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家內,柴房院子,柳玉一屁股毫無形象的癱坐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胸口的心臟也還‘撲通撲通’的劇烈跳動個不停,滿身黑色血跡。

在他身前,則是已經冇了雙手雙腳腦袋也稀巴爛的徐夫子屍體,砍斷的手腳橫七豎八的散落四周,還有大片散落的黑色血跡。

雖然反殺掉了屍變的徐夫子,但是柳玉也被嚇得夠強,好在剛剛屍變的徐夫子實力不強,力量、速度、身體強度這些都和普通人無異,甚至動作還有些僵硬,而且恰好柴房有柴刀被他拿到,否則今晚他恐怕都在劫難逃。

最後也是憑藉著求生的**戰勝了恐懼完成了反殺,不過即使如此,作為一個普通人,第一次遇上這種事,事後的柳玉也半天無法平靜。

柴房門口此時也已經密密麻麻的聚集滿了人,看著院子裡的畫麵,都是不由一個個臉色發白,尤其是看著此刻徐夫子屍體的模樣,更是隻覺胃裡一陣翻江倒海,不少人直接就跑到一變吐了,看向柳玉的目光也多了一種驚駭和一絲莫名的畏懼。

而最震驚的則莫過於柳唐,他是之前最早回來也是親眼看見柳玉剁屍的人,所以此刻心頭最為震動難以平靜,甚至看著柳玉有一點顛覆三觀的感覺,完全冇想到平日自己這個看起來文文弱弱的堂弟爆發出來卻這麼狠。

“知縣大人來了。”

“知縣大人來了。”

很快人群後麵傳來騷動,何文宇來了。

“見過大人。”

人群紛紛行禮。

院子裡的柳玉聞言也徹底回過神來,跟著起身向門口看去,不多時就見帶人而來的何文宇。

年輕。

這是柳玉看到何文宇的第一印象,模樣看起來隻有二十七八歲,作為一個知縣,這個模樣不可謂不年輕,一身青色長衫,威嚴中給人一種文人的儒雅。

何文宇也第一時間目光落到柳玉身上。

窮。

這是何文宇對柳玉的第一感覺,從柳玉那身帶著補丁的衣服就能看出,隨即就是柳玉那張年輕出眾的麵容,雖然皮膚有些黑有些糙,但也難掩精緻俊逸的五官,眼睛漆黑明亮,還帶著一種驚魂未定。

最後又看向已經被直接成數塊的徐夫子屍體,雖然場麵噁心讓何文宇都止不住心頭反胃,但在反胃的同時卻也不由對柳玉多了一絲高看,忍不住暗歎一聲。

好狠的少年郎!

雖然這種剛剛屍變的殭屍不難處理,實力與普通人冇多少區彆,唯一的優勢就是不怕死和屍毒,隨便一個剛剛練出氣血的氣血境界武者隻要冷靜一點都能比較輕鬆的解決,但是關鍵是柳玉隻是一個普通人,一個普通人,麵對殭屍能克服恐懼還將殭屍反殺,並且知道斬去殭屍四肢讓殭屍失去行動能力,僅憑這一點,就足以證明柳玉的難能可貴。

“草民見過大人。”

柳玉對著何文宇躬身一行禮,雖然是第一次見何文宇,但是聽剛剛門口那些人的話和此刻何文宇的氣度派頭也知道何文宇的身份,當即行禮。

“是你殺了殭屍?”

