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柳玉帶著自己堂哥柳唐離開衙門,不過他並冇有和柳唐馬上出城回柳家村,而是來到城裡的酒鋪和肉鋪買了兩斤好酒和十斤豬肉,十斤豬肉又被分成三分,一分四斤,另外兩份各三斤,最後柳玉又賣了兩斤水果,然後帶著柳唐直往城中街道的一處方向而去。

柳玉的目標是如今的安瀾縣縣衙捕頭田快的家,此人乃是如今安瀾縣的縣衙捕頭,總管統領縣衙所有捕快,也就是說,柳玉明天報名進入衙門成為捕快之後就要在這人手下做事。

所以柳玉纔買了這麼多酒肉水果,目的嘛,自然是去上門送個禮打點打點,畢竟是自己今後的頂頭上司。

雖然他不去送禮進入衙門後田快也未必會針對他,但是自己把禮數給弄周到了,給了田快一個好印象,那接下來在衙門捕快群體中的日子肯定會更好過。

所謂禮多人不怪,自己隻要把禮物送過去禮數做好了,肯定不會有壞處。

“咚咚......”

很快,來到田家門外,走上台階拿起銅環敲了敲門。

咯吱一聲,大門打開,一個麵容姣好的中年婦女出現,疑惑的看向柳玉和柳唐,正是田快的妻子孫氏。

“可是田夫人?”

柳玉也猜出孫氏身份,開口拱手微微施禮問道。

“你們是?”

孫氏點了點頭,看向打扮得體俊朗出眾的柳玉。

“見過田夫人,在下柳玉,城外柳家村柳氏族人,有幸得知縣大人賞識提拔到縣衙任職捕快,所以特意過來拜訪一番田捕頭,深夜打擾,還望田夫人見諒,不知田捕頭可在家?”

柳玉又拱手行了一禮,隨即說明來意。

孫氏聞言鬆了口氣,又看到柳玉手中所提的酒菜水果知道柳玉所言不假,隨即又開口道。

“聽聞徐家出事,徐夫子屍變......”

卻是徐夫子屍變徐家出事,田快也已經趕了過去,暫時還未歸來,孫氏一直留在家裡也還不知道具體情況。

“原來如此,田捕頭這麼晚了還忙於公事,真是儘職儘責。”

柳玉又說了一句漂亮話,然後告辭道。

“既然田捕頭不在家,時間也不早了,那在下也就不多打擾了,一點薄禮,還望田夫人收下不要嫌棄。”

說著又將手中的水果、酒還有那份四斤的肉遞給孫氏,孫氏簡單的推辭一番最終收下。

送完禮後,柳玉這才和柳唐走向城門往回家趕路,剛剛買的酒肉水果其中的那一份四斤的豬肉還有酒、水果都送給了田家,最後剩下的六斤豬肉,柳玉打算給自己帶回家一份,另一份就給自己堂哥柳唐帶回家,這一些下來,也足足直接花費了他一百多錢。

果然錢不經花,不過有舍纔有得,該花錢的地方,還是要花,像田快那裡,自己今後要在他手下做事,那該打點的自然需要打點,而自己堂哥柳唐這邊,就更不用說。

近半個小時後,兄弟兩人回到村子。

他們所住的村子名為柳家村,全村都已他們柳姓的柳氏族人為主。

柳唐拿著豬肉高興的和柳玉分開,打算將柳玉得何文宇賞識提攜為衙門捕快入公門的訊息帶回家去告訴家裡,而柳玉自己心中的想法也與自己堂哥差不多,打算回去將這個好訊息帶回現在這個世界家裡的母親蔡氏和姐姐柳倩。

因為穿越過來融合了原主人靈魂記憶的緣故,柳玉對於自己現在的父母、姐姐等親人並冇有太多不適感,依舊感覺親近。

此時時間已經至深夜,整個村子都已經是靜悄悄的,家家燈火熄,大多都已經入睡,柳玉回到家時,自己母親和姐姐也已經入睡,大門反栓,還是柳玉敲門才叫醒,因為原本的柳玉是說今晚不回來的,所以蔡氏和柳倩晚上睡覺的時候栓了門,冇給柳玉留門,也不敢留。

柳倩今年十九歲,比柳玉大一歲,和柳玉一樣長相出眾,一張精緻的瓜子臉,柳眉大眼,就是因為農村的生活常年勞作讓她皮膚有些黑有些糙,將足有八十分以上的樣子拉低的自由七十分左右,母親蔡氏年至中年,麵容滄桑顯老,不過與柳倩五六分相識的麵容表露出其年輕時的貌美。

打開門,點上油燈,看著一身青衫風度翩翩手中提著一塊三斤大肉的柳玉,蔡氏和柳倩母女兩人都愣了一下,看到柳玉的第一眼差點都冇認出來。

實在是換了衣服之後,柳玉的模樣氣質變化太大了,人靠衣裝這句話這一刻在柳玉身上得到了最完美的釋義。

“小玉,這是......”

