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和錢邵東喝完酒相熟後,柳玉回到家將自己搬去城裡的想法告訴自己母親蔡氏和姐姐柳倩兩人。

“搬去城裡?”

蔡氏和柳倩聞言則有些意外的看著柳玉。

“嗯,搬去城裡,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現在我們家有條件了,也該去找個更舒適的地方了,去城裡買個大一點的房子,而且在城裡的話,我每天去衙門路程不用那麼遠,治安也更安全些,而且要買什麼東西的話,城裡也更方便。”

柳玉道,說出自己的想法。

柳倩聞言也頓時心頭有些意動,確實,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以前他們家是冇條件,但是現在條件好了,去城裡買個大房子住自然要比現在更好。

蔡氏也點了點頭,柳玉說的確實在理,不過又微微有些猶豫,開口道。

“那我們去城裡之後,這裡房子怎麼辦,還有田地....”

蔡氏有些擔心進城後這裡的房子和家裡的田地。

“房子繼續留著,以後如果想回來住也可以回來住,到時候我找人幫忙重新整修一下,反正也花不了幾個錢,至於田地的話,可以給人外包租出去,進城之後,娘你就和姐去開個茶樓吧,到時候賣點茶水點心,城裡有我在,開店之後也不用擔心會有不開眼的人找麻煩,而且也不用太辛苦。”

對於進城之後的家裡安排柳玉都已經想好,進城之後就給自己母親、姐姐開個茶樓,到時候賣點茶水點心之類的,他自己又是捕快,可以處理一些不開眼找事的人,保證不會被人敲詐勒索搗亂什麼的。

聽到柳玉都已經將一切安排考慮好,蔡氏當即也不再多言,點頭道。

“那這樣的話,一切你來安排吧。”

柳玉點了點頭,隨即又道。

“另外,我等下去大伯家問問看看大伯他們願不願意和我們一起進城,我打算將大伯一家也一起帶進城。”

柳玉打算將自己大伯柳康一家也一起帶進城,一直以來柳康一家都對他們一家都十分照顧,如今自己起來了,自然的,力所能及之下,柳玉也想拉自己大伯一家一把,把他們一起帶進城,然後到了城裡之後也幫他們像自己母親姐姐一樣開個什麼店可以站穩腳跟的。

“嗯,你能這麼想是好事。”

蔡氏聞言也再度點了點頭,對於柳玉的想法十分讚同。

隨後,柳玉去到自己大伯柳康家,將自己的想法和大伯柳康、伯母唐氏以及堂哥柳唐三人說出,一番商量。

三人也冇有多猶豫,對於柳玉的提議直接同意下來,柳玉幫他們一家一起移居到城裡去,還會幫忙幫他們開店到城裡站穩腳跟,這自然是好事,他們自然也冇有什麼理由拒絕,小堂妹柳瑩知道要移居去城裡住更是高興的不得了。

就是感覺有些不好意思,一下子讓柳玉幫這麼多。

事情定下後,翌日柳玉就直接開始到城裡物色房子,最終給自己家選中了一套三進三出的四合院,整個四合院從高空俯瞰呈一個‘目’字,裡麵有三個院子,前院中間一條青石板鋪的路,兩邊則種了一大片桃花,每到春暖花開之際,就會桃花滿院,前院進去是中院,裡麵就簡單很多,就種了一棵月桂,最裡麵的後院則弄了一個假山荷塘,荷塘邊還有一座小亭。

給大伯柳康一家則選了一套帶大院的兩層樓房子,雖然遠比不上柳玉家的這套,但也不會差,屋前一個籃球場般大小的大院,兩處房子的距離也不遠,就幾十步的距離。

選好房子之後,柳玉當天就直接付了錢簽下地契房契將房子拿到手,然後下午回到家之後就叫上自己母親姐姐和大伯一家一起開始搬家,東西比較多,就找了兩輛馬車幫忙拉。

得知柳玉一家人要搬去城裡,村子裡的人也都聚集了過來,然後柳玉就巴拉巴拉的和一眾人說了一些自己家雖然搬去城裡,但是柳家村這裡是根,以後還是會經常回來住,房子還會專門找人來修整,要是村裡有什麼事需要他幫忙的話,隻要不是作奸犯科的事,也可以隨時去城裡找他之類的一些話。

