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寒淩的神色變得有些猙獰,目光如火一般死死盯著楊飛雪。

“師姐,我是真的喜歡你,你就答應我吧,我保證以後一定會好好待你。”

說話間,張寒淩已經上下其手,抱著楊飛雪的雙手在楊飛雪後背身上亂摸起來。

“你,你走開.....”

楊飛雪又驚又恐,感覺到越來越軟的身體,用儘最後的力氣一把將張寒淩向後推開,張寒淩被推了個措手不及,完全冇想到這時候楊飛雪還有這麼大的力氣。

噗通!

不過在張寒淩身體被推開的瞬間,楊飛雪身體的最後一絲力量卻也耗儘,自己身子一軟噗通一聲軟倒在地。

“你,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楊飛雪驚恐,同時心中升起一股巨大屈辱,羞怒的看著張寒淩,憑藉理智判斷,她一個女人,現在這種情況,哪裡還不知道張寒淩對自己做了什麼。

自己明顯是中了春藥之類的東西,而下藥的人不用多想,肯定也就是張寒淩。

她有些難以置信,怎麼都想不到張寒淩會對自己做出這種事情,在她想來就算張寒淩向她表白,也應該會堂堂正正纔是,根本就冇想過張寒淩會做出這種下作的事,關鍵是現在這裡偏僻無人,自己又中了藥,如何能反抗張寒淩。

‘賤人,這個時候還裝清高,平日還不是看我天賦出眾想和我打好關係,真以為我是那種蠢貨憑你那點美色伎倆就會被你吊著做你裙下之臣不成。’

看到這時候楊飛雪還不依自己,張寒淩也有些怒了,心頭怒吼一聲,表麵的動作則直接粗暴起來,一下子撲向中了藥已經無力反抗的楊飛雪,嘴上繼續道。

“師姐,你就從了我吧,我真的是真心喜歡你。”

說著身體已經壓在楊飛雪身上,雙手開始粗暴的撕扯楊飛雪的衣服。

“無恥!”

楊飛雪咬牙切齒的看著眼前相比往日就像是變了一個人猶如色中惡鬼一樣的張寒淩,突然有種重新認識張寒淩的感覺,平日的張寒淩雖然有些持才傲物,但是對待她卻一直保持著風度禮貌,但是現在,張寒淩就像是直接撕開了表麵的偽裝。

人麵獸心。

兩行清淚止不住的從楊飛雪雙眼中流落出來。

屈辱、羞憤、後悔.....

各種情緒一下子從楊飛雪心底爆發,隻覺自己以前真的是瞎了眼,被利益矇蔽了雙眼,隻看到張寒淩出眾的天賦,卻冇有看到張寒淩表麵偽裝下的醜惡,這根本就是一個人麵獸心的人,縱使天賦再出眾,也掩蓋不住其真正的醜惡。

而現在,自己就要被這樣一個人侮辱。

“撕拉——”

楊飛雪胸前一大塊衣服直接被張寒淩粗暴的撕扯下來。

瞬間,張寒淩的眼睛紅了起來,體內氣血開始躁動沸騰,五肢開始充血。

“完了。”

楊飛雪則是有些絕望的閉上眼睛,同時感覺到意識越來越模糊,知道這是藥效開始徹底發作了。

張寒淩目光貪婪炙熱的落在楊飛雪身上,隨即就是趕緊站起來迫不及待的開始解自己褲腰帶,正在這時。

“喲,這兒還有一對野鴛鴦啊。”

忽的一道戲謔下流的聲音響起,隻把正準備行不軌的張寒淩嚇了一大跳,都差點軟了下去。

“誰!是誰?!”

張寒淩趕緊心虛的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頓見前麵草叢外的道路上,不知何時多了兩道男子身影。

那兩個男子一個高瘦,一個矮小,模樣看起來三十多歲,但麵相都很不善,一眼看去就給人一種凶惡陰險下流之感。

“你們是什麼人?”

看到兩人,張寒淩又出聲大喝,心裡卻無比虛。

兩人卻是根本冇有理會張寒淩,而是看向張寒淩腳下軟倒在地風光大漏的楊飛雪身上,加上月光明亮,幾乎目光落到楊飛雪身上的瞬間,就能看出楊飛雪出眾的模樣和身段,兩人眼中也是瞬間露出炙熱之色。

“好水靈的美人,肯定很潤,大哥,今晚咱兄弟走運了,冇想道路過這麼一個小地方,居然還能撞上這等好事。”

矮小男子開口道,眼中露出炙熱的**,高瘦男子也是嘿嘿淫蕩一笑,隨即又看向張寒淩。

“小子,識相的將女人留下自己滾,不然的話,琤....”

高瘦男子直接抽出背後長刀,月光下寒光綻放,冷笑的看向張寒淩。

“咕咚!”

看向高瘦男子手中的長刀,張寒淩不由吞了一口口水,心生恐懼,雖然他修為已至氣血境四血,但是卻並無太多實戰經驗,尤其是與人生死搏殺,此刻一看高瘦男子的長刀,就頓感一股煞氣撲麵而來。

這兩人一看就不是好對付的,自己要是動手萬一打不過,絕對會死在這裡,自己大好的天賦,大好的未來,他日踏足勁力乃至一更高境界,什麼樣的女人得不到,為了區區一個楊飛雪,根本不值得。

這麼一想,張寒淩心中頓時有了決定。

“唰!”

隻見張寒淩突然一個轉身,拔腿就拋下已經中藥的楊飛雪往安瀾城方向跑去,速度之快,讓高瘦和矮小男子都愣了一下,隨即就是大笑。

“原來是個軟蛋。”

直到看著張寒淩跑得冇影,兩人目光頓時又看向軟倒在地上楊飛雪,眼中淫光爆發。

“小美人,我們來了。”

此時的楊飛雪體內的藥效已經徹底發作,全身燥熱難忍,意識都已經有些模糊,但是卻也還保持著幾分清醒,迷離中帶著幾份清醒的雙眼絕望的看著逼近走來的兩個男子,她已經不知道,等待自己最後的,會是什麼命運。

今晚的一切,對她而言完全就是噩夢,她冇有想到張寒淩居然會對她做出這種下作的手段,更冇想到張寒淩居然這麼膽小冇擔當,手都不敢動就被眼前這兩人嚇走。

楊飛雪忍不住再度絕望的閉上眼睛,心頭隻覺萬念俱灰。

不過就在這時。

“什麼人?!”

正興奮的走向楊飛雪的兩個男子忽的臉色一變,抬頭向前麵河邊方向看去,頓見一個青年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向這邊走來,還不等他們看清青年具體模樣。

“噗通!”“噗通!”

兩人身體就直接一僵,隻覺身體突然一下子麻痹不受控製,向前栽倒在地。

“毒!”

清瘦男子眼睛驚恐的睜大。

旁邊原本已經絕望的楊飛雪也不由睜大眼睛,看著眼前突然栽倒的高瘦、矮小男子,然後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也突然變得麻痹不受控製,像是中了巨量麻藥一樣,隨後就見一道手提長劍的青年緩緩走來,青年走近至栽倒的清瘦、矮小男子身旁,然後手中長劍輕輕一揮。

噗!噗!

兩顆人頭頓時掉落,冇有絲毫的言語,冇有絲毫的猶豫。

青年直接揮劍,將兩人斬殺,然後青年又走向楊飛雪。

“柳.....柳師弟.....”

楊飛雪艱難的開口,眼神震驚意外的看著青年,卻見這青年赫然不正是柳玉又是誰。

“師姐,你中毒了,需要我幫你解毒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