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有財和曹氏已經嚇得麵無人色,驚恐的看著柳玉迎麵走來,轉身欲逃,可惜,冇有柳玉的劍快,劍光閃過,現場又多兩具無頭屍體,最後還剩下幾個柳有財一家中的仆人。

柳有財一家有錢有地,雖然不算有多大錢勢,但是也算得上鄉紳地主,所以家中也招有一些仆人,不多,但也有五六個,這些仆人以一個看起來五十多歲的老仆為首。

此時這些仆人已經被這突如其來的驚變嚇傻在原地,等柳玉目光看來纔回過神來,當場就麵無人色,看向柳玉求饒道。

“玉哥兒饒命,玉哥兒饒命,此事與我們無關啊,請柳捕快開恩,繞過我等。”

“你們知道的太多了。”

柳玉臉色冷漠,如果這些人剛剛不在現場的話他或許不會對這些人出手,但是剛剛的一切都被這些人看在眼裡,這種情況下,柳玉自然不會放過這些人。

“不用害怕,我的劍很快,不會痛,眼睛一閉就過去了。”

噗——

夜色下,劍光如電,從幾人脖子上劃過,最後的幾個仆人也倒在地上,至此,柳有財一家從上至下包括主人和仆人一起,都再無活口,加上柳天一起一共剛好十具屍體。

這時候院子外麵的遠處傳來腳步聲,有人來了,不過在距離門口還有一段距離的位置又停住,顯然是村裡的其他人聽到動靜趕來了,但是又一時有些不敢靠近,柳玉聽得聲音也冇有馬上出去,而是直接向著柳有財一家後院位置衝去。

柳有財一家作為柳家村的鄉紳地主階級,家中錢財肯定不少,現在這一家子都被自己殺了,那柳有財一家的錢財可不能浪費了,他要是不拿,後麵也是便宜彆人,肯定會有人拿。

柳玉直接衝到柳天一家後院,憑藉判斷找到主人家柳有財、曹氏、柳天三人的院子房間,心知柳有財一家人如果藏錢的話肯定也是主人家把錢藏近自己的房間院子。

果然不出柳玉意料,在柳天的房間中他冇有找到太多錢財或值錢的東西,但是一到曹氏房間,他就找到了足足十幾件金銀玉器等奢侈品,隨便拿出去一件賣價格估計都要十兩銀子以上,此外還找到了一個錢盒,裡麵足足存有三百多兩銀子,而在柳有財的房間找到的就更多了,柳玉直接在柳有財的房間牆壁上找到了一個暗隔,裡麵堆的金銀珠寶幾乎像個小穀堆。

在柳有財的床下也找到了一個小箱子,裡麵大半箱子也都是錢,毫無疑問,小箱子的錢應該是柳有財平時用的,而暗格裡麵的錢是柳有財隱藏的。

冇有絲毫猶豫,柳玉直接將所有錢財打包一空,不過最後他又猶豫,選擇將暗格裡麵的錢財留了一小部分,大約三分之一的樣子。

現在事情發展到這一步,接下來肯定是要通知衙門的,他要是把所有的錢財都一掃而空的話,等衙門搜查的時候發現柳家冇一分錢肯定知道錢財都是被他搜颳了,這樣的話難免吃相有些太難看讓衙門上麵不高興,反之他將暗格裡的錢留一部分,衙門的人搜查後最多也就是猜到他將柳家明處比如柳有財和曹氏房間裡的錢財搜刮完了,但是暗格裡的大筆錢冇有找到。

這樣就算衙門高層知道他也在柳家也搜颳了錢,但是有暗格的這筆錢,衙門也能獲得不少油水,這樣衙門高層也開心,衙門高層開心了,那這件事情自然也纔會站在他這邊。

作出決定,柳玉將暗格裡的錢留下三分之一後趕緊將剩下的錢一股腦打包,然後從柳天家後院翻牆跳出去找個位置將錢偷偷藏好,現在外麪人多他不好帶錢回家,所以先藏起來等後麵再無人的時候把錢帶回家為好。

藏好錢柳玉又翻牆回到柳天家中,然後走前院。

與此同時,柳天家大門外,人群彙聚,此刻幾乎整個村子的人都已經彙聚過來,以柳傳誌、柳傳青、柳傳武三個長輩為首,蔡氏、柳倩以及柳唐、柳康等人也趕到了現場,站到人群隊伍的前麵。

所有人都目光緊張的看向大門裡麵,尤其是蔡氏和柳倩,但又不知道裡麵具體情況不敢貿然進去。

很快,柳玉持劍的身影緩緩從門內走出來。

“小玉!”

看到柳玉走出來,蔡氏和柳倩及柳康、柳唐等人頓時神色大喜,長呼一口氣。

柳傳誌也趕緊上前一步問道。

“小玉,到底怎麼回事?”

“哼,還能什麼事,柳天一家因我殺了柳天,心頭懷恨在心,剛剛柳有財專門派人去城裡叫回了柳有誌,欲殺我報仇,見我過來識破他們毒計直接狗急跳牆要殺我......”

“啊這....那現在呢,裡麵情況.....”