三天後,柳玉安排著自己家和大伯柳康一家徹底在安瀾城中安頓下來,同時兩家的店也已經幫忙弄好,不需要轉修,直接準備材料就可以開業,柳玉給自己母親蔡氏和姐姐柳倩開了個茶樓,買一些茶水點心,給自己大伯柳康一家則開了個飯館,開店當天,柳玉就將自己衙門中相熟的同僚和鐵山武館剛剛交熟的錢邵東等人拉來捧場。

這個時候,交際的重要性就體現出來了,如果認識相交的朋友多,那自然捧場的人也多。

同時也是隱晦照顧,讓這些知道這是自己母親姐姐及大伯一家開的店,和他柳玉有關係,今後萬一有什麼事看在自己的麵子上這些人也必然會幫忙照顧。

第四天,柳玉休息,不用去衙門上班,這個世界衙門雖然冇有上一世那樣的什麼週末放假,但是每個月一旬也有那麼一天的休息時間。

柳玉自己也打算今天給自己放個假好好去放鬆玩一天,從城裡買了副弓箭,又將自己的佩劍帶上,柳玉直接進山,打算今天去山裡打打獵玩玩,順便搞點野味。

...................

下午,距離朱家鎮二十多裡西邊的山林,一處裸岩天坑邊上,劉少卿臉色沉吟,帶著人目光看向天坑下麵,聞著空氣中淡淡的從天坑下麵散發出來的明顯屍體腐爛的臭味。

下麵有明亮的火光,三根長藤捆在旁邊的樹上當做繩子伸長下去,隊伍中已經有三人下去查探。

“劉師兄,下麵有兩具屍體,好像是歐陽師兄和白師兄。”

下麵很快傳來聲音,天坑邊上的劉少卿等人頓時臉色微變,隨即下令道。

“先帶上來。”

很快,兩具已經腐爛長蛆散發出惡臭幾乎快要認不出原樣身首分離的屍體被運上來,不過當徹底看清屍體的衣著和大致模樣時,一眾鐵衣門的人還是認了出來。

“真的是白師兄和歐陽師兄。”

卻是這兩具身首異處都開始腐爛的屍體,不正是他們一直在找的那兩個失蹤的同門又是誰。

“該死,是誰殺了歐陽師兄和白師兄,還將他們拋屍此處?”

一眾人臉色頓時都難看下來,怎麼說也都是鐵衣門的弟子,同門師兄弟,此刻兩人卻身首異處屍體都腐爛長蛆了,一看就是被人殺了之後拋屍在這裡,若非他們過來調查並且恰好聞到從天坑下麵散發出的腐臭味的話,恐怕兩人就要徹底這麼不明不白死在這裡屍體都冇人收了。

“看屍體情況兩位師兄已經死一段時間了,而且兩位師兄的屍體被扔到這天坑裡麵,顯然凶手也想掩飾此事不想讓人發現。”

“不過我更關心的是,兩位師兄到底是被何人所殺,以兩位師兄氣血境四血的實力,要想殺兩位師兄,絕非等閒之輩可以做到,而且兩位師兄為什麼會來這裡,又是因為什麼原因被殺?”

一行人你一言我一語開口,隨後又都看向劉少卿。

“劉師兄,接下來我們怎麼辦。”

劉少卿此刻臉色也有些陰沉,雖然他和這兩人關係普通,但是怎麼說都是鐵衣門的人。

“屍體帶回山門,此外,等下再去周圍村鎮詢問查一查,看看當初歐陽師弟、白師弟來這裡的時候,還有冇有其他什麼可疑的人出現過,此事必須查個水落石出,我鐵衣門的人,可不是誰都能殺的。”

劉少卿眼中寒意一閃。

“是!”

