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柳玉家,後院一間單獨的偏房,明燈高掛,燈火通明,柳玉站在實驗台前,實驗台上和周圍擺滿了各種瓶瓶罐罐和藥液,還有各種不同或根、或葉、或果的藥物。

“毒芩....蛇果....地龍....三色花.....斷腸果.....蠍子毒......”

柳玉將一樣樣毒藥倒入身前的一個鐵罐中,進行混合調製,自己臉上則帶著自製的簡易防毒麵具,他在研究新的毒藥,而這個房間也已經被他改成了實驗房。

之前在抓捕流寇之時,他研製的那種讓人身體麻痹的毒煙已經徹底暴露,所以柳玉想再研製出一些新的毒藥,以做底牌,而且毒煙的藥效斬殺線也已經有些低了,通過這幾天他自己的多次實驗已經可以徹底確定,毒煙的藥效斬殺線應該在一般的氣血境四血或五血層次,如果修為超過了這個層次,藥效就要大大減弱了,像柳玉自己,毒煙對他的影響已經微乎其微。

毒煙的藥效對付一般的氣血境武者還行,但是麵對柳玉這種氣血境突破了七八次氣血或者是勁力層次的武者的話,必然就不夠看了。

所以柳玉開始嘗試研製新的毒藥,雖然毒藥這些在修行界被人不恥,視為旁門左道下三濫,或許在修為達到一定的高層次之後毒藥也確實有些不夠看,但是在低層次的話,隻要不是強大到百毒不侵的地步,就事論事的客觀評價,毒藥絕對是殺敵利器,而且還可以作為大範圍的殺傷性武器,隻要達到毒藥的毒性斬殺線,那不管你有多少人,都得跪。

不管毒道到了高層次之後多麼不夠看,但是在柳玉現階段而言,他是絕對不會放棄這一利器的,而且貌似自己還挺有這方麵天賦。

新的毒藥方向柳玉考慮的是直接往致死的劇毒方向考慮。

當然,之前研製出的讓人身體麻痹的毒煙柳玉也不會徹底放棄,畢竟這毒煙確實好用,無色無味,而且還可以作為大麵積的攻擊利器,自己隻要順著這個方向研究把藥效繼續提升的話,那這毒煙依舊大有可為。

不過研究到一半。

“老柳!”“老柳!”“......”

前院大門外突然傳來王二的叫聲。

柳玉不得不停下手中工作。

“小玉,出什麼事了嗎?”

已經進房睡覺的蔡氏和柳倩也被這叫聲驚動,從房間中走出來,看著柳玉有些擔憂道,兩人也已經認識王二聽得出王二的聲音,知道這麼晚了王二老找柳玉肯定是出什麼事了。

“還不清楚,我出去看看,你們不用擔心,繼續睡覺吧。”

說著柳玉想了想又從身上掏出一紅一白各兩瓶藥分彆遞給自己母親和姐姐兩人。

“這是我研製的獨門秘藥,紅色瓶子裡麵的是毒藥,打開後會散發出一種無色無味的毒煙,人聞到吸入之後會全身麻痹不能動彈,白色的是解藥,打開聞一下就能解,你們帶著,在家或今後在外麵遇到什麼危險就用。”

交代完柳玉走向門口。

“王哥,怎麼了?”

打開門就看到一聲差服等在門外的王二。

“出事了,城內有人失蹤了,還是在城內失蹤的,何大人下令徹查此事,頭讓我來找你然後再去找老趙,我們三人一組,你快去換上衣服。”

王二道,說出原因。

“好,等我一下。”

柳玉聞言也頓時神色一肅,快步回到後院房間換上差服就和王二出發。

“具體什麼情況,失蹤的是什麼人?”

柳玉又向王二詢問具體情況。

“失蹤的人叫田蓉,一箇中年婦女,在城內周家做工,剛剛田蓉的丈夫跑來衙門報案,說田蓉從日落時分周家放工後一直冇回家,而周家那邊說日落的時候田蓉已經放工離開了周家回了家,但是田蓉一直冇有回過家,周家和田家都是住在城內......”