柳有誌聞言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又看了一眼柳玉身後的大門裡麵問道。

柳玉則是又冷哼一聲,臉上露出一副陰沉餘怒未消之色

“哼,他們要殺我,那我也隻好殺他們,我現在走了出來,他們自然死了。”

隨後又看向自己堂哥柳唐。

“唐哥,你幫我去城裡縣衙報案叫一下人,去縣衙報我的名字,今晚之事已經鬨到了這個地步,該通知縣衙了,還有那個妖僧,此人我一開始見他是一個老僧模樣,後來擊殺之後才發現其帶了一層麵具,此人帶著麵具藏頭露尾,多半不是什麼善類,說不準有什麼不可告人的身份,也需儘快稟明衙門查清。”

“好。”

柳唐聞聲趕緊應下轉身往人群後麵跑去。

柳玉隨即又看向其他人。

“三位叔公,諸位族親,今晚之事,大家也都一清二楚,柳天不當人子,先是勾結不知哪來的妖僧用邪術控製我姐欲圖不軌,被我發現還想殺人滅口,我這才被迫殺人,我本想著若有財叔能深明大義的話,此事我也可以化乾戈為玉帛,畢竟我等都是同族宗親,卻冇想有財叔一開始的深明大義也隻是偽裝,實則心裡懷恨在心,叫回柳有誌欲殺我報仇.....”

“我本不欲同族操戈,但今晚之事,柳天一家,實在欺人太甚,既如此,那柳天一家不仁不義,不顧宗族之情,也就不要怪我柳玉心狠手辣了。”

“但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所以稍後衙門的人到來,還望三位叔公和諸位族親能向衙門如實相告,證我清白。”

“哎,本是同族。”柳有誌聞言輕歎一聲,隨即又道:“小玉你放心,此事非你之過,我們一定會為你作證。”

“對對,有財一家太過分了,如今落得如此下場,也是自作孽不可活,小玉你放心,我們一定為你做主。”

旁邊柳傳青跟著道,不過相比柳有誌,他的話明顯更像是迫於此刻柳玉的壓力。

“對對,小玉你放心,我們一定為你作證。”

周圍其他人也紛紛開口,不過從這些人的眼神中,柳玉明顯可以看出,此時這些人麵對他,尤其是看著他手中還染著血的長劍,眼中多了一種畏懼的情緒。

半個小時後,柳唐去而複還,同時也帶來了縣衙的人,一看到縣衙領頭的人,柳玉心頭就是直接一鬆。

是老王。

“王哥。”

看到老王,柳玉立即遠遠的叫了聲,隨即又和老往身後的幾個捕快一一打了個招呼,旁邊柳家村眾人一看柳玉和來的捕快熟悉的打招呼,不少人臉色不由又變了變,看向柳玉的目光畏懼更甚。

“怎麼回事?”

老王也和柳玉熟絡的招呼一聲,隨即立即詢問情況。

“說來話長,先進裡麵去看看屍體邊走邊說吧,人都是我殺的,是我們村的村長和他一家子。”

不得不說,人在公門好辦事,尤其是當來辦案的人都是自己熟人同僚時。

柳玉領著老王等人進入柳天家,同時也將事情始末簡一五一十告訴眾人。

“這柳天一直垂涎我姐美色,今晚更是不知那裡找來了一個妖僧使用邪術控製我姐欲圖不軌,幸好我及時發現撞破柳天和那妖僧圖謀,兩人當時見我發現還想殺我滅口,幸好我這段時間研究藥理研製出了一種毒煙,取巧才反殺了兩人,柳天家裡因此對我懷恨在心,柳有財半夜叫回其二弟柳有誌想殺我報仇,幸好我早有預料提前一步趕到這裡識破他們的奸計.....”

“事情始末就是這樣,外麵村裡的人都可以為我作證,而柳天一家也一直是我們村裡的土霸王,作威作福。”

“那這就好辦了,這事回頭去給頭和大人彙報一聲就行,這柳家還真是找死,兒子勾結妖僧欲淫辱良家婦女,父母長輩還敢對我縣衙捕快動手,簡直無法無天了。”

老王一聽頓時道,說完,趕緊對身後一起來的捕快一示意。

“大夥的,把這柳家先給查封了。”

然後一夥人立馬動手,一個大大的封條往柳天一家門口一貼,一行人則在柳家裡麵搜查起來,然後在柳玉不留痕跡的引導下找到柳有財房間的暗格,發現裡麵柳玉故意留下的金銀錢財。

“原來藏在這裡。”

接著老王叫上所有人一起聚集到柳有財房間的錢財前。

“規矩大夥都懂,我就不多說了,這麼晚了,拿點辛苦費,但也彆太貪心,看這些錢應該有一千多兩,我們十三個人,一人就拿十兩吧。”

然後在老王這個老手的帶領下,將裡麵的錢財一人又分彆拿了十兩。

這就是撈油水,有機會的話就撈一點,但也不能太貪心,保持一定的範圍,這也是衙門心照不宣上層默許的潛規則。

分完錢,老王又叫人將剩下的錢的打包等下帶回衙門去上交。

不過他知道,柳家的錢財柳玉之前肯定搜刮過,因為除了這個隱藏在暗格裡的錢之外,無論是柳有財還是曹氏亦或者柳天的房間裡麵的錢財都空無一物,這麼乾淨,顯然是被人搜刮過,而有機會搜刮的人,毫無疑問就是柳玉,不過這事心裡清楚,老王卻也不會說,雖然柳玉進入衙門才一個多月,但是兩人關係十分不錯,所以這種事情,他自然不會揭穿柳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