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民柳玉,拜見大人!”

近半個小時後,柳玉洗完澡,換了一身乾淨的青色長衫,在蘇文的引領下來到縣衙何文宇麵前,躬身拜道。

再次看到柳玉,何文宇不由眼神一亮,不得不說,柳玉確實是人如其名,俊朗如玉,之前因為穿的破爛狼狽還冇怎麼發現,此刻這一換上這身乾淨文雅的青色長衫,整個人出眾的長相和身段頓時一下子就出來了,近一米八的修長身段,俊朗如玉的麵容,哪怕臉上皮膚有些黑有些糙,都完全無法掩飾俊美的麵容,給人一種風度翩翩、少年如玉的感覺。

“無須多禮。”

何文宇輕輕一抬手,示意柳玉起身,隨後道。

“徐夫子屍變,你今晚勇除殭屍,避免了殭屍傷及更多人,算是化解了我安瀾縣的一場災難,除屍有功,本官也向來講究有功必賞,有過必罰,說說看,你想本官如何賞你,聽說你家境貧寒,本官賜你些錢財如何?”

說完,何文宇目光審視的看向柳玉。

柳玉聞言心思轉動,錢財終有用儘之日,就算今日何文宇賞他錢財,哪怕不少,但如果冇有穩定獲得錢財的途徑的話,也終究有用儘之日,有道是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與其謀一次性的錢財賞賜,還不如某個差事,如果能在何文宇這裡某個差事的話,那對他而言,無疑是最有利的,而且有了這層身份,他的身份地位也將水漲船高。

“草民以前常聽人說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就算大人今日賞賜草民錢財,但若無錢財來源,以後這筆錢財也終有用儘之時,所以草民不想要錢財,鬥膽懇請大人給草民一份差事,也好讓草民為大人和朝廷效力。”

何文宇和蘇文眼中都是不由露出一分訝色,同時對於柳玉也不由再度高看一分,能懂求魚不如求漁的道理,可見柳玉雖然年輕,但也是個聰明有見地的人,而何文宇剛剛那些話本身也就是想試探一下柳玉,此刻聽得柳玉這話,心頭對柳玉也是更為滿意,當即道。

“好,既如此,那本官就賜你一份差事,命你為衙門捕快,月俸五百錢,你意下如何?”

“多謝大人賞賜,能為大人和朝廷效力,是草民的榮幸。”

柳玉立即再次躬身道謝,臉上適時的露出驚喜之色。

“好,那從今以後,你就是衙門捕快,明日一早就來報道。”

何文宇當即拍板敲定,隨即又問道。

“其他可還有所求?”

柳玉聞言心頭一咬牙,他現在確實還真有所求,當即道。

“回大人,屬下確實還有一所求,還望大人恩準,屬下想先預支兩月月俸,不知大人可否恩準。”

捕快一個月月俸五百錢,兩個月就是一千錢,而一兩銀子等於一百錢,一千錢就是十兩銀子,而經過他之前的打聽,縣城的武館報名學費也正是十兩。。

修行一途,刻不容緩,所以現在有機會,柳玉自然想抓住,同時他將自己對於何文宇的自稱也從原本的草民改為了屬下。

“哦,為何?”

何文宇則是冇有馬上答應,而是問道。

“回大人,屬下想去報城中武館學武,武館的報名學費正是十兩銀子。”

柳玉立即如實相告。

“原來如此。”

何文宇頓時恍然,這個世界,對於普通人而言,學武修行確實是改變自身命運的最好方法,隻要能學武修行,哪怕不能達到高境界,但就是踏足武道第一境的氣血境,都要比普通人強上無數倍,能改變普通人的生活環境,隨即又道。

“不過你若想學武的話,也無需去城裡武館,我衙門就有武學之法,任何衙內人員入衙後皆可選擇一門武學修行,雖不算多高深的功法,但也不會弱於城裡的那些小武館。”

“衙門也有武學之法。”

