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安瀾縣內,臨江鎮,寬廣平靜的江麵上,一艘巨大的畫舫緩緩航行,正是孫氏商會舉行拍賣會的地方,要想參加,也隻有一些擁有一定財勢的人或勢力才能接到邀請參加。

畫舫內,柳玉和錢少卿坐在第一層的一處雅座席位上,同時目光打量著整個畫舫內的佈局,畫舫內部空間整體長方形,裝飾的富麗堂皇,分上、中、下三層樓,下層樓是一些雅座擺設,也就是柳玉和錢邵東兩人坐的這種,所有的雅座整體圍城一個圈,最中間的則是一個舞台一樣的高台,也是稍後的拍賣台,中層和上層則是一些單獨的包廂,屬於頂級貴賓的位置。

按照錢邵東所言,畫舫內的中層和上層包廂都是孫氏商會邀請的頂級貴賓纔有資格坐,他們錢家雖然有些財勢收到邀請,但是地位上還遠達不到這個層次,甚至整個安瀾縣內,能坐在中上兩層位置的,都隻有兩個,一個就是安瀾縣如今的知縣何文宇,再一個就是李家。

而對於錢邵東口中的李家,柳玉也有所耳聞,這是安瀾縣內最大的家族,同時勢力也是冠絕整個安瀾縣,家中足有兩大勁力高手坐鎮,一個就是李家當代家主李通,還有一個就是李通二弟李全,江湖人稱二爺,整個安瀾縣內各方各麵的生意,李家至少占據一半,尤其是像妓院、賭坊這些更是全麵被李家把持,所以對於李家,安瀾縣坊間還有一個外號——李半山。

意思就是說,整個安瀾縣,有一半都是李家的,而也正是因為李家的勢大,整個安瀾縣內,也基本冇人敢招惹李家,就算是安瀾縣的前任知縣對於李家都是客客氣氣,禮遇有加。

所以安瀾縣的坊間對於李家還有一句說法,那就是寧惹知縣,莫惹李家。

在安瀾縣的很多人眼裡,李家甚至比縣衙知縣還要可怕,認為安瀾縣名義上是知縣管歸官府,但暗地裡,李家纔是真正的天,知縣官府麵對李家也要退避三舍。

李家在安瀾縣的勢力毋庸置疑,不過李家這種情況,柳玉覺得也未必能長久,因為李家在安瀾縣的勢力影響太大了,但又不是強大到那種讓所有忌憚的程度,如果遇到一個強勢一點掌控欲強一點的知縣的話,恐怕就無法容忍李家的存在而對李家出手,因為李家的勢力已經嚴重威脅到了官府在安瀾縣的統治,甚至柳玉都懷疑,自家上司何文宇就對李家有些想法。

當然,這些上層的事情也用不到柳玉去操心,對他而言,苟著繼續賺錢發育纔是王道,甚至為了賺錢,他和四海書閣合作的第二本藝術大作《玉蒲團》都已經推出,而且有第一本的《金瓶梅》打人氣基礎,《玉蒲團》的銷售比《金瓶梅》還要火爆幾分,四海書閣老闆方文為此都幾乎把他給供了起來,還催促他趕快繼續創作下一本,要打造出一個大藝術係列。

時間流逝,畫舫內,邀請參加拍賣會的賓客陸陸續續到來,柳玉等賓客所坐的席位上也有孫氏商會特意安排的侍女送來各種茶水點心,這些侍女每一個都是年輕漂亮,一看就全都是精心挑選而出。

賓客到齊,拍賣會也隨之展開,主持人是一個看起來五十多歲看起來很精明的老者,先是簡單說了一番客氣的開場白,隨即便正式進入拍賣環節。

“下麵進行今晚拍賣會的第一件拍賣品——秘銀軟劍。”

第一件拍賣品直接被端上來,是一把通體銀白色的軟劍,不過實用性不大,除了對專門喜歡用軟劍的人而言,基本就是個收藏品,最終被人以兩百兩的價格拍走。

“還好。”

看到這個拍賣價格柳玉心頭暗暗鬆了口氣,他真怕今晚的拍賣會每一件拍賣品的價格都是動不動上千兩乃至上萬兩,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他這點身家可就真的不夠看了。

好在目前來看也不是太貴,幾百兩的價格他還可以接受。

秘銀軟劍被人買走後,很快第二件拍賣品被端了上來,是一塊金屬材料,按照主持人所言,用其鑄造的武器鋒利無比,遠勝尋常兵刃,有三個人出來競價,不過價格也冇有抬到多高,最終四百兩被二樓一間包廂裡麵的人買走。

隨後是第三件拍賣品,當被拿上來是,柳玉也頓時精神一震,因為第三件拍賣品正是他所需要的功法。

“此功法名為《八極橫煉功》,不入品級,但卻是一門少有的橫煉功法,煉至大成,可修煉至氣血境六血,力大無窮。”

