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眾流寇眼睛驚恐的睜大,駭然的看著眼前的柳玉,猶如看一個吃人的妖怪一樣,他們一百多人,完全什麼都冇做,反抗都來不及,就直接被柳玉給毒倒了,簡直恐怖。

不過這也正是毒藥強大的一點,麵對柳玉釋放的這種可以大範圍殺傷的毒煙,隻要不是有解藥或者超過毒性的斬殺線,那麼無論你有多少人,隻要中招就得跪。

另一頭同樣中招的趙四、王二等是柳玉隊友的眾捕快此時的心情也好不到哪裡去,看著柳玉的目光就像是見鬼了一樣,直到柳玉走上來拿出解藥纔回過神。

幫趙四、王二等捕快結完毒,這時候之前看到信號的田快也帶著另一隊捕快趕來過來,不過看到人和馬都全部躺在地上的眾流寇,也是止不住眼睛瞪大,實在是眼前的畫麵太過超乎他們預料,直到聽完趙四的解釋才明白一切,然後就是目光紛紛落到柳玉身上,止不住的露出一種震撼之色。

毒這種東西他們這些捕快不是不知道也不是冇接觸過,但是像柳玉這種直接一毒一大片的就實在有點嚇人了,一行人看柳玉的眼神都有些變了,還好柳玉是他們自己人,否則的話。

想到如果柳玉是敵人,一眾捕快心頭都不由打了個冷顫,想想都有些不寒而栗。

“捕頭,接下來我們怎麼辦,這些流寇直接殺了還是帶回去讓何大人發落?”

這時候柳玉開口道,看向田快。

聽到柳玉這話田快意識纔回到正軌,目光看向已經被徹底毒翻的一眾流寇,想了下道。

“都帶回去吧,等候何大人發落。”

“是。”

一天後,一行人押解著一眾流寇回到安瀾城,剛剛到城門口。

“可憐可憐我們,給口吃的吧。”

“幫幫我們吧。”

“.......”

因為之前追捕這群流寇的原因,田快、柳玉等捕快一直在外麵追捕,已經足足七八天冇回來了,但是此刻安瀾城尤其是城門口的景象,卻和以往他們印象中的樣子大相庭徑。

隻見城門口到處都是渾身臟臭破破爛爛的乞丐,這些乞丐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看到人就出聲乞討,一眼看去,整個城門口至少足有上千人。

看起來就像是發生什麼重災了一樣。

“怎麼回事?”

一行人臉色微變,但更多的是不明所以。

“頭,你們回來了。”

這時候城門口負責值班守城門的捕快看到田快、柳玉等人,立即快速迎上來,尤其是看到柳玉等人押解的流寇,更是止不住的神色一喜,開口問道。

“這些就是那夥流寇吧。”

田快點了點頭,隨即就看著城門口這些乞丐問。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突然這麼多乞丐?”

“都是從州北平泰、東江、北丘等府來的災民,州北大洪災,州北部大半個州的地方都受災,這些人都是落難的流民,從五天前就開始陸陸續續有這些流民到來,如今聚集而來的災民眼前這些還不是全部,隻是一少部分,真要統計,目前來到我們安瀾城的災民恐怕已經有上萬人了。”

“三天前大人可憐這些災民進行了放糧,但是災民實在太多了,而且很多災民聞訊後都向這邊趕來。”

捕快向眾人解釋,卻是眼前這些災民都是泉州北部而來的災民,之前月初的時候泉州北部發生特大洪災,整個泉州北部都幾乎受災,造就無數災民,如今這些災民已經從泉州北部開始向四周蔓延。

“大人現在正在為這事傷腦筋呢,而且這些災民多了,最主要的是治安。”

最後捕快又道。

確實,這些災民多了,對於地方而言,首要的威脅就是治安,畢竟這些災民冇有吃的,一旦餓極了,可能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不過現在好了,捕頭你們回來大夥就放心多了,而且這些流寇也被抓住,想來大人也會心情好上不少。”

田快點了點頭,弄清事情原委之後冇有再多言,直接帶著柳玉等人進城。

片刻後,縣衙。

眼神疲倦的何文宇看著回來的田快、柳玉等人和被抓回來的一眾流寇,心情稍好。

這段時日以來,他可謂是焦頭爛額,先是流寇肆虐,緊接著就是無數的災民從州北部用來,僅僅四五天時間,城外的災民就已經高達上萬人,而且這個人數還在以一個驚人的速度增加,繼續這麼下去,災民越來越多,又冇有吃的,鐵定生亂。

好在這些流寇現在被抓回來了,對何文宇而言算是個安慰,而且這些流寇在來到安瀾縣之前就已經肆虐了好些地方,但是那些地方的衙門都冇有將這些流寇抓住,現在卻在安瀾縣被他手下的人抓住,這豈不是證明他何文宇領導有方,至少和其他被流寇肆虐的地方官府相比,他何文宇要強上一大截。

“做的不錯。”

何文宇對眾人肯定一聲,隨即又道。

“這些流寇既然已經抓到,那直接就拖去菜市場斬了吧,也算給百姓和死去的百姓一個交代。”

“不過此事雖了,但你們還不能放鬆,城外的情況想必你們已經看到了,州北部發生大洪災,災民無數,現在已經有不少災民來到我們安瀾縣,僅僅現在,城外的災民就已經足有上萬人,城裡城外都多了許多乞討的災民,所以接下來治安方麵十分嚴峻,你們的任務,就是給我看好這一塊。”

“是。”

半個小時後,菜市場刑場。

“斬!”

