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外有雙冰冷的眼睛通過門縫看著自己!

柳玉頓時全身冰冷,通體冰寒,徹骨的寒意一瞬間席捲柳玉全身,就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像是墜入了冰窟一般,更像是一下子到了鬼門關,死亡的危機感撲麵而來,全身的寒毛都在這一刻炸立,整個頭皮更像是要炸開了一般,最主要的是,自己此刻躺在床上完全動憚不得。

鬼怪可怕嗎,可怕,但更可怕的是當你知道鬼怪到來盯上你時,你卻突然動不了,無法逃也無法反抗,隻能一點一點的等待鬼怪逼近,這纔是最要命的。

“吱......吱吱......”

吱吱的房門聲再次傳來,門像是一點一點的被推開了,門外的東西像是要推門進來了。

“嗡!”

體內,氣血一下子沸騰到極致,像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刺激,柳玉感覺自己的血液都像是一下子燃燒了起來,身體都開始發熱,原本的那股寒意也被一點一點驅散。

不過也正是因此,柳玉無法動彈的身體一下子得到瞭解脫。

隨著體內氣血的爆發,轟然一下子,就像是那層無形的束縛壓製一下子被體內的氣血衝破,沸騰的氣血轟然間衝破束縛貫穿自己身體的四肢百骸,身體的掌控權也一下子恢複過來。

“琤——”

利刃出鞘,在身體恢複獲得控製權的瞬間,柳玉一下子從床上爬起順手拔出床頭懸掛的長劍。

目光也是第一時間向門口看去。

房門是左右兩邊開的對開門,此時已經裂開出了一道三指寬左右的裂縫。

柳玉目光看去的瞬間,頓從裂開的門縫看到了一道渾身暗紅披頭散髮像是女子的身影,還有一雙夜色下讓人通體發寒的暗紅色眼睛。

不過下一瞬——

唰!

幾乎在讓柳玉看見的瞬間,那道身影忽的又一閃,一下子消失在了門外,讓人感覺就像是幻覺一樣。

柳玉心神繃緊到極致,持劍一步一步走向門口。

“咯吱——”

房門打開,外麵一切如舊,這時候原本鬼壓床狀態下聽到的呼呼風聲也停了,就像是一切都隻是一場幻覺夢境。

不過當柳玉低頭看向自己腳下門口的地板時,瞳孔卻是止不住的劇烈一縮,因為在他腳下所踩的門口地板位置,赫然有一大攤水漬,地板都被侵濕了一大塊。

柳玉伸手觸及,頓感一股徹骨的寒意一下子從手指碰觸的地方傳來,讓他全身都止不住的打了個冷顫,而體內的氣血也像是再次受到了刺激一般,在體內再度沸騰將那股寒意驅散。

“陰氣!”

柳玉臉色有些難看,事情到了這一步,他哪裡還不能確定,自己是真的見鬼了,還來到的自己的門口,一開始的鬼壓床必然也就是那鬼導致,幸好自己如今氣血強大,對於鬼魂和陰氣也有了一定的抵製作用,所以讓自己得以掙脫一開始的鬼壓床狀態。

而這個鬼,**不離十就是聶氏。

但是聶氏為什麼第一個是來找自己,難道是因為自己和柳文接觸的原因。

“嘎勾勾——”

這時候遠處村子中傳來雞打鳴的聲音。

雞叫了。

天也就快亮了。

柳玉繃緊了心神也頓時放鬆大半,又去到自己姐姐和母親房間外看了看,確定兩人冇事後,柳玉心情才徹底放鬆下來,看來兩人冇有受到聶氏的侵擾,不過卻也不敢再睡覺,就這樣一直等到天明。

翌日天明,蔡氏和柳倩相繼醒來看到柳玉在院子裡練劍,並冇有察覺出什麼異樣,昨晚因為睡得晚,所以兩人都睡得比較沉,而柳玉也冇有把事情告訴兩人的打算,因為告訴了也冇有用,反而隻會徒讓兩人擔心。

隨後吃完早飯,柳玉如往常一樣前往縣衙上班,不過因為聶氏的事情,他的心頭多了一種沉重,昨晚將柳天一家除去還得了一大筆錢的高興也一掃而空,聶氏可不比柳天一家,危險細數可高太多了,一個搞不好,他因此喪命都不是不可能。

柳玉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還是實力不夠,他現在的實力麵對一般勁力以下實力不強的人或許夠了,但是要是麵對一些實力強大勁力層次或以上亦或者鬼魂這類東西的話,那他現在的實力就顯得有些不夠用了,如果他能突破到真氣境界的話,那就不會像現在這樣麵對鬼魂陷入冇有有效的攻擊手段的尷尬境地了。

武者如果突破到了真氣境界,那憑藉真氣,就能直接傷到鬼魂了。

兩刻後,趕到縣衙,不過剛剛一到縣衙,柳玉就感覺今天的縣衙氣氛似乎有些沉重,很快,從老王、趙四和王二等熟絡的同僚中柳玉得知了情況,是捕頭田快帶領的去任家鎮處理殭屍的隊伍回來了,任家鎮的殭屍已經解決,但是這次去的捕快死了兩個。

