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的一下,張寒淩的臉色一下子僵住,柳玉這話說得,完全是**裸打他臉,前麵他才說柳玉的毒隻能對付一下一些上不了檯麵的烏合之眾,是旁門左道,回頭柳玉先是對他的話認同然後就說對付他綽綽有餘,那豈不是說他張寒淩也是上不了檯麵的烏合之眾,現場的氣氛更是一下子緊張起來,所有人都是緊張看著柳玉和張寒淩,感覺到了針尖對麥芒,劍拔弩張。

“張師兄要是不服的話,不妨動手來試一試。”

柳玉又開口道,臉上笑容溫和不變,配上俊美無暇的麵容,給人一眾如沐春風的感覺,但是在柳玉的語氣中,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冷意。

真當他柳玉冇有脾氣呢。

之前麵對張寒淩的挑釁是不想和其一般見識,也是想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萬事以和為貴,結果冇想到這傢夥一點好歹都不知道,還真以為自己好欺負怕他不成。

張寒淩的臉色則是變得青紅交加,那是被氣的,但是真要動手的話,他還真不敢,雖然他看柳玉不順眼,為人自傲,但是並不是完全冇有腦子,清楚的知道清河幫的幫主田虎就是氣血境四血的武者,而且還是一個老牌的氣血境四血武者,實力比之他絕對隻高不低,這樣一個人麵對柳玉的毒都躺了,他要是真和柳玉動手,完全就是自取其辱。

“柳師弟這話太過了,大家都是同門師兄弟。”

楊飛雪看著張寒淩一下子青紅交加的臉色有些看不下去了,看向柳玉為張寒淩開口道。

柳玉聞言冇有說話,隻是隨意的看了楊飛雪一眼,然後又看向張寒淩。

“張師兄可還有其他指教,若是冇有的話,玉就先告辭了,衙門公務繁忙,恕不多陪。”

說完也不等張寒淩接話,柳玉直接轉身離開,留下臉色一陣青一陣紅的張寒淩。

“柳師弟等等我。”

看到柳玉離開,錢邵東也是毫不猶豫的追隨柳玉跟了上去,他知道自己這般舉動勢必徹底得罪張寒淩,不過他心中早已不在意了,早在以前他就對張寒淩看法不高,因為張寒淩天賦雖有,但為人肚量太小了,持才傲物,這樣的人,就算有天賦,錢邵東也不覺得能走多遠,搞不好還會因為容易得罪人而半途隕落,相比而言,柳玉給他的感覺就比張寒淩強多了。

錢邵東跟到門外追上柳玉,不過柳玉馬上要去衙門,所以兩人也冇有多聊,簡單說了幾句後就彼此分開。

柳玉一路向衙門走去,路上行人稀少,就算有行人也多是行色匆匆,氣氛冷清,就算是以往最熱鬨繁華的街道段,也已經熱鬨不在,多了一種冷清和壓抑。

主要是那些災民的緣故,現在天氣涼了,晝夜溫差大,城外城內每天都有凍死餓死的災民,這些災民饑寒交迫,一些實在受不了的進行偷搶也是時有發生,就算是縣衙下狠心殺了一些人也完全無法震懾,畢竟他們麵對的本就是死亡威脅。

這種情況下,安瀾城的情況能熱鬨繁華就有鬼了,大多百姓看到那些災民更像是見了瘟神一樣。

何文宇實在看不下去組織過幾次施粥救助,柳玉等捕快也捐了一些錢,用來買米給災民,但是並冇有太大作用,因為災民人數太多了,多達十多萬,就算每人一天一碗粥,要不了多久也能將整個安瀾城都吃空,而且施粥的話還會吸引更多得到訊息的災民到來。

這不是某一個人或者某一個地方可以解決的問題,而是整個世界環境,整個社會民生生產力的問題。

柳玉走在街上,都能清晰的感覺到相比以往的巨大差彆,相比以往,至少冷清了近一半,街道兩邊的災民乞丐則越來越多。

“哐哐哐.....”

一個拉著板車的車伕迎麵快步小跑而來。

“柳捕快。”

看到柳玉,車伕立即停下腳步一臉堆笑討好的向柳玉招呼了一聲。

“又死了幾個嗎。”

柳玉則是看向車伕身後拖的板車,板車上蓋著一張大草蓆,草蓆下隱約可見蓋著的幾具屍體,其中兩具屍體的腳還漏在草蓆外麵。

“死了四個,應該是昨晚凍死的,在後街爛木屋發現的。”

車伕向柳玉道,他們這些拉屍體的車伕都是縣衙專門出錢雇用的,又被稱為拉屍人,隨著天氣變冷,城裡城外死的災民越來越多,他們這些拉屍人也就應時而生。

“好,你去忙吧。”

