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姐,你們回家去休息吧,我和王哥他們去衙門一趟,向何大人彙報一下情況,放心吧,今晚之事是柳天一家死有餘辜,我不會有事的,去衙門彙報一下情況就行。”

近半個小時後後,將整個柳天家裡裡外外都搜刮乾淨確定不會有什麼貴重值錢的東西遺漏且將屍體都包裹好後,柳玉走向自己母親蔡氏和姐姐柳倩道。

“大伯,堂哥,你們也早點回去休息吧,二叔公、三叔公、五叔公你們也帶著大夥都散了吧,這麼晚了,都早點回去休息。”

隨後柳玉又看向自己大伯柳康、堂哥柳唐和在場其他人道。

“好,那小玉我們就先走了,要是衙門方麵需要作證的話儘管說一聲,今晚的事對錯大家都看在眼裡,我們一定給你作證。”

柳有誌道。

“好,謝謝二叔公和大家了。”

柳玉又笑著客套一聲,待一行人散去,又何自己母親蔡氏、姐姐柳倩及大伯柳康等人說了聲,然後便直接和老王等衙門同僚用拖車運著屍體出村向縣衙趕去。

“王哥,這和尚你有冇有印象,這人一開始見我時帶著一張假麵具,模樣是一個老僧,後來擊殺他之後我才發現這人帶了一張假麵具,此人在外不敢以真容而是帶著假麵行走,恐怕有著不可告人的身份或秘密.......”

路上,柳玉又著重向老王說了一下和尚的事情,這和尚之前居然帶著假麵具,而這種在外行走帶著假麵具不以真容視人的人,多半都有不可告人的身份和秘密,現在自己陰差陽錯的殺了這種人,萬一這和尚身上真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大秘密的話,搞不好自己會被牽扯其中,所以柳玉覺得此事還是重點和衙門彙報讓通過衙門的渠道查一查為好。

“你說的不錯,這和尚帶著假麵具不敢以真容視人,多半有不可告人的身份和秘密,且如今和雲國的邊境,我們薑國與雲國的關係越來越緊張,而雲國禮佛,我們薑國尊道.....”

老王聞言也臉色有些凝重,雲國是薑國南邊的一個諸侯國,且與薑國關係向來不和睦,主要原因涉及到佛道之爭,雲國禮佛抑道,而薑國尊道抑佛,而佛與道之間的爭鬥是從古至今就一直延續的事情。

就說今朝的晉皇朝,晉皇朝的開創之處,道門是晉皇朝開辟的最大功臣,就是因為有道門的相助,當今天下的皇室司馬氏才推翻前朝奪得了天下,但是在奪得天下立國之後,司馬氏開國天子又忌憚道門的威望和勢力太大了,就又拉攏扶持佛門以此來牽製道門的勢力,讓佛門和道門打擂台。

實際上,不僅當今天下的晉皇朝,以往的曆代皇朝基本也都是這麼做,道門的勢力太大了,就拉攏佛門牽製道門,佛門的勢力太大了,就拉攏道門牽製佛門,反正就是讓道門和佛門互相牽製爭鬥。

這種情況之下,薑國尊道,雲國禮佛,兩國又相鄰,兩國的關係自然可想而知。

而且最主要的是,從幾年前開始,天下就有傳言中都皇城方麵皇室老祖大限將至,且皇室司馬氏又冇有新的足夠震懾天下的強大人物出現,導致如今天下有些不穩,亂象叢生,因為這種情況,天下也已經顯露出不少倪端,不少諸侯蠢蠢欲動,諸侯國之間的關係也開始顯露亂象,而薑國和雲國,就已經進入到了這種諸侯國之間的緊張狀態。

自然的,佛門的人,在薑國也是敏感身份,更不要說還是一個帶著假麵具不以真容視人的和尚,就更需著重調查。

“那和尚的身份需要徹查,不過彙報上去之後多半就不是我們的事了,而是上麵調查,但是另一件事,你需要留心一點,你殺的那個柳有誌我有點印象,是城內林氏鏢局的鏢師,林氏鏢局的總鏢頭林正峰乃是城內有數的勁力武者之一,所以,這件事你需要留個心。”

這時候老王又低聲提醒柳玉一聲。

柳玉聞聲為楞,關於柳有誌的這個身份他還真不是太清楚,以前隻知柳有誌是個武者,隨即就是感激的點了點頭。

“多謝王哥提醒。”

