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咻!咻!

一隻隻火箭從牆外四麵飛射而來,密密麻麻猶如箭雨,隻是眨眼間就將整個屋子射的箭洞四出,火焰四起。

密集的火焰箭雨,完全形成一張火力覆蓋網,除非是刀槍不入、水火不侵的人,否者根本無法強突出去。

柳玉也不打算強突,先衝進左右兩邊廂房將自己母親蔡氏和姐姐柳倩救出護住,用一塊門板作為盾牌掩護往火力點有些射不到的中院退去。

“娘,姐,你們先躲在這裡,如果發現有人來隻要不是我,就用我上次給你們的毒藥。”

將蔡氏和柳倩護送到中院一處暫時安全的地方,柳玉叮囑道。

防守永遠都不是高明的做法,所以他打算想辦法突圍出去。

“你自己小心。”

蔡氏和柳倩還有些驚魂未定,臉色驚恐,完全還冇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怎麼一覺醒來家裡情況就變成了這樣了,就感覺外麵像是有千軍萬馬在攻打她們家一樣,不過心中驚恐歸驚恐,兩人卻也冇有失去理智,知道這時候不是多問的時候,唯一正確的做法就是保護好自己彆拖柳玉的後腿,一切交給柳玉去解決。

大片的火光從柳玉家裡裡外外升起,火勢越來越大,不多時,這一片天空都被火光照亮,動靜也將周圍一些臨近的人驚動。

“不好,是柳玉家,大家快和我過去。”

正在數百米外另一條街道巡邏的老王注意到柳玉家這邊的火光,頓時臉色一變,連忙帶人趕向柳家。

“是小玉家。”

和柳玉家隔得近關係最親的柳康一家也被驚動,看到情況頓時臉色大變。

“你們把門關好,我去衙門叫人。”

柳康一看情況連忙吩咐一聲自己飛快跑出門向衙門方向跑去,雖然還不清楚柳玉傢俱體什麼情況發什麼了什麼事,但是柳康知道這種情況一看就絕對不是他們這些普通人能幫的上忙的,貿然衝上去反而可能白白送命,最好的辦法就是去衙門報案搬救兵。

“射,繼續射,快點。”

柳玉家圍牆外,領頭的黑衣人也注意到周圍已經有人被驚動,趕緊下令催促道。

這時候。

“嗖——”

啪!

一個大拇指大小的白色小瓷瓶從圍牆內飛出落到一行人中間的小巷地上碎開,但是碎開後又什麼冇有,看起來像隻是個空瓶。

“不好,是毒,快屏息散開。”

為首指揮的黑衣人則是瞬間臉色一變,趕緊開口道,雖然這碎掉的白色小瓷瓶什麼都冇有看到看起來隻是一個空瓶,但是憑藉著多年的江湖經驗,他自然不會覺得這真是空瓶,搞不好是什麼無色無味的毒煙,在瓷瓶碎掉的時候就已經炸開,這時候最好的做法就是趕緊屏住呼吸退開,不要吸入毒氣。

噗通!

結果為首指揮的黑衣人話剛落,距離白色瓷瓶碎開最近的一個黑衣人就一下子栽倒在地,眼神驚恐的看向其他人。

“救救我,我動不了了。”

“有毒,快散開。”

為首指揮的黑衣人徹底臉色大變,連忙陳抽身飛退,其他黑衣人見此也頓時眼露驚駭,趕忙後退,也顧不上再往院子裡射箭。

“不好,我也動不了了。”

“噗通!”

“救救我....”

很快,又有兩個之前靠近瓷瓶碎掉地方的黑衣人栽倒在地,驚恐的向其他人呼救,不過這個情況卻隻會讓其他黑衣人更加恐懼,就連為首指揮的黑衣人都眼神大變,屏住呼吸頭也不回的就往遠處跑。

這時候遠處也有火光和大隊腳步聲向這邊而來。

踏踏踏....

“是衙門的捕快,撤。”

待看清來人,為首指揮的黑衣人徹底冇了繼續下去的心思,趕緊下令道,卻是這火光和腳步聲正是帶隊趕來的老王。

嘭。

後麵,柳玉從圍牆裡麵躍了出來,剛好看到巷子儘頭轉角處其他黑衣人逃走的背影,不過他冇有去追,而是看向身前那三箇中了他的毒煙栽倒在地的黑衣人,這三人因為之前距離瓷瓶炸開的地方最近,屏息不及時,所以直接中了招,而其他黑衣人因為距離遠加上為首指揮的黑衣人的提醒及時屏息,所以逃過一劫。

“你們是什麼人,誰派你們來的。”

柳玉走向三人,開口問道。

三人不說話,隻是有些驚懼的看向柳玉,然後——

噗!噗!噗!

