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玉看向渾身血紅的聶氏道,他這話還真不是信口開河,在他小的時候還真吃過聶氏的奶,那時候聶氏也生了個孩子,正好有奶,隻不過那個孩子夭折了,柳文是聶氏後麵生的。

而柳玉說這話自然也是有著自己的目的,看著聶氏那一身血紅的衣服和暗紅的眼睛,一看就是怨氣深重的厲鬼,而他身為武者在真氣境界之前本身麵對鬼魂就有著天生的劣勢,更不要說眼前聶氏這種厲鬼,他可冇自信能正麵硬剛,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爭取化解掉聶氏的怨氣,正好現在柳城這個罪魁禍首也殺了,想來聶氏的怨氣已經消了不少,這是個很好的機會。

自己現在說一些小時後和聶氏相關的美好的事情回憶,說不準就能勾起聶氏對以前的美好回憶,從而慢慢化解掉聶氏心中剩餘的怨氣。

“聶嬸,人世雖苦,有黑暗的一麵,但也有光明美好的一麵,不要因為怨恨而遮蔽了雙眼,柳城叔枉為人夫,是死有餘辜,但是除了柳城叔,你還有小文啊,你想想小文.......”

柳玉繼續開口,又搬出了柳文,這一次,聶氏迴應了,不過迴應他的卻是直接動手。

“柳城是罪魁禍首,但你們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都是幫凶!!!”

尖銳森冷充滿仇恨的話語從聶氏口中吐出,話落其右手猛地抬起對著柳玉一抓。

唰!

其右手的指甲猛地暴漲,猶如利刃般飛射向柳玉。

“都該死!”

聶氏滿眼仇恨。

“啊——”

跟在柳玉身後的眾人已經嚇得驚聲尖叫出來,柳玉也是頭皮一麻,不過意識卻依舊保持著足夠的冷靜,看到聶氏襲來的攻擊,腰上的長劍也是第一時間拔出迎著聶氏一劍斬出。

“鐺....滋....”

長劍精準的劈中聶氏飛來的指甲,頓時發出一聲清響,緊接著就是一團黑煙從劍身與指甲碰撞的地方冒出。

聶氏暗紅的雙眼神色頓時一變,就像是一下子被燙到了一樣,暴漲的指甲又猛地收了回去。

“有用!”

柳玉見此一幕則瞬間心神一震,看著聶氏收回去的攻擊再看劍身,頓見長劍的劍身上多了幾道黑印,看起來就像是被燙過一樣。

“看來老王說的果然冇錯,殺過生的武器會凝聚一種煞氣,這種煞氣能傷到鬼魂。”

而恰好,自進入縣衙當差以來,柳玉的這把劍殺的可不僅僅是人,就連山鬼、狐妖這些都殺過,想來凝聚的煞氣更是遠超尋常殺生武器,是以此刻才能對聶氏這等厲鬼都有效果。

唰——

這時候,聶氏的攻擊又襲來,這一次的攻擊是她的頭髮,一大片黑壓壓的向他撲來。

“都走開。”

柳玉臉色一變,對身後的人群大吼一聲,自己也想抽身閃避,但是就在他想要閃避的時候,突然感覺雙腳像是陷入了沼澤一般,根本難以動彈,抬眼一看,卻見腳下所站的地方已經化成了一片水坑,自己的雙腳陷入裡麵,根本難以掙脫。

這時候聶氏的頭髮也已經迎麵撲來,避無可避,柳玉隻能被迫還擊,手中長劍奮力一揮,想要將聶氏的長髮都斬斷。

劍鋒落在頭髮上,頓時大片黑煙冒出,但是卻冇有斬斷頭髮,反而直接被一大撮頭髮給纏繞住,然後剩下的頭髮一股腦向柳玉湧上來,柳玉連反應都來不及,大片頭髮就已經直接落到他身上將他像個粽子一樣纏裹住。

“小玉!”

後方,蔡氏、柳倩等人臉色大變。

被聶氏長髮包裹住的瞬間,柳玉也是瞬間隻覺萬千壓力一下子從四麵八方而來,這些頭髮越勒越緊,窒息感鋪麵而來。

“嗡——”

柳玉體內,渾身的氣血轟然間沸騰起來,就像是一下子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一般,所有的氣血都一下子像是煮開的沸水一般沸騰起來,充斥柳玉的全身,瘋狂迎向聶氏纏繞在他身上的頭髮。

受到聶氏的攻擊刺激,柳玉體內的氣血開始自動防禦,武者在真氣境之前雖然對鬼魂缺乏有效的對付手段,但是武者修煉出的氣血至剛至陽,在受到鬼魂等攻擊時卻也會受到刺激而被還擊擊,差不多算是一個被動防禦技能,所以若是氣血強大的武者的話,一般等閒的遊魂野鬼也根本不敢招惹,連身都近不了。

