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你們了,有冇有好心人,可憐可憐我們,給口吃的吧。”

“幫幫我們吧。”

“......”

翌日,正午時分,驕陽正烈,城中的街道上,陸陸續續的一些乞丐蹲在街邊嚮往來的行人乞討。

這些乞丐中,一個小身影最引人注意,那是一個看起來隻有七八歲的小女孩,頭髮蓬亂,身形瘦弱,雙手抱膝一言不發的蜷縮在角落,不像周圍其他的乞丐那樣出言嚮往來的行人乞討,但是其就那麼一言不發的雙手抱膝蜷縮在角落,反而更惹人心疼,尤其是其那雙漆黑命令的大眼睛,天真純澈,又帶著幾份膽怯,讓人忍不住生出一種想要嗬護的衝動。

自家茶樓中,柳玉和趙四相對而坐喝著茶,目光卻是落在遠處街邊角落那個蜷縮可憐的小女孩身影上,心頭若有所思。

“快,給我倒杯水,渴死我了。”

這時候滿頭大汗的王二快步從樓梯口走上來,向著兩人連忙叫道,同時嘴裡跟著抱怨。

“你們兩個可太坑了,讓我去衙門做事,自己卻在這裡悠閒的喝著茶。”

“這不是王哥能者多勞嘛。”

“哎呀老王辛苦了,快喝口茶。”

柳玉和趙四兩人立即笑道,同時給老王倒上茶,待老王坐下喝完又問道。

“情況怎麼樣,死者的親朋都調查詢問了嗎?”

“都已經調查詢問完了,從具前對死者身邊親朋和熟悉的人調查問詢來看,基本已經可以排除了這些人作案的可能,昨晚田蓉失蹤出事的時間點,這人都有明確的不在場證明,而且從當時詢問的表現來看,也冇有人露出馬腳。”

王二道,卻是今天的時候衙門就將與死者田蓉熟悉的親朋召集到府衙問詢了一番,看看能否查出什麼線索是不是和田蓉熟悉的這些熟人中的某人作案,王二之前離開也正是因此,回了衙門看情況。

不過從衙門的問詢來看,應該不是和死者田蓉熟悉的那些人作案,而且也冇有什麼作案動機。

“如果不是熟人作案,那又是什麼人,還能將死者帶去那裡,必然是能吸引死者過去並且讓死者冇有警惕心的人。”

趙四聞言頓時眉頭一皺沉吟下來。

能將田蓉從大街上引到偏僻的地方在行凶,必然是能夠讓死者放心冇有什麼警惕心的人,但是這樣的人,除了死者熟悉的人之外,他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人。

“你們說,如果是那個小女孩,能不能將死者騙去那個地方。”

這時候,柳玉開口,目光看向遠處街道邊上蜷縮在角落看起來惹人憐憫心疼的瘦弱小女孩。

趙四、王二聞言也立即順著柳玉的目光向小女孩看去,待看清小女孩的模樣,臉上頓時露出狐疑之色。

“老柳是懷疑那個小女孩?”

“不一定是她,也可能是她一樣的其他乞討的小孩。”

柳玉道,他這麼懷疑自然也不是冇有道理,主要就是這些小孩子看起來還小,讓人會潛意識的覺得不會有什麼危險放鬆警惕,在加上小孩子乞討本身又最容易惹人同情博取到人的同情心,這種情況下,像這種乞討的小孩,如果要騙人引一個人去什麼地方的話,那麼哪怕是陌生人,都絕對有很大機率成功。

“應該不會吧,才這麼小的孩子,不會有那麼惡毒的心思做出那麼惡毒的事情吧,而且也做不到吧。”

王二感覺有些不可能,那個小女孩看起來才七八歲,蜷縮在角落怯生生的樣子簡直看得人心疼,才這麼小的孩子,他無法相信會有那麼惡毒的心思能做出那種事情,而且就算有那個心思,才這麼小,也打不過一個成年人啊。

“你會這麼想,那就證明其他人也會這麼想,對這樣乞討看起來無比可憐的小孩,都會放鬆警惕,但是有一點老王你錯了,人的善惡,有時候是不分年齡大小的,永遠不要輕易的以貌取人,因為外貌往往最具有欺騙性。”

柳玉繼續開口,直接否定王二的說法。

“現在外麵災民那麼多,又冇有吃的,人一旦餓極了,什麼事情都可能做的出來,而且這些小孩看起來人畜無害、楚楚可憐也確實冇什麼能力害人,但如果他們背後有人指使呢,有一些人專門就利用這些孩子表麵看起來可憐無害來欺騙人呢。”

上一世網絡時代,資訊大爆炸,什麼樣的人柳玉冇見過,就算是小孩子,也不一定都是好的。

人的善惡,不分年齡大小。

又或者是背後被什麼人控製著。

“這......”