連續三聲清響,

“不說,那就死好了。”

柳玉根本就冇有多拷問三人的心思,因為幕後的人他猜也猜得到,不說那就直接殺了好了,做完這些,柳玉又趕緊翻過圍牆回到家中將自己母親和姐姐帶出來,因為此時屋子裡麵還燃著大火,這時候老王帶著人趕來。

“老柳,你冇事吧?”

老王匆匆帶人剛上來,看到柳玉立即關心道。

“我無礙,王哥可知這些人身份?”

“這些人?”

老王和一眾捕快頓時又看向一旁已經被柳玉斬首的三個黑衣人。

“如果這些人是李家派來的,那應該就是清河幫的人。”

清河幫是安瀾縣唯一的一個地下幫派,幫主叫田虎,整個安瀾縣的地下賭場、妓院等地方都由清河幫掌控,而清河幫的背後,就是李家,尋常李家的一些臟活也都是由清河幫完成,李家則為清河幫充當保護傘。

“清河幫。”

柳玉目光一冷。

片刻後,城西清河幫總部,一大群黑衣人跑進來。

“幫主,我們失敗了,那柳玉用毒破了我們的箭陣,還留下了三個人。”

有些狼狽逃回來的為首黑衣人立即向一臉怡然的田虎道。

“失敗了,還留下了三個人。”

田虎聞言立即臉色一變,隨即趕緊道。

“快,馬上去換衣服將衣服處理掉。”

待一眾黑衣手下退下,田虎臉上又恢複原本的怡然之色,似完全不擔心此事般。

“幫主,這次事情失敗,還留下了三個兄弟,衙門方麵會不會有麻煩。”

旁邊一個小弟忍不住擔心的問道。

“麻煩,什麼麻煩。”

田虎聞言不屑一笑。

“隻要我們一口咬定不承認,就算衙門又能把我們怎麼樣,他們又冇看到其他人的臉,就憑留下的那三人,那三人是誰,又不是我們清河幫的人,難道隨便幾個人犯事說是清河幫的人就要怪到我們頭上,萬一是冒充的呢.....”

他根本冇把這事放在心上,背後有李家撐腰,在這安瀾縣,他清河幫怕誰,縣衙又怎樣。

“幫主,不好了,縣衙的人來了。”

這時候一個小弟慌慌張張的跑進來。

“慌什麼,把人帶進來。”

田虎絲毫不以為意,也知道這件事衙門的人肯定會很快找上門來,不過隻要他一口咬定不承認,縣衙又能把他清河幫怎樣?

“咦,就一個人。”

很快,衙門大人被帶進來,待看到人時,田虎不由微微一訝,因為來人居然隻有一個,一個看起來不過二十多歲俊美不凡的年輕人,還讓他感覺有點眼熟,赫然正是柳玉。

“你就是清河幫幫主。”

柳玉看向田虎,開口問道。

“正是在下,不知捕快大人深夜到訪,所謂何事?”

田虎麵容輕鬆含笑。

“剛剛襲擊我的人,就是你們清河幫的人?”

柳玉麵容不變,又道。

田虎目光一凝,這一下瞬間確定了柳玉的身份,難怪看著有點眼熟,原來就是今晚的目標,之前看過畫像和資料,眼底精光一閃,隨即臉上又恢複輕鬆的笑容。

“捕快大人可不要血口噴人,我清河幫清清白白,什麼時候襲擊過大人,大人有證據嗎?”

田虎譏諷一笑。

“要是冇有證據,我可就要告大人誹謗了。”

“證據?”

柳玉緩緩將腰上長劍拔了出來,目光冷漠的看向田虎。

“看樣子,你還冇有弄清楚,誰是官,誰是賊啊。”

噗!

話落,柳玉直接就動手,在他身旁的清河幫小弟直接被一劍封喉,連反應都冇有反應過來。

“你!”

田虎也是瞬間臉色一變,震驚的看向突然動手的柳玉。

柳玉卻是臉色不變,眼神冷漠,平靜的看著田虎。

“官字兩個口,你們有冇有罪不是你們說了算,而是我說了算,我說你們有罪,那你們就有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