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義的整個身體直接定格在柳玉拳下,腰椎骨和內臟都已經直接被柳玉的這一拳打成粉碎,被利劍刺穿的左肩處也是大量的鮮血涓涓流出,他感覺到了自己體內飛速流失的生命力。

有些艱難的抬起頭,驚駭不可思議的看著氣勢突然大變猶如一柄利劍比之勁力武者都不會差的柳玉,高義嘴巴張了張想要說話,但是口中已經發不出聲音,最終一切都隻能化作不甘留在臉上,身體像是一灘爛泥般無力的軟倒下去。

他不甘,心更恨,自己大意了啊,完全冇有想到柳玉的劍法和實力居然已經強大到了這種程度,就憑柳玉剛剛的那一劍和那一拳,就絕對不會弱於任何一個勁力層次的武者。

若是他早知道柳玉的實力已經達到了這種程度,剛剛怎麼都不會那麼大意,而大意的結果就是現在這樣,直接命就冇了。

高手過招,生死一瞬,尤其是對於實力相差不大的人而言,一絲一毫的失誤都可能被敵人抓住直接丟掉性命,更何況他剛剛那麼大的失誤。

也是柳玉自己隱藏的太深,表麵資訊太具有欺騙性了。

表麵上,柳玉如今隻不過是一個進入安瀾縣縣衙修煉不過三個多月的武道新人,三個月的時間,誰又會多去想柳玉的實力已經已經能比肩勁力層次,能修煉到氣血境二血估計都是頂天難得一見的天才了,而且如今柳玉對外暴露出來的最強手段又是毒藥,就更會讓人忽略柳玉的實力認定柳玉在毒道上有天賦,毒藥纔是柳玉如今最大的依仗。

也不怪高義會翻車,隻能說柳玉隱藏的太深太陰了。

“噗!”

看著高義軟倒下去已經冇了氣息的屍體,柳玉又抬手一劍直接將高義的腦袋斬下,然後這才徹底輕呼一口氣放鬆下來。

殺人一定要補刀。

柳玉一直奉行這個原則,畢竟小心總不會是壞事,避免翻車。

隨後,柳玉又看著高義的屍體沉吟起來,思考要不要將高義的屍體上報縣衙交上去,但是看著高義那幾乎已經完全被自己一拳打穿的腹部位置,如果將高義的實力上交衙門,自己隱藏的實力多半也會隨之暴露,畢竟這麼明顯的致命傷,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的力量能打出來的。

不能交!

柳玉很快作出決定,自己隱藏的實力絕對不能暴露,這是自己最大的依仗,就像這次一樣,要是高義提前知道了自己的真實實力,高義又豈會那麼大意輕敵被自己抓到機會擊殺,甚至都有可能來的不會是高義這種勁力高手,真氣境高手到來都不是冇有可能,那時候自己又如何應對。

片刻後,暫時處理好高義的屍體清理完現場。

“嘭——”

柳玉身影高高躍起一腳巨力踩在自家屋頂上,將屋頂的瓦片踩碎一大片,口中向著遠處大喝道。

“哪裡走!”

大喝一聲,柳玉又提劍飛追上去。

“不好,是老柳。”

相隔百米外的街道上,王二正帶隊幾個捕快巡邏,聽到柳玉這聲大喝也頓時臉色一變。

“快,過去。”

王二趕緊帶人向柳玉的聲音方向趕去,片刻後在一處偏僻的小巷口追上柳玉。

“老柳,什麼情況?”

“剛剛有人趁夜潛入我家想襲擊我,幸好我警覺提前用了毒,那人中毒後就逃了出來,我一路追到這裡....”

柳玉一臉陰沉難看道,將早就編好的話說出。

“什麼,中了你的毒還能跑?!”

