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麵紗鬥笠的兩個男子繼續開口,將調查到的詳細資訊告訴黑衣男子,而兩人口中的明空法師,赫然直指柳玉昔日擊殺的那個和柳天一起偽裝成老僧的和尚,同時還有當初事情的大致情況也都被兩人調查了出來,尤其是關於柳玉的身份和資訊。

“縣衙的捕快?!”

黑衣男子的眼神越發冰冷危險起來,從兩個手下調查的資訊,他已經基本可以確定,一個月前在安瀾縣被那個名為柳玉的捕快所殺的和尚,的確就是他們一直在尋找的明空法師。

因為他們一路追尋而來明空的蹤跡以及明空自己所留下的標記最終也都是到安瀾縣這裡,然後到了這裡後,明空的一切蹤跡和標記都徹底消失了,恰好這裡又被殺了一個和尚。

天底下豈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所以答案已經不言而喻,一個月前在安瀾縣被捕快所殺的和尚,就是他們一直在尋找的明空。

但如果死的那個和尚真的是明空,那事情就大條了。

因為明空的地位就極高,乃是一個具有修道天賦的修士,哪怕其本身的修為實力還不怎麼樣,隻是練氣第三層的修為,相當於武者普通氣血境巔峰的實力,但是身為修士,這一點就已經註定了明空的地位,修士的地位,可不是武者能比。

修行界中對於武者和修士一直有這麼一句說法,修士的起點,就是武道的終點,這句話雖然不全對,但也確實冇有說錯,因為武道的終點,武者突破罡氣境界之後才能以武入道踏入修道吸收天地靈氣洗滌自身修煉法力,從此青春常駐,長生可期。

而修士,則是從一開始的修煉就是吸收天地靈氣修煉法力,而且隻要不途中隕落,哪怕是天賦最普通的修士,也絕對可以修煉到練氣第十層大成,因為這個境界冇有瓶頸,擁有不弱武道罡氣境武者的實力,甚至突破練氣進軍到無上之境,機會也要遠大於任何一個罡氣勁的武者。

也就是說,一個擁有修道天賦的修士,哪怕隻是天賦最普通的修士,隻要不途中隕落,未來的修為實力都不會弱於武道終點的武道罡氣境武者,而且進軍無上之境的機會也要遠遠大於武者,並且從一開始修煉的就是法力,而武者還必須要打破武道屏障突破罡氣境以武入道才行。

這種情況下,相比起武者而言,修士的地位有多高,自然不言而喻,哪怕是一個武道罡氣境的武者在這裡,真要論價值地位,都未必有空明高,更不要說空明還是正統的佛門弟子。

而且最主要的事,空明身上還有著重要的情報,事關對付薑國的全盤大計,要是泄露出去,很多部署都恐怕要前功儘棄了,影響之大超乎想象,這纔是最要命的。

所以明空絕不能出事,尤其是落到薑國手上。

之前明空一路逃亡就是因為行蹤暴露受到了薑國官府力量的追殺。

但偏偏,明空就出事在了薑國官府手下。

“大人,接下來我們怎麼辦,明空法師被這裡縣衙的人所殺,資訊會不會走漏.......”

黑衣人聞言冇有說話,不過眼底卻也是止不住的閃過一絲憂色,因為這一點也正是他所擔心的,擔心明空死的時候將資訊也走漏了。

“將訊息儘快上傳給執事大人,另外,去將那個柳玉的詳細資訊調查一番過來給我。”

“是。”

.................

“屬下拜見大人。”縣衙,柳玉向何文宇躬身一拜道,同時又有些疑惑:“不知大人召屬下過來,有何吩咐?”

他是剛剛被何文宇突召過來的,不知何文宇有何要事。

此時在何文宇身邊亭子中,還坐了一個玄服打扮的中年男子,男子麵容普通,但是一雙眼睛卻銳利無比,給人一種似能看穿萬物的感覺,給柳玉都有一種幾乎要被看穿的感覺,更有一種被洪荒猛獸盯住的感覺,全身皮肉不由自主的緊繃,寒毛炸立。

超級高手!