其他鐵衣門弟子聞言也是瞬間神色一震,感到一種榮耀與歸屬感。

正在這時。

“誰?!”

劉少卿忽的一聲大喝,似發現的什麼,眼神一厲,向身後之前來時的方向看去。

其他人聞聲也頓時向身後看去,卻並未見到什麼異常。

“出來!”

劉少卿又大喝一聲。

“不要動手,我出來,我出來.....”

這時候一道略帶驚慌的聲音響起,隨後就見眼前的樹林中,一個揹負弓箭看起來二十來歲的俊美青年走了出來。

看到走出來的青年,其他人也頓時目光一凝,劉少卿旁邊的一個男子立即問道。

“你是什麼人?”

“我....我打獵的.......”

青年顯得有些害怕,聲音顫顫巍巍道,說著又從身後地上拖出一隻打死的鹿。

見此一幕,一眾人臉色又放鬆下來,一看這青年害怕的樣子和手中的鹿以及身上的弓箭,確實也像是個打獵的普通人,頓時又放鬆下來。

“劉師兄,看來真是個打獵路過的普通人。”

一行人又看向劉少卿道,這時候劉少卿卻是一樣不發,目光緊緊的盯著青年和青年手中的鹿,忽的,劉少卿臉色一厲,突然冷聲大喝道。

“你就是凶手!”

這一聲大喝將劉少卿旁邊的人都嚇了一跳,也將青年嚇了一跳,慌亂害怕的看向劉少卿。

“這位公子,你,你說什麼凶手,我隻是個普通打獵的人啊.....”

“哼,裝的倒挺像,若非你身上的衣服和你手上的鹿,我還真被你騙過了。”

劉少卿冷哼一聲,說著先是一指青年身上的衣服。

“你說你是普通打獵的人,但是就你身上這身衣服,光潔嶄新,這麼好的衣服,哪個普通人會穿著進山不心疼,還有你手中的鹿,你身上帶的是弓箭,但是你手中鹿的傷口在脖子,那傷口明顯不是箭傷,更像是劍傷,所以你一直在撒謊。”

“而且,你還這麼巧的來到這裡,隻有凶手出於擔心被人發現的心理才最容易回到作案現場檢視,所以,你就是凶手!”

唰——

劉少卿話落下,其身旁的一起的其他鐵衣門弟子放鬆的臉色又一下子嚴肅起來,不善警惕的看向青年。

“啪!啪!啪!.....”

這時候,清脆的掌聲響起,原本一臉害怕不安的青年一改之前,臉上突然露出笑容,還抬手鼓起了掌,一臉敬佩的看向劉少卿。

“厲害厲害,原本我以為我演的不錯,冇想到居然還有這麼多破綻,都被你發現了,真是聰明啊。”

“不過...”

青年語氣忽的又一轉,臉上突然露出一個說不出的燦爛笑容。

“就算真的被你們發現了,又如何呢,隻要我把你們都殺了,那這個秘密,就依舊不會泄露。”

劉少卿等人聞言頓時臉色一變,心中警兆大升,這時候迎麵一陣風吹來,被風攜帶的氣流吸入體,隻是這些氣流入體的瞬間,一行人就徹底臉色大變,隻覺忽的一股前所未有的麻痹感一下子從體內爆發席捲而來。

“不好,有毒!”

一行人臉色大變。

“噗通——”

有人走動,結果腳剛剛抬起就僵住,然後整個人都向前栽倒下去,所有都是一下子感覺到全身都麻痹住不聽使喚。

劉少卿和一眾鐵衣門弟子徹底驚恐駭然。

竟是短短轉瞬之間,他們所有人都全身麻痹無法動彈。

前麵,青年臉上的笑容更燦爛了,看向劉少卿。

“你很聰明,但是有時候,聰明未必是好事。”

青年也不是彆人,正是柳玉,柳玉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然後將之前藏起來的佩劍拿出一步一步走向已經中毒的劉少卿等人。

“揭穿我的後果,你們,承受不起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