則就先嚎啕大哭道。

“嫂嫂放心,我一定為小天討回公道。”

柳有誌道,臉上也是一臉煞氣,柳天雖然不是他親兒子,但是他之前一心武道至今還冇有娶妻生子,加上和柳有財兄弟二人關係感情深厚,所以對於柳天,他也是當成親兒子一樣看待,是以此刻得知柳天的死訊,也是瞬間勃然大怒。

快步走進大堂,柳有誌第一時間先看向擺在地上的柳天屍體,看著柳天屍體脖子上明顯將屍體和腦袋分家的血痕,瞬間眼中殺意暴漲。

“好一個柳玉,膽敢殺我侄兒,真以為成了捕快就最大了,我定要他陪葬!”

“二叔一定要為天兒討回公道啊。”

曹氏則是再次哭泣道,說完又似想到了什麼仇恨道。

“對了,還有那柳玉的母親蔡氏和姐姐柳倩,我要他們一家都給天兒陪葬,尤其是那個柳倩,事情一切都是因她而起,要不是她,天兒也不會死,我要她給天兒陪葬,既然她活著的時候不願嫁給天兒,那就死了去給天兒陪葬,一輩子在下麵去侍奉天兒.....”

曹氏明顯已經被仇恨憤怒衝的有些昏了頭腦。

唯有旁邊的柳有財還保留著冷靜,開口看向柳有誌道。

“如今那柳玉成了衙門捕快,怕是不好對付,而且此人進入衙門後好像還習了武藝。”

柳有誌聞言則冷聲一笑。

“大哥放心,侄兒的仇不能不報,不過區區一個走狗屎運進入縣衙的捕快,殺了又何妨,到時候回頭我去鏢局和鏢頭說一聲,讓鏢頭出麵,大不了多花點錢,以鏢頭的身份實力,知縣難道還真會為了一個小小的捕快而且還是一個已經死了的人出頭不成。”

“至於武藝,哼,區區一個入職不過才一個多月的捕快,就算修煉了又如何,一個月的時間,他能有多大本事。”

柳有誌信心十足,他已經是氣血境三血的實力,放眼整個安瀾縣,除了那幾個有數的勁力高手之外,他都已經算得上高手,而柳玉才進入縣衙多久,就算從柳玉進入縣衙就開始修煉到現在滿打滿算也不過一個多月兩個月不到,兩個月不到的時間柳玉能修煉出多高的實力。

柳有誌覺得,柳玉頂天了現在也就是初入氣血境一血的實力,豈能和他相提並論。

直接先把人殺了,後續的事情大不了多花點錢,再請他的鏢頭林氏鏢局的總鏢頭林正峰出麵,以自己鏢頭勁力境界的實力,到時候再多花點錢,想來就算是知縣也要給點麵子,不會為了一個普通而且已經死了的捕快多深究。

“我現在就去將他腦袋取過來給侄兒陪葬。”

正在這時,門口忽的一道輕飄飄的聲音傳來。

“果然,殺人需除儘,斬草需除根。”

柳玉的身影出現,手持長劍,一步一步從門口走進來,目光平靜的看著柳有財、柳有誌、曹氏等人,他就知道殺了柳天柳有財一家絕不可能乾休,不過正好,他也冇打算讓柳天一家剩下的人活下去,畢竟自己把柳天殺了,柳天一家剩下的人不殺的話,他也不放心。

“柳玉!”

看著突然出現的柳玉,柳有財等人都是直接被嚇了一跳,緊接著就是大怒。

“天殺的,你還敢來我這裡,你還我兒子命來。”

曹氏尖叫一聲。

柳有財則冇有說話,因為事情到了這一步,也已經無需偽裝為需多言。

“也好,你既然主動來了,我也就不用多跑了。”

柳有誌則獰笑一聲,緩緩抽出背後的金背大環刀,目光陰冷的看向柳玉。

“你們敢襲管!”

這時候柳玉則突然猛地大喝一聲,這一聲聲音極大,幾乎大半個村子都聽得見,見柳有財等人都嚇了一跳,隨即不等一行人反應,隻聽柳玉又喝道。

“柳天勾結妖僧控製我姐欲圖不軌,事情敗露想殺人滅口被我反殺,你們不僅不思悔改,竟然還敢對我動手要殺我報仇,你們好大的膽子。”

柳天這一聲大喝,直接讓柳有財等人觸不及防,緊接著就是臉色大變,一下子明白柳玉的意圖,柳玉這明顯是想先搶占正義點直接給他們扣上罪名,時候再動手殺了他們的話柳玉也完全不會有什麼罪責,反之他們就算殺了柳玉,也要背上罪名。

“你找死。”

柳有誌臉色一怒,大喝一聲提刀就要衝向柳玉。

不過柳玉的動作更快。

唰!

夜色下,劍光一閃,所有人都是隻感覺視線中猶如一道電光閃過,柳有誌更是反應都冇有多反應過來,幾乎半秒不到,柳玉的身體就和他擦肩而過,而這時候,他的腦袋已經直接高高飛了起來。

“噗通!”

柳有誌的腦袋先落地,隨後屍體也直挺挺的栽下,柳玉目光又看向柳有財和曹氏。

“我送你們一家人去團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