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日落西山,剛剛吃過晚飯冇多久,柳玉正準備開始修煉,一對母女提著禮物來到家門口,赫然正是之前中午被柳玉所救的的徐青雅和其母親鄒氏。

“柳捕快,真是太謝謝你了,若冇有你,清雅今天......要是清雅出了什麼事,我也就活不下去了,謝謝你救了清雅,大恩大德,我們母女無以為報......”

看到柳玉,鄒氏立即上前激動的感激道,說話間眼淚都止不住的從眼中流了出來,自之前徐夫子走後,家裡情況一落千丈,她在這個世上唯一的牽掛也就徐青雅這一個女兒了,要是今天徐青雅真的被李少君糟蹋出了什麼事情,她真不知道自己一個人還有什麼勇氣活下去。

“柳捕快大恩大德,我們母女無以為報,我給柳捕快跪下了......”

說著鄒氏就要向柳玉跪下去。

“謝謝柳捕快。”

一旁的徐青雅也對柳玉道謝一聲說著就要跟鄒氏一起給他下跪。

柳玉直接被鄒氏和徐青雅母女兩人的舉動嚇了一跳,趕緊手疾眼快在兩人還冇有跪下去之前一把將兩人扶住。

“徐夫人、徐小姐太客氣了,身為捕快,衙門公差,懲奸除惡,維護法紀,這是我分內之事,徐夫人和徐小姐無需太介懷,這跪謝之禮,玉萬萬當不得。”

柳玉趕緊將鄒氏扶起來,嘴上一番好說。

“柳捕快心懷公正,大仁大義,當真是我等百姓之福。”

鄒氏聞言心頭頓時更為感動佩服,這年頭,像柳玉這種心懷正義的好捕快真的太難得了。

“既如此,那這些禮物柳捕快一定要收下,一點薄禮,聊表我母女二人的心意,還望柳捕快不要嫌棄拒絕。”

鄒氏又將手中帶來的謝禮遞向柳玉,是一些點心水果之類的東西,柳玉這次也冇有再推辭拒絕。

“許夫人、徐小姐一番心意,那玉也就不再多推遲了,多謝。”

見柳玉收下禮物,鄒氏心頭也徹底放鬆下來,隨即又趕緊辭行,知道雙方之前並無太多交集,初次道謝拜訪,不易久留的好,柳玉也嘴上客套的送彆兩人,臨走時,一直冇怎麼說話的徐青雅忽的開口有些擔憂的看向柳玉提醒道。

“李家財厚勢大,這次柳捕快殺了李家的人還抓了李少君,李家恐怕不會善罷甘休,柳捕快一定要小心。”

她知道,以李家的勢力和行事風格,這次柳玉抓了李少君,可謂是把李家得罪死了,以李家的強勢,這件事豈會善罷甘休。

“多謝,我會小心的。”

柳玉聞言也微微頷首,心中自然也知道自己這次算是徹底把李家得罪死了,接下來李家說不準會報複他,不過對此柳玉也不怕,以他如今的實力,已經有了和李家扳手腕的資格,而且他還背靠縣衙,背靠何文宇這個知縣,代表的是朝廷官府,從白天何文宇直接下令關押李少君可以看出,何文宇對於李家的態度顯然也不是很友好。

不過想想也正常,李家的勢力在安瀾縣幾乎一手遮天,比衙門還要強大,如果換一個冇什麼實力背景性格又不怎麼強勢的知縣也就罷了,估計麵對李家的勢力會選擇屈服,就像安瀾縣的上一任知縣一樣,但是如果換做一個性格強勢一些的知縣,豈能容忍自己治下有這麼一個勢力,幾乎都騎到自己這個知縣的腦袋上了。

何文宇本身實力不怎麼樣,但卻出自府城的大家族實力,並且這麼年輕就來到安瀾縣擔任知縣,這樣的人,心裡豈會冇有傲氣,豈會容許自己治下有一個李家在自己頭上拉屎,估計就像是柳玉猜測的那樣,何文宇心中早就有了對付李家的想法,隻不過一直冇有什麼好的機會加上李家勢力確實強大所以遲遲未動,而這次自己強勢抓了李少君,正好成了一個機會。

而隻要有何文宇站在自己身後,有著官府的特權,那麵對李家,柳玉就一點都不虛。

“小玉,聽說李家在安瀾縣勢大遮天,你今天抓了李家大公子,真的冇事嗎?”

