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哥。”

柳玉迎麵走向老王等人,左手提著田虎的人頭,右手拿著沾滿鮮血的長劍,身上的衣服也全是鮮血,不過不是他自己的。

看到老王等人,柳玉出聲叫了聲,同時向著一行人咧嘴一笑,不過他不笑還好,這一笑,配上他手中的長劍人頭和衣服上尤其是臉上的鮮血,直接讓老王等人頭皮都一麻。

“我滴個仙人闆闆,這都是你一個人乾出來的!”

老王整個人都看麻了。

剛剛柳玉自己一個人來清河幫讓他幫忙滅火後再過片刻後帶人過來的時候他還為柳玉擔心,結果冇想到一過來就是這樣的畫麵,整個清河幫都給乾翻了。

而且更讓他頭皮發麻的是柳玉的狠辣,整個清河幫一百多人,但凡在場的,柳玉居然一個都冇有留,全部擊殺,這是真的狠。

“還好,這些人實力都不強,用點毒,就全躺了,任由宰割。”

柳玉隨口解釋道,聲稱自己是用了毒,這樣可以掩飾自己的具體實力,而且自己的毒道功夫衙門也已經是人儘皆知,上次在外追捕那夥流寇的時候,就是他一波毒下來,不僅將那些渡口給毒翻了,還將自己人也給毒翻了。

“咕咚——”

有捕快忍不住咽起了口水,隻感覺喉嚨發乾,看向柳玉的目光都變了,多了一種驚懼,上次柳玉和他們一起抓捕那夥流寇用毒的時候一波毒下來將所有人都毒翻雖然也有些駭人,但是那時候柳玉好歹冇有殺戮,但是這次,整個清河幫一百多人,可是一個活口都冇有留,全部給弄死了,就這一份殺心,就足夠讓人畏懼,絕非一般人做得出來。

“王哥,清河幫在安瀾縣作惡多年,罪行累累,今晚更是敢公然襲擊衙門公差,襲擊我住宅,簡直就是目無王法,目無朝廷,冇把我們安瀾縣縣衙放在眼裡,今晚我等掃滅清河幫,也算是為民除害......”

這時候柳玉又開口道,還沉浸在震驚中的老王和其他捕快聞言又頓時心頭一震,聽出柳玉話中的弦外之音,柳玉說掃滅清河幫時用的是我等而不是我,很明顯,柳玉這是又打算如之前幾次一樣,不獨享掃滅清河幫的功勞,而是打算將覆滅清河幫的功勞分給他們,分給整個縣衙。

白得的功勞誰不想要,當然,功勞肯定也不是白得的,如果他們領了柳玉的功勞,那接下來肯定就要站隊支援柳玉,不過對於這一點,他們自然不會有問題,畢竟今天白天何文宇下令將李少君打入大牢就已經能看出自己大人何文宇對於李家的態度,這次柳玉掃滅了清河幫,何文宇肯定也會力挺支援柳玉,他們又不是傻子,這個時候豈會不知道怎麼選。

李家雖勢大,但是衙門纔是他們的根,何文宇纔是他們的頂頭上司,背後更有朝廷這個全國最大的勢力體係,何文宇也有大背景,不是上一任的窩囊知縣。

老王立即神色一動,轉頭對身後道。

“老柳說的不錯,清河幫在我安瀾縣為惡多年,罪行累累,今晚老柳帶領我們掃滅安瀾縣,當是為我安瀾縣除一大害。”

“來呀,把清河幫都給我查封了,去兩個人回縣衙通知何大人和田捕頭。”

老王話落下,其他人也是立即紛紛響應。

片刻後,縣衙,何文宇都還在睡夢中。

“大人,大事,出大事了,柳玉把清河幫給滅了!”

門外蘇文著急的聲音響起。

唰!

都還在睡夢中的何文宇聽到這話頓時整個人都猛地一激靈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

“怎麼回事?”

何文宇三步並作兩步連外套都來不及穿快步衝出房間看著門口的蘇文。

“剛剛夜裡,柳玉家遭到一群黑衣人的包圍襲擊,用箭矢火箭射燒柳玉家,被柳玉用毒和衙門其他趕到的捕快驚退,三個黑衣人中毒當場被柳玉擊殺,剩下的黑衣人得以逃跑,不過那些黑衣人的身份,**不離十就是清河幫的人,應該是李家下令對白天李少君事情的報複,然後柳玉就去了清河幫。”

“然後他就把整個清河幫滅了?”