“不過你也彆太擔心,林氏鏢局雖然勢大,林正峰是勁力武者,但是我們衙門,也不是好惹的,且今晚之事也是柳有誌自己找死,林氏鏢局隻要不糊塗,就不會為了一個死去的人而強出頭。”

柳玉聞聲又點了點頭,確實,林氏鏢局雖然勢力不小,鏢頭林正峰更是勁力武者,安瀾縣武力最頂尖的那一批人,但是真要得罪衙門的話,那也是死路一條。

再說,就算退一步,以柳玉如今的實力,氣血境七血肉身力量達到八百斤的實力加上第六層的快劍訣,真的和勁力武者交手的話,未必冇有一戰之力,如果再加上毒藥的話,他恐怕不是冇得打。

兩刻後,一行人運著屍體回到縣衙,此時的何文宇已經得到訊息起床等在衙門裡麵。

“大人。”

看到何文宇,一行人恭敬的行了一禮。

何文宇聞言也對著眾人微微頷首,表麵不動聲色,但是看著一行人運回來的屍體卻是眼底止不住閃過一絲驚色,尤其是知道這些人都是被柳玉一人所殺之後。

“事情經過就是如此,那柳天早就垂涎我姐美色,今晚更是不知哪裡找來一個妖僧用邪術控製我姐欲圖不軌,被我發現還想殺人滅口,那柳天家人也因我殺了柳天而懷恨在心想殺屬下報仇,幸好屬下技高一籌......”

柳玉又將事情始末給何文宇重述一變。

何文宇則是深深的看了柳玉一眼,柳玉雖然說的簡單,但是一個人能殺這麼多人,而且按照柳玉所言,那和尚能使用法術,那必然就是一個修士,且柳有誌也是一個氣血境三血的武者,能將這些人都擊殺,就算是用了毒藥手段,那也絕對不是一般人能辦到的。

“大人,事情確實如此,具體情況我等也已調查清楚,柳家村的人也已經為柳捕快作證。”

老王補充道。

“既如此,那今晚之事就是柳有財一家死有餘辜,還有這和尚身份,會帶麵具不以真麵孔視人,定然有著什麼不可告人的身份和秘密,必須嚴查,傳我命令,查封柳有財一家,嚴查這和尚身份,至於柳玉。”

何文宇看向柳玉,眼底閃過一絲欣賞。

“做的不錯,冇有丟我們衙門的臉,今晚之事,你無需擔責。”

“多謝大人。”

柳玉心頭聞言也頓時徹底放鬆下來。

半刻之後,柳玉又從縣衙離開,臨走時對著老王一拱手道謝道。

“王哥,今晚之事多謝了,明日請你喝酒。”

“客氣了,不過這酒我記下了。”

與此同時,縣衙內,停屍房。

“好狠的少年郎。”

何文宇看著眼前的柳有財一家屍體,眼底閃過一絲驚色,眼前的柳有財等人屍體,全都是身首異處,腦袋和身體從脖子處分家,此外身體冇有其他絲毫傷勢,也就是說這些人被殺的時候,全都是被一劍斬首,出手的柳玉,不可謂不狠,完全就是奔著絕殺去的。

他此刻心中對於柳玉剛剛的說辭也不由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按照柳玉的話,他完全就是一個受害者,都是這些人先動手才被逼無奈反殺,但是看這些人的傷口,這哪裡像是先動手的樣子,分明就是毫無反抗甚至恐怕反應都冇多反應過來就直接被柳玉給一劍斬首了。

“你們怎麼看。”

何文宇又看向身後兩個身穿勁裝的中年男子,這兩人正是他手下從府城家族裡麵帶來的兩個勁力高手胡峰和李適。

“好快的劍。”

李適伸手在柳天和柳有財等屍體的脖子傷口上摸了摸,眼底閃過一絲驚色。

外行看熱鬨,內看看門道,他雖然不是劍客,但是以他的實力和眼力,卻也能從這些傷口上看出一些東西。

“此人絕對是個劍道高手,而且他的劍,一定很快。”

李適有些吃驚道。

何文宇聞言也有些吃驚,心裡非常清楚柳玉是進入衙門之後得了衙門的資源纔開始修行,但是時間也不過一個多月,兩個月還不到,而在進入衙門之前,以柳玉的家裡情況和個人表現明顯不可能修行過,也就是說,這一個多月兩個月不到的時間,柳玉的實力就到瞭如今這個地步,而且還修煉出了一身讓李適這等勁力武者都吃驚的劍法。

瞬間,何文宇腦中冒出兩個字。

天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