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安睡。

翌日,大清早,天剛亮冇多久,屋外遠山的晨霧都未散,迷迷糊糊中還未完全醒來,柳玉就聽到屋外院門口有聲音傳來,像是有人登門。

“早上喜鵲叫,好事進大門,蔡妹子,恭喜恭喜啊。”

聲音是一個有些尖銳的婦女聲音,一聽到這聲音,柳玉頓時腦子一清,一下子清醒過來。

“蓉姑,你怎麼又來了。”

院子中,蔡氏正在劈柴生火準備煮粥弄早飯,今天是自己兒子入公職第一天去衙門報道工作的日子,去的宜早不宜遲,所以她天剛亮就起來了,比平時都早,雖然起的比平時早,但是今日的蔡氏感覺整個人格外有勁有精神,心裡也是美滋滋的。

聽到這聲音,蔡氏卻是瞬間一早的好心情都被打破,頓時臉色一變,目光向門口看去頓見一個紅衣繡花像是媒婆打扮的中年婦女笑吟吟的走了進來。

“蓉姑,你怎麼又來了?”

蔡氏臉色一變,認出來人,正是村子裡最有名的媒婆蓉姑,基本村子裡哪家有喜事都是找其去幫忙說親。

“我來,自然是喜事啊。”

蓉姑臉上的笑容像是一朵開過頭的老菊花。

“有道是男大當婚,女大當家,小倩也不小了,該找個好婆家了,我今天啊,又代表村長來為天公子說親了。”

“天公子來的時候可就向我特地囑咐說了啊,此生非小倩不取,要我一定要說成這門親事,村長也是十分喜愛小倩這個兒媳婦,表示隻要小倩嫁過去,今後兩家就是一家人,還會備一頭豬、一頭羊、一頭牛再加二十兩銀子作為聘禮,隻要蔡妹子點頭答應。”

蔡氏聞言則是臉色有些不安,勉強笑道。

“村長和天公子能看重小倩,是小倩的榮幸,不過婚事的事情,還是算了吧,蓉姑還是請回吧,代我多謝村長和天公子厚愛.....”

蓉姑口中所言的村長就是她們柳家村的村長柳有財,其口中的天公子則是柳有財的獨子柳天,作為柳家村中最為勢大有財的一家,如果是正常情況下,這門婚事對她們家而言自然不失為一件好事。

但是關鍵是柳天此人不學無術、酗酒好賭,而且性情暴躁人品極爛,這樣一個人,自己女兒真要是嫁過去了,絕對就是跳火坑。

所以這門婚事,不僅柳倩自己不同意,蔡氏這個做母親的,也不會同意,她不是那種可以為了錢賣女兒眼睜睜把女兒推向火坑的人。

但是柳天一家又家大勢大,柳有財還是村長,她也不敢多得罪,所以隻能婉拒。

“傻妹子,你這是說胡話呢,村長家家大業大,天公子也是儀表堂堂、一表人才,小倩嫁過去了就是去享福,這麼好的婚事,你上哪去找第二家啊。”

見蔡氏婉拒,蓉姑卻是不為所動,趕緊又勸,說完眼珠子又一轉,似想到了什麼,開口又道。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玉哥兒今年也已經十八了吧,該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紀了,但是這娶妻需要的聘禮彩禮可不少,如果聘禮彩禮不夠的話,可冇有哪家的姑娘願意嫁。”

如果是在之前,蔡氏或許因為蓉姑這話而心頭動搖,對於柳玉的婚事,也確實是她心中的頭等大事,但是現在,柳玉入了縣衙,得知縣大人賞識有了公職,這十裡八村的還怕找不到媳婦不成。

“此事不要再多說了,蓉姑還是請回吧。”

蔡氏堅定的搖了搖頭。

蓉姑看到蔡氏堅定的態度臉色微變,見軟的不行當即又小聲道。

“村長對這婚事可是十分看重,加上天公子也是真心喜歡小倩,所以纔不惜三番兩頭的派我來說親,要是這次再拒絕,村長那邊,恐怕不會高興啊。”

這就是**裸的威脅了,蔡氏頓時臉色一變。

柳天一家是柳家村的大戶,在柳家村財大勢大,哪怕此刻柳玉入了公職,但是麵對柳天一家,還是有些畏懼。

正在這時。

“你走吧,代我轉告村長,這門婚事不要再提了,我姐不會嫁。”

柳玉的身影從屋內走出來,目光冷漠的看向蓉姑道,對於柳天的情況他也知道,而且這幾天還打過幾次照麵,完全就是一個無賴爛人,這種人,就算家裡有錢有勢,冇人管束的話也遲早會被其敗光,就更不要說將自己姐姐嫁過去了,那完全就是往火坑推。

看到出來的柳玉,蔡氏心頭莫名的一鬆,或許是因為柳玉馬上就要入縣衙了,看到柳玉的瞬間就多了一種安心。

“玉哥兒,你這.....”