柳玉聞言頓時恍然,也難怪今天的衙門氣氛有些沉重,死了兩個捕快,不管平時關係親近不親近,但都算得上一個衙門的同僚,多少有些感觸。

隨後從老王等人口中柳玉又大致得知了任家鎮的具體情況。

任家鎮的殭屍是任家鎮一個大戶人家死去的老太爺屍體所化,都已經死了二十多年了,但是埋葬的地方有問題,是一個陰氣容易聚集的地方,通俗的話就是一個養屍地,直接將屍體養成了殭屍,這還是當年下葬的時候那戶大戶人家專門找的一個風水先生看的風水寶地。

但現在看來,那個風水先生要麼是冒牌的騙子,要麼就是與那戶大戶人家有仇。

不過不管是哪種情況,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二十多年,那個風水先生也早就找不到人,所以這件事那戶大戶人家也就隻能認了,好在發現及時田快帶人趕了過去,冇有死太多人。

然後柳玉又跟著老王、趙四、王二三人一起摸了一個上午的魚,上午時間就這麼過去。

..........

中午,謝絕了王二、趙四兩人的約飯,柳玉來到城內一家武館門前。

鐵山武館。

這是武館的名字,也是柳玉選的地方,倒不是這家武館最好,而是這家武館距離衙門最近。

安瀾縣縣城中的武館總共有三家,分彆是鐵山武館、周氏武館和於氏武館,三家武館的館主也都是安瀾縣赫赫有名的勁力層次高手,所以三家武館的整體實力也都在伯仲之間。

柳玉來這裡的目的也簡單,那就是拜師學武。

他現在的修為已經到了氣血境七血層次,但是無相拳已經修煉到第五層,再進一步就是勁力,他想要繼續在氣血境提**到氣血境九血的極限層次的話,那就要尋找更多的功法修煉提升突破氣血,他現在不缺錢也不缺能量,就缺功夫嘎,所以柳玉來到了這裡,拜師學武,主要是為了功法。

其實衙門裡有很多的功法,但是衙門有規定每個捕快隻能挑選一門功法,如果他想從衙門拿功法的話,去找何文宇或許有機會,但是這樣的話他的修為情況恐怕瞞不住,而自己的修為情況,柳玉自然是不想對他人暴露露底的。

所以考慮了一番,柳玉決定來這些武館,正好這些武館獲得功法也容易,隻要交錢就行,而恰好,他柳玉現在最不缺的就是錢,隻要能用錢解決的事,那都不是事。

這時候武館裡麵走出一個身材中等的中年男子,看到柳玉微微一愣,隨即拱手道。

“不知捕快大人前來,有何要事。”

中年男子有些疑惑的看著柳玉,見柳玉一身官差打扮以為柳玉是來辦事的,但是柳玉又隻有一個人而且看臉上神色似乎又不是。

“我來學武。”

柳玉直接開門見山。

“學武?”

中年男子聞言一愣,更加意外的看著柳玉,衙門的捕快來學武,這可少見,不過卻也冇有多言。

“請跟我來。”

“師傅,這位捕快大人來學武。”

柳玉跟著中年男子進入武館來到武館裡麵一個看起來五十多歲麵容肅穆氣度威儀的老者身前,老者不是彆人,正是鐵山武館的館主韓鐵山,也是安瀾縣有名的勁力武者之一。

高手!

看到韓鐵山的瞬間柳玉心頭就是微微一凝,從對方身上趕到一種莫名的壓力和危險氣息。

韓鐵山目光也看向柳玉,氣質沉穩,長的極俊,這張臉去到妓院估計彆說給錢,倒貼的都有大把,不去騙小姑娘可惜了,這是他對柳玉的第一印象,隨即就問。

“你想來拜師學武?”

“是。”

“據我所知,縣衙也有功法修行?”

韓鐵山又道。

“我需要更好的指點和教導。”

柳玉說出早就想好的說辭,縣衙雖然提供功夫,但是可冇有專門指點教導的師傅。

韓鐵山聞言冇有直接回答,也不知信冇信柳玉的話,直接道。

“好,你既然有拜師之心,我寒鐵山開門授徒,自然冇有不收的道理,入我鐵山武館很簡單,交學費就行。”

柳玉也爽快,聞言直接拿出錢交了學費,學費是十兩,小錢。

交了錢,寒鐵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既然交了學費,那從今以後,你就是我鐵山武館的弟子,我現在教你我鐵山武館的鐵山拳,今後修行有不懂的地方都可來問我或你旁邊的言東,他是我的大弟子,今後也就是你的大師兄。”

“見過大師兄。”

這時會柳玉也知道了旁邊中年男子的身份名字,當即拱手道。

“師弟。”

言東也對著柳玉抱拳回了一禮。

“好了,看好,我先將鐵山拳給你演示一遍,看看你能記下多少,記不住的地方我再教你。”

這時候韓鐵山又道,說完開始演示鐵山拳法。

片刻後,整套拳法演示完,韓鐵山看向柳玉。

“如何,記下多少。”

“都記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