“所以人失蹤了,而且多半是在城內失蹤的。”

“不錯。”

王二點了點頭,隨後兩人又一起去到趙四家叫上趙四,目前衙門中,三人也算是徹底成了一個小團體,每次出任務三人基本都還是一起。

此時衙門的其他捕快也已經三五一組分散在城內各地徹查了起來,尤其是從周家到田蓉家的路線,更是主要徹查的地方。

半個小時後,田蓉的屍體被找到,事情的順利讓柳玉、王二、趙四三人都感到有些意外,找到屍體的人是衙門的另一隊捕快。

屍體是在城邊一處偏僻廢棄坍塌的房子前院子中的枯井中找到的。

不多時,柳玉三人感到現場,頓時看到一具全身**渾身鮮血尤其是腦袋,整個腦袋都幾乎被砸爛的中年婦女屍體,死狀之淒慘,有些讓人髮指。

田快和大半捕快也已經感到現場,正在根據屍體傷勢和現場情況分析案情。

“死者後腦遭受擊打,看樣子應該是先被人擊中後腦擊暈,全身衣服被扒光但冇有猥褻痕跡,看來是搶劫,最後應該是怕事情暴露直接殺人滅口,死者腦袋是致命傷,多半是打死後將屍體扔下了枯井,然後又把井口封死.....”

“不過這些凶手顯然腦子不怎麼靈光,事情考慮不周,他們將井口封死或許是防止被人發現,但是恰恰,這成了最大的破綻,將井口封的這麼死還在上麵壓石頭,反而更惹人懷疑。”

分析案情的是一個四五十歲的老捕快,一點一點的抽絲剝繭道。

實際上,縣衙的捕快能找到屍體也正是因為井口上壓的石頭,將井口封的這麼死,一看就有問題,結果果然就在下麵找到了田蓉的屍體。

“老柳,你怎麼看?”

隊伍後麵,柳玉、王二、趙四三人的小隊伍中,趙四看著前麵的屍體低聲向柳玉問道,自前幾天柳玉猜中那夥流寇會殺回馬槍被一網打儘之後,趙四心中對於柳玉的推斷能力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王二聞言也立即頓時看向他。

柳玉是靠沉吟了一下。

“我的推測是,要麼熟人作案,要麼就是讓死者冇什麼戒心的人,將死者引到了這裡。”

“從周家到田蓉家的路線基本是大街,她從周家放工回家的時間段正好又是早晚街上人最多的兩個點,那個時候大街上人來人往,絕對不可能有人將死者強擄過來,那樣的話街上肯定有人看到,而死者自己也冇有理由獨自會來這種地方,所以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有人將死者引來了這裡。”

“而能將死者引來這裡的人,必然是讓死者不會有戒心的人,所以這種人,最有可能的就是熟人親人,這類人作為凶手絕對是死者不會想到,如果不是,那也必然是能讓死者冇有戒心的人纔有可能,不然不可能將死者引來這裡。”

柳玉推測道。

柳四和王二聞言頓時對柳玉大為佩服,這種動腦子的事情向來不是他們的長項,但是此刻聽柳玉這麼一分析,頓覺清晰明瞭,且合情合理。

這時候原本就在分析案情的老捕快也正好說到對凶手的推測這一點,其推測也基本與柳玉不謀而合,認定死者必然是被引到這裡,而能將死者引到這裡,凶手肯定是讓死者冇有戒心的人,熟人作案的可能性最大。

片刻後,聞訊的何文宇親自趕來,待看清死者全身**的模樣時,頓時一張臉都變得鐵青,寒聲道。

“查,給我將凶手查出來,不管是誰。”

何文宇怒了,實在是死者的死狀太過淒慘,看得人氣憤,身上連衣服都被拔了個精光。

很快,死者的丈夫也趕來了,還帶著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是死者的女兒。

“娘,你醒醒啊,娘......”

小女孩撲到屍體上嚎啕大哭了起來,死者的丈夫也是瞬間眼睛通紅一片。

柳玉見此默默的轉過身向外走了出去,這樣的場景他看的有些不是滋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