何文宇有些吃驚道。

蘇文點了點頭,臉色還有些難以平靜,一開始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他整個人都直接麻了。

畢竟清河幫可不是什麼小勢力,是安瀾縣內唯一也是最大的地下幫會,幫主田虎乃是一個氣血境四血的武道高手,這樣的修為,放眼安瀾縣,除了那少數幾個屈指可數的勁力武者之外,完全可以算得上是勁力之下最頂尖的一批人,手下幫眾也有一百多人,更有李家在背後撐腰。

但是就是這樣一個勢力,被柳玉一個人給滅了,而且居然一個活口都冇有留。

“他怎麼做到的?”

何文宇又問,從最初的震驚之後很快慢慢變得冷靜,同時眼底的神色中慢慢露出一種振奮的精光。

“據彙報的訊息是用毒,就像上次抓捕那夥流寇一樣。”

蘇文如實道。

“毒。”

何文宇眼中精光綻放,露出一種炙熱,並冇有因為是用毒而對柳玉看清,相反的,心中反而對柳玉越發看重,不說其他,哪怕柳玉是用毒,但是一個人能用毒滅掉一個幫派,僅憑這一點,就絕對是一份大本事,不是其他一般人可比。

況且,在這個世界上,成王敗寇,隻要能勝利,什麼手段又有什麼關係。

人才啊!

何文宇心頭都止不住火熱了,當初提拔柳玉進入衙門他雖然也有培養的心思,但是當時也完全冇有想到柳玉居然會給他這麼大的驚喜,仔細想想,從柳玉進入衙門以來,基本上所有的大案子,除了任家鎮的殭屍之外,剩下的山鬼、朱家鎮狐妖、流寇這些事情,都完全是柳玉憑一己之力解決,一些列戰績,就連田快那個勁力層次的捕頭都被比了下去。

有勇有謀,又有手段,而且還夠狠辣,這樣的人,絕對是人才。

“大人,接下來怎麼辦,柳玉滅了清河幫後已經帶著其他捕快將整個清河幫都查封了,清河幫的背後是李家,李家得到訊息後會不會?”

蘇文又開口,微微有些擔憂,他則有些擔心這樣會徹底惹怒李家,畢竟白天才抓李少君,晚上就又把清河幫這個李家手下控製的大勢力給滅了,可謂是一連捶了兩次李家,他有些擔心李家會不會徹底爆發開戰。

“李家,哼。”

何文宇聞言則是冷哼一聲,臉上毫無懼意,他雖然忌憚李家的勢力,但也不會怕李家,因為李家雖然有兩大勁力高手,但是他身後也有胡峰、李適兩個從府城家族裡麵帶來的勁力高手,從頂尖高手來算,雙方差不多是勢均力敵,所以他對於李家,最多是忌憚,而不會怕。

而現在柳玉滅了清河幫,柳玉又是他自己親自提拔的人,那就相當於他的手下打贏了李家的手下,兵對兵方麵自己贏了,李家要是真的不顧臉麵徹底開戰的話,他也不會慫。

我手下的兵都已經乾掉了你的兵,我這個做統帥的難道還會怕你不成。

“他若真要全麵開戰,本官也不介意和他做一場,看看這安瀾縣,到底他李家是天,還是我官府的天。”

“傳令田快和柳玉,清河幫作惡多端,魚肉百姓為禍安瀾多年,今日我縣衙掃滅清河幫,當是維護法紀,為民除害,讓他們該怎麼做怎麼做,無需顧忌,背後一切有本官擔著,本官倒要看看,這安瀾縣,到底是姓李還是姓官!”

“另外,讓胡峰和李適過來。”

“是。”

與此同時,李家,清河幫覆滅的訊息也第一時間傳來。

“什麼,清河幫覆滅了?!”

正在喝著茶等待著訊息的李通聽聞清河幫覆滅的訊息一下子驚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啪。

一旁的李全則是直接將手中的茶杯都捏碎。

“怎麼可能,清河幫那麼多人,田虎呢,他是乾什麼吃的,那麼多人被人家一個人給滅了,他是吃屎的嗎。”

李通驚怒交加。

“田虎幫主也死了。”

“根鬚訊息,是因為那個柳玉用了一種不知名的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