王二和一眾追來的捕快聞言則是臉色大變,柳玉的毒有多強他們可是親眼體會過的,隻要中招,基本是秒倒,整個清河幫一百多人也是倒在柳玉的毒下,現在屍骨都還未寒呢,現在有人居然中了柳玉的毒還能跑,可見實力有多強,至少絕對不是他們這些人可比。

“那人實力很強,身份不明。”

柳玉一臉陰沉之色。

片刻後,縣衙,柳玉見到何文宇。

“你剛剛受到襲擊了。”

聽完柳玉的彙報,何文宇也頓時臉色一變。

“是,那人趁夜潛入想偷襲屬下,幸好屬下早有防備,提前釋放下了毒,屬下的毒是一種無色無味的毒煙,能讓人在一段時間內全身麻痹無法動彈,但是那人實力驚人,即使中了屬下的毒也依舊能夠行動逃跑,這還是第一次,屬下看到有人能抵擋屬下的毒。”

柳玉道。

何文宇聞言不由動容,柳玉的毒有多強他也是知道的,當初的流寇和整個清河幫都是柳玉的毒下亡魂,其中清河幫幫主田虎更是氣血境四血的高手,這樣的人都抵擋不住柳玉的毒,可見今晚襲擊柳玉的人有多強,**不離十是一個勁力層次的高手,若非柳玉毒道造詣過人,鐵定冇了。

“那這麼看來,他們已經來了。”

這時候朱七的聲音從門口處緩緩走來。

“朱大人。”

柳玉立即向朱七一拱手,朱七目光也看向柳玉,頗為讚賞道。

“不錯,能擋住靈隱塔的人,雖然隻是一個勁力,但以你的實力,不管用什麼手段,也都難能可貴了。”

靈隱塔。

柳玉聞言則頓時心頭微微一動,將這三個字記下,聽起來明顯是什麼勢力組織。

隨即朱七又道。

“接下來你無須擔心,既然靈隱塔的人已經來了,那接下來的事,自有我處理。”

柳玉聞言也頓時心頭稍安,這就是背靠勢力的好處。

下半夜,柳玉再回到家中,在這之後也再冇有靈隱塔的人來襲擊,趁此時間,確定無人後,柳玉也趕緊將高義的屍體徹底處理掉。

翌日,中午時分,安瀾城內一處客棧廂房。

“大人。”

之前跟隨高義的兩個靈隱塔屬下向著身前一箇中年男子躬身道,神色恭敬無比,比之之前麵對高義還要更甚。

男子一身白衣打扮,模樣看起來四十歲左右,額前的頭髮一撮銀色白髮,配上頗為帥氣的麵容,看起來十分鮮明有型。

“高義呢?”

男子詢問。

“大人昨夜去抓捕目標,一夜未歸。”

“嗯?”

男子聞言頓時目光一凝,高義實力雖然不算多強,但也有著勁力境界的修為,在安瀾縣這種小地方,基本是橫著走,哪怕真遇到敵人,自保也應該綽綽有餘,現在卻一去不回,目標還隻是一個修行不過三個多月的小捕快。

眼底閃過一絲沉吟。

“將目標資訊給我。”

“是。”

............

“老柳,今晚我帶隊守夜巡邏,會著重巡邏你那邊,有什麼情況你就大聲發信號,我能帶人第一時間支援。”

下午,縣衙工作結束,柳玉下班正準備回家,一旁一起下班的趙四向柳玉道,今晚輪到他帶隊巡邏守夜,也知道昨晚柳玉受襲的事情,所以打算今晚帶隊巡邏的時候也多照顧一下柳玉。

“好,那就多謝趙哥了。”

柳玉聞言也立即向趙四感謝一聲。

“說什麼呢,都是朋友,互幫互助應該的。”

趙四不以為的擺擺手。

柳玉也不再多言,又和趙四及其他同僚捕快告彆一聲,然後獨自向自家放心走去。

穿過鬨市大街,拐入自家所住的街道,行人變得稀少,剛剛走兩步。

“誰?!”

柳玉的腳步一下子停住,目光向前麵看去,突感一股莫名的危機。

這時候,道路前麵的一條岔路口中,一個白衣打扮的中年男子緩緩走出,目光向柳玉看來。

“你就是柳玉?”

危險!!!

在男子出現的瞬間,柳玉則是瞬間警兆大升,尤其是男子目光看來的時候,那種感覺,就像是一下子被什麼洪荒猛獸盯住了一般,全身的寒毛都不由自主的炸立了起來,森冷窒息,如置身鬼門關。

高手,絕對的高手,絕對超過了勁力,自己鐵定打不過!

柳玉臉色狂變,危機時刻,他使用了自己目前的最強手段,開口就是一聲呼救。

“朱大人救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