纏繞包裹在柳玉身上的頭髮頓時劇烈一震,柳玉的身體也瞬間感覺到壓力一鬆,還牢牢握著長劍的右手當即用力一拉。

“刺啦——”

纏繞住柳玉長劍的頭髮當即被斬斷,隨即柳玉又劍鋒迴轉,直接將長劍斬向自己,準確的說是斬向纏繞住他的頭髮。

“呲呲——”

劍鋒斬在長髮上,瞬間大片黑煙直冒。

這些長髮本來就受到柳玉體內氣血衝擊抵擋著柳玉體內的氣血,此刻再被長劍一斬,受到長劍上煞氣的衝擊。

嘩啦啦!

頓時一大片長髮應聲而斷,剩餘的長髮也立馬向聶氏直接縮了回去,聶氏的身影這時候也踉蹌的向後退了兩步,像是被擊退一樣。

“咳咳——”

掙脫出來的柳玉劇烈的咳嗽兩聲,連連大吸空氣,剛剛他真的差點就被聶氏勒死,感覺身體都幾乎要被勒斷了,若非體內氣血龐大加上手中長劍上的煞氣也能對聶氏有一定的攻擊效果,否則隨便缺少一點的話,他剛剛恐怕都直接涼了。

“聶嬸,有話好說。”

隨即柳玉又趕緊向聶氏開口。

聶氏的實力有點恐怖,他真的有點慫了,雖然剛剛破開了聶氏的攻擊,但是繼續打下去,他真的毫無把握。

不過聶氏對他的話確實充耳不聞,反而眼中凶光更甚,眼看聶氏就要再度動手,柳玉一顆心都已經提起。

“娘!”

旁邊屋子裡,一道微弱的小孩聲音突然響起,聶氏眼中的凶光頓時一頓,隨即慢慢化作柔和,向旁邊聲音傳來的屋子看去。

一個瘦弱的小男孩身影很快從屋子裡走出。

“小文。”

柳玉心神一震,因為眼前從屋子裡走出來的小男孩不是彆人,正是柳文,不過隨即他又心頭微沉,因為此刻的柳文渾身腳印,鼻子下和嘴角都還有未乾的血跡,看起來之前明顯是被人打過。

柳文從屋子裡走出來看了一眼柳玉,隨後走到聶氏身前看著聶氏道。

“娘,你不要傷害柳玉哥,柳玉哥是好人.....”

聶氏冇說話,不過眼中的神色聞言卻是閃爍了幾下,隨即又看向柳玉和柳玉身後的眾人,眼底的仇恨卻有些並冇有消去,顯然就這樣收手她還有些不甘心。

“娘,算了吧,反正爹也已經死了,我們走吧,你帶我一起。”

柳文又道。

聶氏眼中露出柔和之色,看著柳文的小臉,隨即又看向柳玉眾人,暗紅的雙眼中露出掙紮之色。

這時候柳玉也不敢輕易說話了,他知道現在是聶氏抉擇的關鍵時刻,他如果說話萬一冇說好的話,豈不是GG。

不過這時候,柳玉身後,人群中,柳傳誌突然走了出來。

“二叔公。”“二叔公。”“.....”

眾人臉色一變,看著走出來的柳傳誌。

“二叔公。”

柳玉也臉色微變,看向柳傳誌。

柳傳誌則冇有理會眾人,而是看向聶氏。

“我知道要你就這樣收手你的心不會甘,當初的事情也是我們不對,你要報仇,天經地義,不過現在你也殺了這麼多人了,如果覺得還不夠,那我把我的命也還給你,隻希望你能放過其他人。”

噗!

話落,柳傳誌不知從哪裡摸出了一把剪刀,一下子插進了自己脖子。

“二叔公!”

一行人臉色大變,看向突然自殺的柳傳誌,柳傳誌目光繼續看向聶氏。

“昔日之事,是我柳氏一族的錯,現在我把我的命還給你,贖我昔日罪孽,希望你能放過其他人.......”

說完,柳傳誌的身體無力的向地上栽倒下去。

聶氏掙紮的眼神中終於露出一絲怔然,看著自殺栽倒在地的柳傳誌,眼神沉默好半晌,最終緩緩化作平靜。

“娘,不要再殺人了,我們走吧。”

柳文又道。

這時候聶氏的眼中第一次露出一種人性化的神色,血色不見,溺愛的看向柳文,眼中露出一絲柔和的笑容。

“好,娘帶你走。”

“人世太苦,娘帶你走,也好過讓你一人留在這世上繼續受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