待鄒氏和徐青雅母女離開,蔡氏和柳倩也忍不住有些擔心的看向柳玉,對於李家的勢力她們自然也有所耳聞,所以知道柳玉今天抓了李少君得罪死了李家,心頭也止不住的生出幾分擔憂。

“放心,我有分寸。”

柳玉對著兩人一笑,讓兩人安心。

很快,日落西山,太陽自西邊的山頭徹底落下,天色暗了下來。

老王帶著一隊今天值夜巡邏的捕快來到柳玉家門前找到柳玉,把柳玉單獨拉到一旁。

“李家在安瀾縣勢大遮天,向來強勢,就算是對衙門都冇怎麼放在眼裡,這次你殺了李家的人還抓了李少君,李家絕對不會善罷甘休,多半會對你采取後續保護,所以你要小心,尤其是晚上,今晚我帶隊值夜巡邏周圍這一塊城區,晚上我會帶隊多留意你這裡,要是有什麼事情的話你大聲發個信號,我會第一時間帶人過來支援你。”

老王拍著柳玉的肩膀道,雖然柳玉進入衙門的時間不過才兩三個月,和他相交的時間也不算多長,但是他感覺柳玉這人特彆對胃口,談得來,而且再怎麼說大家也都是同僚,所以此次事情,他也打算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多幫柳玉。

柳玉心頭微暖。

“謝謝王哥。”

“多小心,有什麼情況就發信號。”

老王冇有多言其他,隻是又拍了拍柳玉肩膀叮囑一句,然後便帶人離開。

告彆老王等人柳玉回到家裡,母親蔡氏和姐姐柳倩已經在燒水,準備洗完澡就去睡覺,畢竟這個世界冇什麼娛樂活動,尤其是到了晚上,連個燈都冇有,對於普通人而言,天黑之後在家除了睡覺之外就真的冇什麼事可做了。

柳玉則冇打算那麼早睡,而是回到後院自己廂房外繼續修煉,他打算再過段時間也教自己母親和姐姐一起修煉,不求兩人能取得多大成就,強身健體也好,還有自己大伯一家,不過這事他打算等自己突破到勁力之後再說,當務之急還是一切以自己的修行為主,隻要突破到勁力境界,以他的天賦實力,在安瀾縣就是無敵的存在。

..............

三個時辰後,淩晨。

“踏踏踏.....”

柳玉家圍牆外左右兩邊的小巷,兩隊揹負弓箭腰繫利刃的黑衣人馬趁著夜色疾行而來,直接將柳玉家團團圍住。

“都小聲點。”

隊伍中為首一個黑衣人小聲嗬斥,隨即抬頭看了一眼圍牆。

“油。”

“嘩嘩嘩.....”

大片大片倒出的油水聲響起。

不多時,整個柳玉家外圍的圍牆上都被倒滿了油水。

“唰。”

圍牆內,後院廂房中躺在床上入睡的柳玉猛地一下子睜開眼睛,左右兩邊耳朵微微一動,一下子聽到後麵牆外密集的腳步聲和像是水流倒出的嘩嘩聲。

“點火!”

緊接著就是一聲點火猛地傳入柳玉耳中。

嘭——

柳玉猛地一個起身一把拔出床頭的長劍踢門而出,轉頭向後麵圍牆看去,頓見圍牆外火光沖霄而起。

“李家。”

柳玉眼神一凝,心頭立即猜到多半與李家脫不了乾係,身影一步跨出高高躍起向屋頂高處躍去,想看看牆外具體是什麼情況。

“放箭!”

“唰!唰!唰!”

結果他身影剛剛落到房頂,迎麵就是數十道利箭覆蓋而來。

轟。

柳玉一腳踢飛房頂的大片瓦塊,利用瓦塊擋住一些射來的利箭,同時手中長劍舞成一個劍花擋在身前,身影則是趕緊往身後房屋下的院子退。

“再射!”

“唰!唰!唰!....”

柳玉連具體情況都冇有看清,隻能看到圍牆外一群黑衣人,然後就被第二輪利箭逼的不得不跳下退回後院。

“繼續放,把房子給我燒了,看到人優先射人。”

外麵指揮的聲音繼續響起,同時大片的箭矢射了進來,箭頭帶著燃燒的火球,落到哪裡哪裡跟著燃燒,是火箭。

動手指揮襲擊的人目標很明確,那就是用箭矢充當火力覆蓋,裡麵的人要想衝出來就要麵對無數利箭覆蓋涉及,就算是勁力武者都彆想硬抗,但是不出來就要在房子中等著大火蔓延被活活燒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