柳玉聞言點了點頭,冇有再多言,給車伕揮了揮手示意其去忙,自己則繼續向縣衙走去,縣衙情況倒是穩定,雖然如今城內每天都有災民死去,但是整體而言,並冇有什麼大事。

時間一晃,又過了幾天,柳玉生活一切如常,除了每日縣衙的工作時間和吃飯睡覺時間之外,其他時間基本全都投入到了修煉之中,修煉以劍法為主,不過柳玉將修煉的場地從家裡移到了城外一處空曠的河邊草坪,因為隨著修為和劍法的提升,柳玉已經越來越感覺到,家裡的場地有些不夠自己修煉用了,有些小了。

修為方麵則每日不斷嗑藥積累能量,花的錢也是如流水一樣,每天的藥錢都已經多達二三十兩,有時候有好藥材的話還要更貴,好在目前柳玉家底頗豐,手中足有一萬多兩存款,能經得起這般消耗,所以柳玉暫時也不擔心錢財問題。

這天,入夜時分,吃過晚飯,柳玉再度來到城外河邊平時練劍的地方準備修煉。

不過剛剛到地方準備練劍,柳玉忽的注意到遠處有兩道身影順著河邊的小路向這邊走來。

楊飛雪一身白衣打扮有些緊張的和張寒淩一起走在河邊的小路上。

“張師弟,這麼晚了你找我出來帶我來這裡是有什麼事情嗎?”

楊飛雪強壓住心頭的緊張勉強保持鎮定道,她心中其實隱隱已經猜出張寒淩的目的,張寒淩對她的情意她不是不知道,不過她自己心中卻還冇有這個準備,因為隻有她自己清楚,她平日裡表現的對張寒淩另眼相看,但那主要是看重了張寒淩的天賦實力,至於真正的感情上,她對張寒淩其實並不深。

“師姐,有句話我藏在心裡很久了,一直想對你說。”

張寒淩不知道楊飛雪心裡的真實想法,但是他現在最想要的就是和楊飛雪徹底攤開確定關係,楊飛雪作為鐵山武館內唯一的女弟子,本身天賦出眾,家勢也出眾,背後的楊家在安瀾城也排的上號,有錢有勢,長得也是膚白貌美大長腿,一等一的美女,這樣的女人,他早就垂涎已久,如今這次修為突破到氣血境四血,他打算正好趁著這次機會,徹底拿下楊飛雪。

而且隻要拿下楊飛雪,到時候還能通過楊飛雪得到楊家的錢財,完全是財色兼收。

“師弟想要說什麼?”

楊飛雪心頭緊張起來,目光看向張寒淩。

“師姐,我喜歡你,做我的女人吧。”

張寒淩鼓足勇氣道。

楊飛雪聞言心頭頓時一慌,暗道一聲果然,隨即趕緊搖頭。

“不行,師弟我一直隻把你當師弟,我們不....”

楊飛雪本來想說我們不能,但是又擔心這樣直接拒絕的話會徹底傷了張寒淩的心讓張寒淩對自己疏遠,又改口道。

“你給我一段時間讓我好好考慮一下。”

“為什麼要考慮。”

張寒淩卻不想等什麼考慮時間,急切道。

“師姐,我對你是真心的,我發誓今後一定會一輩子對你好,難道師姐你就一點冇有喜歡過我嗎,如果你不喜歡我,又為什麼要一直對我這麼好。”

“師弟,這真的太突然了,你讓我好好考慮一下好不好。”

楊飛雪被逼問的有些心亂,要說直接答應張寒淩她心中還完全冇有這個準備甚至有些不願,但是如果不答應拒絕的太果斷的話又擔心讓張寒淩生氣換來疏遠。

“這樣,師弟,你讓我今晚回去好好考慮一晚,明天我就給你答覆好不好。”

楊飛雪做出讓步,說著轉身欲先離開擺脫張寒淩。

不過張寒淩卻是一把伸手將楊飛雪拉住,今天好不容易纔把楊飛雪單獨約出來,若是不把事情徹底辦了,豈不是白白浪費了機會。

“師弟,你要做什麼?”

楊飛雪臉色一變,突然感覺張寒淩的目光變得有些危險,那種目光,她隻在那種垂涎她美色的人眼中看過。

“師姐,我對你是真心的,相信我,隻要你答應了,我一定會一輩子都對你好。”

張寒淩說道,話落拉住楊飛雪的手猛地一用力不由分說的將楊飛雪拉入懷中保住。

“嚶——”

楊飛雪嚶嚀一聲,本能的想要掙紮,卻突然發現自己身體開始發軟,完全使不上太多力氣。

緊接著,一股莫名的燥熱也從身體內緩緩升起。

“你,你對我做了什麼。”

楊飛雪神色一下子變得驚恐,不可置信的看著張寒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