原本感覺看到希望的蓉姑聽到柳玉這話和出來的柳玉頓時臉色一僵,張嘴正欲再言,不過柳玉卻是不想再和其浪費唇舌,冷聲道。

“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你自己轉身出去;二:我將你打出去。”

“咕嘟!”

蓉姑心頭一寒,忍不住嚥了口口水,看著柳玉那平靜冷漠的目光,她忽的升起一種巨大的危機感,她有感覺,自己要是真的再不走多言的話,柳玉真的能說道做到,看著柳玉那比自己高出近一個頭的年輕身體,真動手的話,自己可冇好果子吃。

當即不敢再多言,蓉姑轉身就走。

出了門,走了一段,感覺已經離開柳玉家脫離危險安全下來,蓉姑才徹底放下心來,緊接著心頭又是一怒,趕到一種羞辱,自己居然被一個十八歲的毛頭小子給嚇住了,又忍不住轉頭看向後麵的柳玉家門口出聲罵道。

“賤骨頭,一屋子的賤骨頭,一輩子都是賤骨頭,這麼好的機會擺在麵前都不知道抓住,活該你們窮一輩子....”

她覺得自己安全了,這時候罵幾句也冇什麼,柳玉又能把她怎麼樣,難道還真敢追出來打她不成。

不過她這想法剛落下。

唰!

視線中,一道人影就迎麵衝了過來。

“嘭!”

還來不及多反應,就感覺肚子猛地一痛,被一腳大力的踹翻在地,衝出來的人赫然不正是柳玉又是誰。

柳玉手中還提著一根手臂粗的柴火棍,一腳將蓉姑踹翻之後,手中的柴火棍就直接掄了起來。

嘭!嘭!嘭!!!

一連幾棒直接招呼到蓉姑身上。

他柳玉現在雖然還冇有什麼大的本事,但好歹也已經是馬上要入縣衙公職成為捕快的人,還能任由你一個普通媒婆辱罵欺負不成。

“哎呦,彆打了,要死了.....哎呦.....”

蓉姑頓時被打的痛叫連連,心中又驚有空,完全冇想到平時看起來文文弱弱的柳玉居然真敢動手。

後麵院子中的蔡氏和柳倩都被嚇了一跳,等反應過來蓉姑都已經被踹翻在地捱了不知多少棒。

“小玉,快停手。”

反應過來的蔡氏和柳倩就是趕忙跟上去一把拉住柳玉,生怕柳玉出手過重直接將人給打死。

實在是柳玉的動作樣子看起來太凶了,真的像是要將人給打死一樣。

被自己母親和姐姐拉住,柳玉才停手,此刻的媒婆蓉姑卻是已經直接捱了十幾棒,不過柳玉打的時候都控製著力道和地方,打的時候避開了要害脆弱部位。

見柳玉被拉出,媒婆蓉姑趕緊一跳三丈遠站起來跑開,驚懼的看著柳玉,她是真被柳玉這一頓打怕了。

這時候周圍臨近的其他同村人也被驚動,向這邊看來,有些震驚的看著手持木棒的柳玉。

“哼,這次就給你一個教訓,再有下次,讓我聽到你嚼我家舌根,我將你舌頭都拔了。”

柳玉冷哼一聲。

蓉姑頓時嚇得再次臉色一白,驚恐的看著柳玉。

“喲,柳玉,你今兒個好大的威風啊。”

這時候,人群後麵忽的傳來一道不屑的冷笑,一個富家公子打扮的青年在兩個侍衛一樣的青年壯漢隨從下從遠處道路走了過來。

“天公子!”

看到青年,媒婆蓉姑頓時臉色大喜,隨即就是小跑過去哭聲道。

“天公子,你可要為我做主啊。”

卻是到來的青年正是柳天,村長柳有財的獨子,也是他們柳家村的村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