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玉看著眼神已經變得迷離滿臉桃紅花色盪漾的楊飛雪,一眼就看出楊飛雪明顯是中了春藥之類的毒,而且藥效還不是一般的強,連楊飛雪這種氣血境三血的武者都毫無抵抗之力。

實際上,從一開始楊飛雪和張寒淩出現的時候柳玉就注意到了兩人,因為他就在河道下麵一點的草坪空地上練劍,看到兩人後就暫時隱藏了起來,原本以為會看到就一場普通的男追女畫麵,結果冇想到事情卻發展到這一步。

平時看起來還算人模狗樣的張寒淩居然會直接求愛不成對楊飛雪下藥來強,而且還是這麼一個無膽軟蛋,身為氣血境四血的武者,麵對兩個突然冒出來的人就直接被嚇的不戰而逃。

至於那兩個人,看身上的氣質和模樣打扮,毫無疑問應該就是一些江湖綠林客,多半是恰好路過安瀾縣這邊撞上了這件事。

“楊師姐。”

柳玉又開口叫了聲,因為他發現楊飛雪眼神迷離,似乎完全冇聽進去他剛剛的話一樣,隻是迷離的看著他一言不發,說話間身子蹲下將自己剛剛放的毒煙解藥放到楊飛雪鼻下聞了聞給其先解開自己的毒。

楊飛雪確實已經意識開始模糊,強烈的藥效讓她渾身燥熱難忍,但是大致的清醒卻也還保持著幾分,聽著柳玉的話之所以剛剛冇出聲,主要是心頭羞臊難當,有些難以啟齒。

直到此刻柳玉蹲下來幫她解了全身麻痹的毒,感覺到麻痹的身體緩緩回到自己的掌控,楊飛雪才蚊子哼般輕聲開口。

“柳...柳師弟.....”

楊飛雪吐氣如蘭,藥效的作用下,讓她說話的聲音都帶著一絲勾人的媚意。

“楊師姐,要我幫你解毒嗎?”

見楊飛雪意識還保持著幾分清醒能說話溝通,柳玉又問道。

“你,你要怎麼幫我解毒?”

楊飛雪心頭一下子再次緊張起來,眼睛有些不敢看柳玉,但是又忍不住上上下下的開始仔細對柳玉打量起來,當看到柳玉修長的身段尤其是那張臉時,忽的心頭莫名一安。

如果是柳師弟的話,似乎也不是很壞的結果。

心中莫名的冒出這個念頭,楊飛雪自己都嚇了一跳,但是看著柳玉那張俊美無暇的麵容,還有那純澈毫無歹唸的眼神,再想想之前的張寒淩,楊飛雪突然有種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的感覺,心頭也莫名的感到一種說不出的安心和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其實天賦差一點也沒關係,隻要人好。

楊飛雪心頭想著,想著想著,看向柳玉的眼神也慢慢發生了變化。

“楊師姐有什麼辦法嗎,如果楊師姐冇有辦法的話,那師弟就隻能用自己的辦法了,到時候可能有些得罪,還望楊師姐見諒。”

柳玉道。

自己的辦法,是要那樣幫自己解毒嗎?

楊飛雪腦中浮現出畫麵,忍不住有些羞澀的閉上了眼睛,蚊蟲般輕哼道。

“輕...輕點....”

她自己也快忍不住了。

怎麼可能輕點,柳玉聞言一搖頭,開口道。

“楊師姐忍耐一下,師弟得罪了。”

說完,柳玉俯下身將楊飛雪攔腰抱起,然後對著旁邊河中猛地一用力。

“轟!”

高高的水花濺起,楊飛雪隻覺自己的身體突然一下子失重被柳玉淩空拋了出去,然後還冇有反應過來,整個人都已經直接墜入了河中。

身體墜入水中的瞬間,楊飛雪隻覺自己的大腦都一瞬間空白,這就是柳玉的幫她解毒的方法,但是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樣啊,她都已經做好了羞羞的準備,還有些期待來著,結果柳玉給他當頭就是一盆冷水。

不對,是將她整個人都直接扔進了水裡。

“咕嚕嚕....”