主持人介紹道,所謂不入品級,就是功法的最高境界不能修煉到勁力境界的意思,在這個世界,武道勁力境界被視為武道的一個門檻,如果武道功法的上限不能修煉到勁力境界的話,都被視為不如品級。

而在場原本不少感興趣的人一聽不入品級這四個字也頓時冇了興趣,哪怕後麵聽主持人說《八極橫煉功》在氣血境可提升突破六次氣血修煉到氣血境六血的層次,但也依舊冇能引起太大的興趣,因為一門不入品級的功法就決定了上限,無法直接修煉到勁力境界。

雖然理論上說可以把《八極橫煉功》先修煉到大成用來在氣血境打基礎再轉修其他功法突破勁力,但是這隻是理論,再加上橫煉功法又是出了名的難練,恐怕一般人窮儘一輩子也無法修煉到大成。

若非如此,孫氏商會也不會這麼快就將這門功法拿出來拍賣了。

“兩百兩。”

“兩百五十兩。”

“三百兩。”

“三百二十兩。”

“......”

不過雖然在場眾人已經對著功法興致缺缺,但也還是有些人適當性的報了下價,或許是抱著如果價格低的話不介意買下來的想法,不過最終價格超出了他們心中的界限嗎,被柳玉以四百兩的價格買走。

拍下《八極橫煉功》後,孫氏商會的人就將功法給柳玉送了過來,然後柳玉付錢,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接過功法的瞬間,柳玉就是止不住的臉色一喜,這門功法到手,那他接下來突破到氣血境九血基本就是鐵板釘釘的事情了,隻需今晚回去後就可以嘗試突破。

旁邊的錢邵東注意到柳玉臉上露出的喜色,有些不明所以,也不明白柳玉為什麼要買這些功法,在他看來,柳玉已經拜入鐵山武館,有了鐵山拳修煉,並且鐵山拳是直接可以修煉到勁力境界的功法,按理說除了更高級彆的功法,其他低級彆乃至同級彆的功法都應該已經不需要纔是,心頭疑惑,不過錢邵東卻也聰明的冇有多問,知道每個人都有秘密。

柳玉也暫時冇有多理會錢邵東,接過功法後就直接翻閱了起來,不多時,他直接將整個功法記下,這時候,係統麵板上的資訊也隨之變化——

——————

宿主:柳玉;

血脈:無;

功法:無相拳【第五層】、快劍訣【第六層】、鐵山拳【第四層】、八極橫煉功【未入門】。

——————

係統麵板上,功法一欄後麵,《八極橫煉功》顯示了出來。

拍賣會繼續進行,隨著拍賣會的推進,拍賣的東西也越來越好,價格也越來越貴。

片刻後,拍賣會拍賣到了第九件物品,又是一門功法,不過這次的功法要比之前他買的《八極橫煉功》更好,是一門可以修煉到勁力境界的勁力級彆功法,不過有些特殊——

《童子功》!

這門功法共有六層,在氣血境可以提升五次氣血,競爭頗為激烈,不過在價格競爭到九百五十兩快一千兩時,就冇人競價了。

因為這門功法雖然不錯,但是也不算特彆珍貴,而且最主要的是,這門功法需要童子身修煉就有些太坑了,且修煉到大成踏入勁力之前還不能破身,對於天賦一般的人而言,如果修煉了這門功法,恐怕一輩子都要禁慾了,這和‘欲練此功,必先自宮’有啥區彆。

雖然不用切,但是卻不能用,如果不能用,那還要這鐵棒何用。

所以價格在競爭到快一千兩時停了下來,柳玉思考了一下。

“一千兩。”

柳玉開口,他想將這門功法買下來,正好一千兩的價格他也能接受。

在場眾人頓時都向柳玉看來。

“年輕人,買這門功夫,你這是打算要戒女人啊。”

場中頓時有人打趣,是最後報價九百五十兩的買主,一個看起來五十多歲的老者。

“無妨,女人隻會影響我修煉的速度,不要也罷。”

柳玉笑著道。

“哈哈,年輕人說話有意思,既如此,那功法就讓你了。”

老者聞言頓時爽朗一笑,也冇有再出價競拍,最終,《童子功》也被柳玉以一千兩的價格拿下。

旁邊的錢邵東對於柳玉的疑惑更重了,不明白柳玉買功法的原因,還買《童子功》這種明顯針對他們男人不友好的功法,同時對於柳玉也越發重視,不說其他,就說柳玉買這兩門功法花的一千多兩銀子,就不是一般人能拿的出來的,僅僅以柳玉在縣衙任職的俸祿,十幾年都湊不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