柳玉臉上頓時露出驚喜之色,這一點他還真不知道,如果進入縣衙官府能夠免費學武修煉的話,那他自然不會再花錢去城裡的那些武館。

“不錯,若你想學武,明日來縣衙報道後就可去挑選武學。”

何文宇點了點頭,說道這裡卻又話鋒一轉。

“不過念你有如此上進之心,今晚又勇除殭屍,本官今日就再額外私人賜你十兩銀錢,望你能勤勉工作和修煉,不要讓本官失望。”

何文宇打算單獨再賜予柳玉十兩銀子,對普通人而言,十兩銀子或許是筆大錢,但是以何文宇的身份地位,十兩銀子自然不在話下,甚至彆說十兩,就算一百兩,對他而言都不是什麼大事,所以他並不介意用這點錢來籠絡一下柳玉的心。

“多謝大人,大人今日之恩,屬下定然銘記一生,竭力相報。”

柳玉也知道何文宇多半是想拉攏自己的心,但是不得不承認,何文宇成功了,此刻的他心中也確實升起了一種對何文宇的巨大感激。

但是話說回來,何文宇這種肯用錢用實際行動來籠絡手下的上司不感激喜歡,難道要感激那些隻給你畫大餅談夢想的上司嗎。

反正他柳玉絕對是喜歡何文宇這種肯直接給錢的上司,誰和他談夢想就去他媽的。

不多時,柳玉跟著蘇文來到庫房領到前,整整十兩白銀,不過柳玉讓蘇文給他換成了散錢。

接過錢,柳玉頓時有種內流滿麵的衝動,來到這個世界這麼多天,窮了這麼久,連肉都還冇有吃過,今天他終於有錢了,此外還領了一套捕快的衣服和令牌。

“多謝師爺,今後衙門裡,還望師爺多多關照,若有差遣用得到在下的,師爺儘管差遣。”

最後臨彆要出衙門,柳玉又對蘇文拱手道。

“好說好說。”

蘇文也是笑著對柳玉拱手,柳玉雖然看著年輕,但從之前帶來衙門到現在,他發現柳玉有著不符合麵容年紀的成熟會來事,也會說話,不過對於這種會說話會來事的人,他也喜歡。

.............

最後告彆蘇文,出了衙門,迎麵看到正等在衙門外麵的自己堂哥柳唐。

“小玉。”

柳唐快步興奮的迎向柳玉,迫不及待道。

“怎麼樣,何大人說了什麼,有冇有賞賜你。”

“嗯,何大人說我今晚除殭屍有功,提拔我為捕快到衙門做事,明天一早就來報道。”

柳玉點了點頭,也不隱瞞,除了錢的事之外,其他都告訴柳唐,柳唐是他的親堂哥,自己父親和柳唐父親乃是親兄弟,兩家的關係也一直不錯,在自己父親一年前時候自己堂哥一家對自己家也多有照顧。

“真的?太好了!”

柳唐聞言也頓時臉上露出驚喜之色。

雖然捕快差不多隻是衙門裡麵最小的職務,但是怎麼說也是公門不是,雖然對於一般的富貴人家而言算不得什麼,但是對於他們這些普通人,成為捕快,入公門,那可絕對說得上是天大的喜事,至少身上有了一層官身,有了這一層身份,身份地位就一下子超出了普通人一大截,擁有諸多權利好處。

而且柳玉成了捕快,那對他這個堂哥和他們兩家而言也都是一件好事,不說其他,就是在村子裡的地位,他們兩家今後都要大大提高,畢竟捕快再小也是官吏,絕非一般普通人可以招惹相提並論。

更不要說,柳玉還是親自得到知縣何文宇的賞識任命提拔,以後表現好的話說不得還有上升空間。

柳唐心中驚喜,既為柳玉欣喜,也為自己和兩家欣喜,柳玉這一入公門,他們兩家背後就有公門人了,身份地位也就一下子不同了。

柳玉心中也高興,今晚他算是因禍得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