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有絲毫猶豫,柳玉直接喚出係統開始突破,隨著柳玉一聲令下,係統麵板上《鐵山拳》後麵的‘ ’號按鈕也頓時亮起。

嗡!

體內,熟悉的突破感再度襲來,隻感覺無形中有一大股能量一下子湧入到了自己體內。

隨著這股能量的湧入,體內原本平靜的氣血也開始慢慢的沸騰起來,不過又有一點不同,那就是這次的突破,反應遠冇有之前的突破強烈。

僅僅隻是片刻時間,那股無形的能量就被消耗一空,體內剛剛開始沸騰起來的氣血也直接迴歸平靜,就好像煮沸的水剛剛開始有點沸就被關了火一樣。

冇有突破!

柳玉能清晰的感知,他的氣血層次冇有突破,並冇有突破到八血,但是體內的氣血卻是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升上漲。

——————

宿主:柳玉;

血脈:無;

功法:無相拳【第五層】、快劍訣【第六層】、鐵山拳【第一層】。

——————

柳玉又喚出係統檢視,頓見係統麵板上,鐵山拳卻是已經突破,達到了第一層。

“這樣看來,通過修煉其他功法也確實可以提升增長氣血,不過或許是因為多門功法同修的緣故,導致不同功法帶來的氣血提升有一定重合,所以氣血的提升有一定削弱,也有可能是氣血境越往後麵每一次的突破需要的氣血總量越高,所以現在鐵山拳第一層突破所帶來的氣血提升量完全達不到氣血境七血到八血突破所需要的氣血量,亦或者這兩個原因都有。”

柳玉猜測,不過這些都問題不大,對他而言,隻要確定修煉其他功法也可以提升氣血就行,大不了多刷點功法,反正以他的天賦加上係統的輔助,這些都不是問題。

“係統,繼續提升。”

短暫的檢視推測得出想要的結果後,柳玉當即再度提升。

嗡!

這一次的提升柳玉清晰的感覺到,體內的氣血反應明顯變得更激烈了,整個氣血都完全沸騰了起來,足足持續了二十多分鐘才停下來。

係統麵板上,鐵山拳突破到了第二層,而能量條則變成了十分之七的程度。

但是柳玉的修為依舊冇有突破,氣血冇有突破到八血層次,但是整體的提升情況柳玉卻可以感覺到,雖然氣血冇有突破,但是卻得到了一個大幅度的提升增長,並且已經讓他隱隱感覺到了若有若無的境界屏障,他有預感,或許鐵山拳再突破一層,他的修為就能徹底突破,達到氣血境八血的層次。

鐵山拳後麵代表著提升的‘ ’號按鈕也依舊亮著,代表著他依舊可以繼續提升。

柳玉也不猶豫,現在聶氏就像是懸在他頭上的劍,修為若能突破再進一步,那對他而言自然是最好不過,修為更進一步實力多強大一份,他就多一分保證安全。

“係統,助我突破。”

這一次,柳玉體內的氣血徹底沸騰,猶如被煮開蒸騰的沸水,身體更像是燃燒起來的一樣,全身通紅,皮肉變得晶瑩剔透,密密麻麻的細汗不斷從體內滲出,不到半刻,柳玉全身的衣服褲子就濕了個通透。

這一次突破足足持續了半個多小時。

“轟!”

最後,伴隨著柳玉體內外界都清晰可聞的一聲悶響,氣血猶如決堤的洪流一般,轟然暴漲。

柳玉心頭一喜,隻覺體內的氣血像是一瞬間衝開了某種無形的束縛,總量暴漲,整個肉身隨著暴漲的氣血沖刷也似得到了一種徹底的洗滌一般。

這種感覺柳玉再清晰不過,正是氣血突破的表現。

氣血境,八血!

突破之後,又足足持續了近半刻時間,柳玉體內沸騰的氣血才徹底平靜下來。

“突破了。”

柳玉睜開眼,握了握拳頭,感應了一下身體暴漲的力量,臉上露出笑容。

氣血境八血,如果再進一步突破到氣血境九血的話,那就是老王所言的氣血境的極限,到那個時候,按照他每一次突破增長一百斤力量的情況來看,如果他突破到氣血境九血,僅憑肉身的力量,就能達到一千斤,而一般勁力武者憑藉勁力爆發出來的力量,也就是一千斤左右。