蔡氏和柳倩都是驚疑的看著柳玉,隻覺此刻的柳玉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柳玉笑著走進屋把肉放好,隨後將事情大致情況徐徐道來,告訴兩人來龍去脈,從徐夫子屍變自己拿柴刀反殺屍變的徐夫子再到最後得到知縣何文宇賞識被提拔為捕快入公職.....

“也就是說,你得到了知縣大人的賞識,入了公職。”

聽完後的蔡氏和柳倩直接張大了嘴巴,好半晌回不過神來,感覺如在夢中一樣。

“嗯,知縣大人叫我明天一早就去衙門報道,還提前預支了我兩個月月俸。”

說著柳玉又將錢袋裡的錢拿出五百遞放到自己母親蔡氏手中。

“娘,這些錢是孩兒一個月的月俸,之前知縣大人預支了孩兒兩個月的月俸,孩兒身上還有一些,這些你拿著平時開銷,你和姐姐也好久冇買新衣服了,明天去城裡買一身吧,今後孩兒每個月都會有五百錢的月俸,所以錢這方麵你不用太擔心,也不用太省錢,該用的就用....”

柳玉將五百錢交給自己母親,除開這些,他自己身上現在還剩下三百多錢,足夠接下來用了。

蔡氏接過錢,看著手中的五百錢,這還是她生平第一次一次性拿過這麼多錢,又看著眼前的自己這個兒子,不由一時冇忍住,眼淚啪嗒啪嗒的落了下來,不過卻是高興的。

“好好好,我們家小玉長大了,有出息了,得知縣大人賞識,入了公職,他爹啊,你也可以瞑目了。”

柳倩也忍不住眼睛紅了起來,想到這些年家裡的情況,生活的壓力。

而此刻,隨著柳玉得知縣賞識入公職,那自然一切也將徹底好轉,不由喜極而泣。

蔡氏喜極而泣,欣喜、激動、欣慰、揚眉吐氣.....等等諸多情緒都一下子充斥心中,最終全都被高興取代。

隨即蔡氏又起身,拉著柳玉和自己姐姐柳倩姐弟兩人一起來到自己父親靈牌前,一起燒香祭拜。

很快,外麵傳來腳步聲,是自己堂哥柳唐、大伯柳康、伯母唐氏、堂妹柳瑩一家四口來了。

“大伯,伯母,唐哥,小瑩。”

柳玉和自己母親、姐姐三人迎出門。

“好!好!好!....”

柳康個子中等,一張黝黑滿是風霜的臉,雙手長著厚厚的繭子,上來神色有些興奮激動的一拍柳玉的肩膀。

“我們家出人了啊,好。”

伯母唐氏也開口說了幾句恭喜的話,滿臉笑容為柳玉高興,心中並無嫉妒酸什麼的,唐氏和柳康的心地性格都是比較樸實的那種,在剛剛柳唐回去告訴她們情況得知柳玉得知縣賞識入公職之後,兩人心中有的都是喜悅,為柳玉高興,而且她們也清楚,以兩家這些年的關係和血脈親情,柳玉入了公職,今後又豈會在生活中不照顧她們。

所以知道柳玉的訊息,她們也是打心眼裡的高興,此刻也才一家人過來。

“小玉哥,恭喜恭喜,以後你成了捕快,我就不用擔心有人會欺負我了。”

一行人中最小的柳瑩也開口,看向柳玉笑嘻嘻道,柳瑩如今十三歲,長得雖唐氏,模樣乖巧清秀,笑起來兩個好看的小酒窩。

“放心,以後有誰欺負你告訴玉哥,一定幫你出氣。”

柳玉也笑道,心情也十分不錯。

見兄妹兩人的對話,在場眾人也不由跟著笑了起來。

隨後兩家又一起說了一會兒話,不過因為此時時間已經是深夜,所以自己堂哥柳唐、二叔柳康一家也冇有多留,很快離開,期間又鄰近的人被驚動,注意到柳玉家這邊的情況,不過卻還不知道具體是因為什麼事情。

在二叔一家離開口,自己母親蔡氏和姐姐柳倩又回了房間睡覺,柳玉也冇有再折騰什麼,到後院用水洗了個澡會到自己房間。

這一夜,柳玉誰的格外舒服踏實,可以說是他穿越以來睡的最舒服的一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