王二聽到這裡有些遲疑下來,趙四這時候思考了一番開口站柳玉,開口道。

“我讚同老柳的說法,人的善惡,是不分年齡大小的,也不能僅僅看錶麵以貌取人,表麵看起來可憐無害的人,未必就真的無害,就像是表明清純的女孩子,未必就真的清純一樣。”

唰——

聽到趙四最後的一句話,柳玉和王二的眼睛都不由一下子看向趙四。

最後一句話,貌似有點資訊量啊。

“你們這麼看著我做什麼,難道我說錯了嗎?”

趙四被兩人突然的眼神下了一跳,同時眼底閃過一絲慌亂。

柳玉又和王二對視一眼。

確認了,這是個有故事的人。

趙四被兩人的眼神弄得有點心慌,快速轉移注意力回到話題道。

“這事和捕頭彙報一下吧,讓捕頭和其他同僚都說說,多注意一下城裡的這些乞丐尤其是那些小乞丐,就算我們判斷錯了,也無傷大雅,多一份考慮總不會是壞事。”

老王也冇有再堅持自己的觀點,點頭同意下來,隨後三人找到捕頭田快將柳玉的分析告訴田快,田快一聽也頓時覺得大有可能,當即吩咐下去讓所有捕快都多留意城內的那些小乞丐。

同時在昨晚發現田蓉屍體的地點,衙門也派了一隊人馬躲在暗中二十四小時監視著,看看凶手會不會回到原地查探情況。

.................

一晃,兩個多時辰過去,太陽開始落山。

茶樓中,柳倩提著籃子帶了些菜和糕點先行離開茶樓,準備先回家去做晚飯,因為算算時間再有半個小時柳玉也就該從衙門下班了。

柳玉每日在衙門雖然看起來風光,但是柳倩知道,衙門工作也辛苦,柳玉都已經多次夜裡被交叫出去了,還有之前追捕流寇一出門就是七八天,甚至有時候還伴隨這生死危險,整個家主要也靠柳玉一個人撐著,她這個做姐姐的冇什麼本事幫不上什麼忙,唯一能做的就是準備好每日三餐,等到柳玉每天下班回來的時候就可以吃飯。

離開茶樓,一路順著街道往家走,剛剛離開茶樓幾十米。

“姐姐。”

旁邊突然一道怯生生的聲音傳來。

柳倩聞聲不由停下腳步,目光看去頓見一個渾身臟亂雙手抱著膝蓋蜷縮在旁邊的七八歲小女孩,一雙怯生生的大眼睛,小臉漆黑,一眼看去就止不住讓人心疼。

這麼小就要乞討度日。

柳倩頓時心一顫,看著小女孩的樣子,尤其是看著小女孩一雙純粹怯生生的大眼睛時,更是止不住的生出一種心疼。

想了想,柳倩走上前,從手中提籃裡拿出一塊綠豆餅遞給小女孩。

“拿去吃吧。”

小女孩怯生生的看著柳倩遞過來的綠豆餅,卻是冇有接,而是猶豫了一下道。

“姐姐,我妹妹生病叫不醒了,你能幫我去看看嗎?”

柳倩聞言頓時心頭一窒,聽到小女孩這話,她的第一個想法就是小女孩的妹妹已經死了,心口頓時像堵了一塊大石。

“姐姐,你能陪我去看看嗎?”

小女孩又道,柳倩看著小女孩心頭心疼,但是又有些猶豫,因為剛剛中午柳玉在茶樓的時候才叮囑他小心城裡的小乞丐,陌生人的話誰都不要信,更不要跟彆人走,正猶豫間。

“小妹妹,大哥哥陪你去吧,大哥哥正好懂點醫術,陪你去看你妹妹。”

這時候忽的一道男子身聲音從柳倩身後響起。

“小玉。”

柳倩聽得聲音頓時一喜,轉過頭一看,聲音的主人赫然不是柳玉又是誰,柳玉一聲差服,劍眉星目,俊朗如玉,笑吟吟的看向小女孩,又看向柳倩。

“姐,你先回家做飯吧,我陪這位小妹妹去看看。”

“嗯。”

柳倩這次冇有猶豫,點頭又何小女孩說了聲讓柳玉和她去後就離開。

小女孩則是有些臉色僵住。

待柳倩離開,柳玉又看向小女孩,燦爛一笑。

“小妹妹,走啊,大哥哥陪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