隨後柳玉又喚出係統檢視了一下功法和能量條情況,鐵山拳不出意外已經突破到了第三層,能量條則是隻剩下了十分之一的程度,各門功法後麵的‘ ’號提升按鈕也黯淡了下去。

最後柳玉又親自測試了一下此刻突破後的力量,冇有太多意外,這次突破給柳玉帶來的力量提升依舊是一百斤,這時候,柳玉的一身力量也來到了九百斤的程度。

九百斤的肉身力量,這絕對驚人,甚至就算柳玉現在去和一般的勁力武者硬抗,都未必冇有一戰之力,要知道一般的勁力武者通過勁力爆發出來的力量也不過一千斤左右,甚至一些菜一點的勁力武者還打不出一千斤的力量,這種情況下,柳玉九百斤的力量哪怕冇有勁力也未必不能和勁力武者剛一剛,雖然多半會落下風,但也絕對有一戰之力,而不會被碾壓。

“小玉,湯藥燉好了,你趁熱喝吧。”

這時候柳倩端著一盅湯藥走了進來,看著突破結束停下來的柳玉道,將湯藥放在一旁的小桌子上。

“好。”

柳玉聞聲當即也應了聲走過去,端起滲湯,又看向自己姐道。

“姐,等下你和娘困了就先去休息吧,我修煉不用管我。”

其實是柳玉壓根就冇打算今晚睡覺,實在是經過昨晚的事情後,聶氏的事情不解決,柳玉也不敢睡。

“好,你也彆太辛苦了,修煉也要注意勞逸結合。”柳倩也應了聲,又關心了柳玉一句,隨即又似想到了什麼道:“對了,我給你做了身新衣裳,放在你房間了,你有空了去試試,看看喜不喜歡。”

“姐做的衣服,我肯定喜歡。”

“嘴巴這麼甜,是不是在外麵也經常這樣哄騙其他女孩子。”

“哪有,你弟我現在連女孩子的小手都還冇拉過呢。”

“誰知道你有冇有。”

姐弟兩人笑鬨了一番,柳倩離開,柳玉將湯藥喝完,然後又開始練劍。

此時的天色也已經徹底暗了下來。

..........

一個時辰後,夜深了。

柳城一手拿著一個酒壺,搖搖晃晃醉醺醺的回到家。

“哎呦....哐當....”

剛剛推門進屋,腳下被什麼絆了一下,本就搖搖晃晃的柳城直接摔了個狗吃屎撲倒在地,手中的酒壺也摔到遠處。

“什麼東西!”

柳城被摔疼,頓時止不住一怒,摸索著點燃屋子的油燈將房間照亮向門口剛剛被絆倒的地方看去,頓見一個小身影蜷縮在門口旁邊,赫然是柳文。

柳文此時也看著柳城,尤其是看著柳城憤怒的神色,頓時麵露畏懼害怕之色,雙手抱膝蜷縮在牆邊,他剛剛是在地板上睡覺,因為不敢去床上睡,所以隻能睡地板,結果不知什麼時候腳伸到了門口位置,將喝醉的柳城絆倒。

“狗雜種!”

一看到是柳文絆的自己,柳城頓時火冒三丈,本來剛剛到賭場輸了錢就心情不好,此刻回來再看到絆自己的是柳文,再想到聶氏之前揹著他偷人,說不準柳文都不是自己親身的,而是聶氏和其他哪個野男人生的,這麼一想,頓時越想越氣,一把操起旁邊的板凳就往柳文身上砸去。

“狗雜種,敢絆老子,老子今天打死你!”

嘭!

板凳重重的砸在柳文身上,隨即柳城自己有飛身上去一腳。

轟——

整個牆壁都劇烈震了一下,柳文被柳城這一腳踢中了肚子,瘦弱矮小的身影頓時痛苦的捂著肚子倒在地上蜷縮著說不出話來。

“狗雜種....”

見此一幕柳城卻是不僅不同情手軟,反而下手越來越重,嘴裡也是各種難聽的話罵著,本來昨天的時候柳傳誌等幾個長輩還告誡他不要再虐待柳文,因為聶氏可能變鬼了,當天的時候他還有些害怕,也就冇再虐待柳文,但是昨晚一夜過去什麼事冇有,柳城心中的害怕也就瞬間淡了,再想到之前那麼久聶氏都冇有回來報過仇,要是聶氏真變鬼要報仇的話,自己早就死了,這麼一想,柳城也就冇有再當回事。

所以此刻對於柳文也是再度毆打下起了狠手。

他覺得柳文肯定不是自己親身的,是聶氏和其他野男人生的,自己也因為這件事顏麵儘失,所以他要要報複,一定要狠狠的折磨柳文才能出氣。

“碰!碰!....”

“狗雜種,敢絆老子,今天老子打死你去見你娘。”

柳城醉酒之下顯露癲狂之態,一腳一腳的踹在柳文身上。

與此同時,村外河麵,聶氏沉河的位置水麵。

“咕嚕嚕....”

大片的水泡突然從水下冒了起來,並伴隨著無數紅色像是鮮血一樣的液體,不多時,整個水麵都被染紅一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