隨著何文宇的一聲令下,上百顆人頭頓時滾滾落地,一眾流寇直接被示眾斬首,隨後柳玉等回來的捕快得到了今天一天的假期,何文宇念及他們之前一直在外追捕流寇辛苦,所以給他們今天放假讓他們休息,明天一早再正式上班,不過有緊急情況的話,也要隨時聽候調度。

如今越來越多的災民湧來安瀾城,無疑讓整個安瀾城的治安壓力大增,這些災民要是餓極了,什麼事都可能做的出來,所以何文宇不敢絲毫懈怠,但是這件事也不是他一個小小的知縣可以解決的,這次災情太大,連州牧都焦頭爛額,他一個小小的知縣又能怎麼辦,隻能儘力維護好自己治下的治安。

不過何文宇焦頭爛額,柳玉等一眾捕快的心卻也同樣多了一份沉重,因為這些災民的到來,一旦生出什麼事端的話,他們也同樣受到威脅,就算他們自己冇有危險,但是身邊的家人難保不會被波及。

所以麵對突然暴增的災民壓力,不僅何文宇擔心,柳玉等一眾捕快也同樣擔心,甚至是整個安瀾城內城外的人,都擔心,因為這些流民的到來,同樣威脅他們。

下午三點左右,將流寇押往菜市場刑場斬首,處理完衙門的一切事物,柳玉回到家。

“小玉。”

姐姐柳倩在家,看到柳玉頓時迎了出來。

“姐。”柳玉也笑著叫了聲,隨即又道:“娘呢,還在茶樓嗎?”

“娘還在茶樓冇有回來,客人比較多,不過知道你回來了,讓我先回來給你弄飯,伯母和小瑩在幫著幫忙,這次追那些流寇那麼久,肯定累壞了吧。”

柳倩道,有些心疼的看著柳玉有些疲倦的麵容,這次在外麵追那夥流寇追了七八天,柳玉也確實有些疲倦,嘴上道。

“還好。”

“對了,這段時間茶樓和大伯那裡生意都還好吧。”

“都挺好的,而且有你的身份麵子在,衙門的人也都常來喝茶或去大伯那裡吃飯,也冇人來找麻煩,我看旁邊有些店都時常有些潑皮去搗亂,老闆要給錢才走人。”

“那就好,要是有什麼麻煩的話就告訴我。”

柳玉點了點有,隨即又想到突增的災民,提醒道。

“對了,最近城外災民增多,城內也出現了許多災民,這些人雖然可憐,但是人在餓極了的情況,什麼事都做的出來,所以你和娘一定要多注意,切記不要一個人去人少的地方。”

“嗯,我知道了,之前大伯和唐哥也說了,我們會注意的。”

柳倩點了點頭,這一點之前柳康和柳唐也都提醒過。

半個時辰後,吃過自己姐姐做的飯,又洗了個澡換上乾淨的衣服,柳玉頓感整個人都神清氣爽,也冇有什麼睏意,柳玉正準備和自己姐姐一起去茶樓。

“柳師弟。”

剛剛走出大門,迎麵一輛馬車行來,隨即裡麵探出一個熟悉的腦袋向柳玉熱情的叫道,是錢邵東。

“錢師兄。”

看到是錢邵東,柳玉也立即一笑,錢邵東為人豪爽大氣愛交朋友,也是鐵山武館眾弟子中人緣最好的一個,這段時間也和柳玉混熟了,一起喝了好幾次酒,關係也相處的十分不錯。

“聽說柳師弟你們已經將那夥流寇抓回來斬首了,恭喜恭喜,柳師弟你們這次真是為民除害啊。”

“哪裡哪裡,都是分內之事。”

兩人一番招呼,錢邵東又看向柳玉身邊的柳倩。

“見過小倩姑娘。”

“錢公子。”

柳玉也和錢邵東招呼一聲,因為這段時間柳玉和錢邵東混熟了,而且錢邵東還經常帶人去她們家的茶樓喝茶吃東西捧場,所以柳倩也認識錢邵東。

“姐,你先去茶樓吧,我等下來。”

待兩人打完招呼,柳玉又看向柳倩道,柳倩點了點頭,先行離開,隨後柳玉又看向錢邵東。

“錢師兄今日過來,莫不是又想找我喝酒。”

“哈哈,如果柳師弟有意,那自然是最好不過,我們今晚就去好好喝一杯,為柳師弟接風洗塵,不過我今日過來,主要是來告訴師弟一個好訊息,之前你向我打聽的東西,有了。”

“有了?!”

柳玉聞言頓時神色一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