何文宇問道。

“正是草民,徐夫子屍變後追向草民,草民逃進這柴房後退無可退,隻能持刀拚死一搏,有幸活了下來。”

柳玉拱手如實道。

他確實是逃進這柴房之後無處可逃被逼急了纔拿柴刀拚死處理了屍變的徐夫子,完全是被迫反殺。

“雖是被迫,但有殊死一搏之勇氣,也是難能可貴,遠勝常人。”

何文宇聞言卻是並冇有看輕柳玉,反而再次讚同一聲,雖然柳玉確實是被迫,但是被逼入絕境之後作為一個普通人麵對殭屍還有殊死一搏的勇氣,這一點,也絕非常人能及。

“可有受傷。”

“多謝大人關心,草民並無大礙。”

何文宇點了點頭,隨即對身後吩咐道。

“檢查現場,排查所有人看有無受傷,殭屍屍體和死者屍體就地焚燒。”

“是。”

最後何文宇又看向柳玉,不知想到了什麼,對身後師爺蘇文指著柳玉吩咐道。

“帶他去衙門洗個澡換身衣服來見我。”

“是。”

門口旁邊的柳唐聞言神色一震,隨即臉上露出欣喜之色看向柳玉,他知道,這**不離十是自家這個堂弟經過此事受到何文宇賞識了。

在場的其他人不少也看向柳玉頓時露出羨慕之色。

........

徐家死去的徐夫子屍變了,這是個震撼性的訊息,很快就直接在縣城中傳開,引發震動。

與此同時,縣衙,柳玉脫光衣服,泡在一大缸像是洗米水一樣的乳白色液體中。

“好好泡一下,這是專門治屍毒的藥浴,可以消去你身上的屍毒和屍氣,就算被殭屍咬中,隻要不是已經屍變,都能治。”

蘇文站在門口,對著柳玉笑道。

“換洗的衣服在旁邊桌子上,片刻後我再過來叫你。”

蘇文又指了指一旁的換洗衣服,這已經不是柳玉原來的衣服,原本他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拿去一併燒了。

交代完,蘇文轉身離開,對柳玉的態度也十分不錯,一直帶著笑臉,因為他知道,這個柳玉經過剛剛的事情必然是受到了自家知縣大人的賞識,雖然隻是一個普通人,但是麵對殭屍能完成反殺,反而更夠證明柳玉的出眾,生死麪前有拚死一搏的勇氣,否則若是換做其他一般普通人的話,麵對殭屍恐怕早就已經直接嚇得癱軟在地任由宰割,更彆說反殺了。

而且最主要的是,何文宇是從府衙過來剛剛上任,在這邊除了他們幾個跟隨何文宇從府城過來的人之外,整個安瀾縣根本冇有其他一個可以信任的人,這個時候,培養一下柳玉成為一個可用的安瀾縣本地人為親信,對於自家大人而言,絕對是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多謝蘇師爺。”

柳玉也對蘇文拱手道謝一聲。

“禍兮福兮,禍福相依,看樣子,今晚算是因禍得福了。”

待蘇文離開,柳玉也不由自語一聲,他也知道,知縣何文宇似乎經過剛剛徐家徐夫子屍變的事對自己有些賞識,接下來自己隻要抓住機會的話,應該是一次難得的機遇。

另一邊,何文宇此時也回到縣衙,看著到來的蘇文。

“如何?”

“大人放心,此人基本資訊已經調查清楚,很乾淨,可以任用。”

蘇文對著何文宇一拱手。

“根據屬下調查資訊,柳玉此人為城外柳家村柳氏族人,家境貧寒,父親一年前在山裡打獵遇到猛獸身亡,如今家裡還有一個母親和姐姐,生活清苦,身家清白.....”

卻是就在這一會玩兒的功夫,在何文宇的授意下,蘇文已經查清了柳玉的基本家庭資訊情況。

何文宇聞言也是隨之點了點頭。

他要的就是這種身家清白,普通甚至貧苦家庭出身的人,因為這種人他纔敢放心用,他初來安瀾縣上任除了手下帶來的蘇文和另外兩個武道高手之外,其他根本冇有一個可以完全信任的人,就是縣衙的那些人,他都還無法完全信任,這種情況下,如果能培養一個柳玉這種身家清白的安瀾縣本地人為自己所用,那自然是最好不過。

而且經過今晚徐家屍變的事情可以看出,柳玉此人也確實算得上人才,作為一個普通人,置身絕地後有勇氣和能力反殺殭屍,就是這份勇氣,都難能可貴。

“等下將人帶來見我。”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