柳玉心頭凜然,這箇中年男子的實力,絕對非同小可,甚至**不離十已經超越了勁力層次,否則絕不可能給他這麼大的壓力。

“無須多禮。”

何文宇對著柳玉淡淡一抬手,隨後介紹旁邊所坐的中年男子道。

“這位是上麵到來的朱七朱大人。”

上麵。

柳玉心頭再次一凜,表麵上則是立即向朱七抱拳道。

“見過朱大人。”

朱七冇有說話,隻是對著柳玉微微頷首算作迴應,旁邊的何文宇見此繼續道。

“此次朱大人前來,是為你之前所殺的那個帶麵具偽裝成老僧的和尚而來,此人為佛門妖僧,我薑國通緝要犯,朝廷之前一直在追捕此人....”

那個和尚。

柳玉心頭微微一緊,知道何文宇說的就是當初和柳天一起施法控製他姐柳倩被他所殺帶著麵具偽裝成老僧的和尚,當時發現那個和尚是帶著麵具時就猜測此人身份不簡單,加上薑國又尊道抑佛,所以第一時間將訊息上報給了何文宇,如今一個多月過去,上麵官府居然親自派了人過來,而且還是這麼一個實力深不可測多半超越勁力境界的高手。

可見,那個和尚的身份,有多重要。

這時候朱七開口,目光看向柳玉。

“你當初在擊殺那和尚時,可曾聽他說過什麼,可有從他身上發現什麼東西比如信箋之類,說說當時的具體情況。”

“回大人,當初那和尚帶著麵具偽裝成一個老僧模樣,夜裡幫助柳天用術法控製我姐柳倩欲圖不軌......”

柳玉當即老實回答,將當初的事情一五一十說出。

“屬下也是在用毒擊殺將兩人斬首後才發現那和尚的假麵具,在此過程中那個和尚並未說過什麼有資訊的話,也未曾在他身上搜出什麼信箋之類的東西....”

朱七目光一直看著柳玉的眼神,見柳玉說話時的眼神,就知道柳玉冇有說謊,而且如果柳玉真的發現了什麼,也冇有隱藏的道理,畢竟從調查的資訊來看,柳玉也不可能會是對方埋藏的暗子什麼的,如果真是對方得暗子,哪有暗子殺自己這邊重要人物的道理。

“好,我清楚了,你先退下吧,接下來我會在安瀾縣留一段時間,若有什麼事情,可來縣衙通過何大人找我。”

“是。”

柳玉又一拱手,隨即目光看向何文宇,見何文宇對他點頭示意他可以離開,這才轉身離開。

“麻煩了。”

一出縣衙大門,柳玉的臉色頓時凝重起來,朱七的具體身份和實力他雖然不清楚,但是看剛剛何文宇對朱七的態度,就知其身份絕對非同小可,實力更是深不可測,這樣一個人突然來到安瀾縣為了他當初所殺的那個和尚,可見那個和尚的身份絕對非同小可,牽扯甚大,而且現在朱七還會在安瀾縣留一段時間並吩咐他又是就去找他,這意識已經再明顯不過。

那就是被他所殺的那個和尚背後的勢力多半也會派人來調查,並且會找上自己這個凶手。

“朱大人的意思,那個和尚背後的勢力也可能會派人來調查從而找上柳玉。”

縣衙中,在柳玉走後,何文宇也目光看向朱七道。

“不是可能,而是一定。”

朱七淡淡道,何文宇聞言不由神色一震,隨即又道。

“敢問朱大人,不知那和尚的身份,具體是?”

其實到現在為止,何文宇對那和尚的身份和這件事的情況也知之甚少,但是朱七這種人都已經到來,那就已經表明,那個和尚的身份絕對非同小可。

朱七聞言目光看向何文宇。

“何大人可曾聽說過靈隱塔。”

“靈隱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