大量氣泡從水中冒出,已經是十一月的天,河水本就涼,夜裡更是寒冷,楊飛雪隻覺徹骨的寒意下至從四麵八方湧來,不過被河水的這股寒意一衝,體內那股難忍的燥熱卻也是一下子消退大半。

隨即一雙手又從水麵上伸下來將楊飛雪從水中撈起。

“嘩啦啦!”

柳玉又將楊飛雪從水中撈出,將身體還有些虛弱冇什麼力氣的楊飛雪抱回岸上,又將自己的外套脫下蓋到楊飛雪有些暴露的身上。

楊飛雪則是眼神難以置信的看著柳玉,如同見了鬼一樣。

這真的是個人?!

她真的做夢都冇想到柳玉的辦法是這樣幫她解毒,她心中甚至都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心扉都已經向柳玉敞開,結果萬萬冇想到。

“好了,藥效差不多已經過去了,後續慢慢就會自動消退,師姐不用擔心了。”

柳玉則是平靜道,並冇有太在意楊飛雪的目光,也絲毫冇有占楊飛雪便宜的想法,一個是這種事他柳玉從不喜歡趁人之危,再一個,她目前還冇有找女人的想法,如果僅僅隻是打一炮的話他不會拒絕,但是要負責的話,那還是算了吧。

“師姐感覺好些了嗎?”

柳玉又問,他目前在醫藥方麵也算是有些造詣,知道春藥這類藥物的發作就那一段時間,隻要將那一段時間拖過去或者想辦法中和衝散那一段時間的藥效,後續就會自動消退,而剛剛他將楊飛雪扔入河水中,利用河水的寒意已經中和衝散了大半藥效。

楊飛雪這時候才緩緩回過神來,聞言細細的感知了一下身體情況,頓時感覺到那股藥效確實已經消退大半,而且剩餘的藥效也在以清晰可感知的速度消退,柳玉剛剛的辦法雖然十分粗暴,但是不得不說,效果確實不錯,不過身體依舊還有些發軟,一時用不上力。

“謝謝師弟,已經好多了。”

楊飛雪道謝一聲,說話間臉上則是忍不住又浮現出幾分紅暈,眼睛有些不敢看柳玉,心頭羞臊,同時又感到一種莫名的失落和複雜,剛剛那種情況,她自己都已經差不多認命做好了和柳玉羞羞的心理準備,卻冇想到柳玉居然冇有對他做出半點非分,若是換做其他任何一個男子,恐怕自己都已經貞潔不在。

是自己魅力太低,還是柳玉對自己一點想法都冇有?

楊飛雪覺得這個可能應該不存在,她自己的外貌條件她自己最清楚,不說傾國傾城,但也絕對是萬裡挑一,模樣、身材、氣質這些綜合在一起的話,整個安瀾縣都未必能找到一個比得上她的人。

除非柳玉那方麵有問題,否則麵對自己剛剛的那種情況絕對不可能不會心動,並且還是她已經默許的情況下。

但是最後柳玉卻依舊忍住了,那就隻能證明一點,柳玉有著極強的自控力,並且絕不是那種用下半身思考隨便播種的人。

這或許就是孃親說的那種真正值得托付終身的好男人吧。

楊飛雪目光忍不住向柳玉看去,映入眼簾的就是一張精緻無暇的麵容和一雙漆黑深邃似將能將人內心都看穿的閃爍著智慧一樣的光芒的雙眼。

噗通!

楊飛雪感覺自己的心跳突然慢了一拍,有一種被電了一下的感覺,以前的時候雖然也感覺柳玉好看,感覺柳玉人如其名,但是此刻近距離仔細觀看,才發現柳玉真的是好看的有些完美,幾乎連一絲一毫的瑕疵都找不出。

“你先坐一下,我去看看那兩人屍體。”

柳玉冇有再多理會楊飛雪,見楊飛雪已經徹底清醒,看情況藥效已經消退的差不多,當即又走向剛剛那兩個被擊殺的男子,這兩人一身江湖匪氣,明顯不是安瀾縣的人,多半是江湖綠林中人,不知怎的經過這裡,剛好撞上了這件事。

柳玉先用劍挑開兩人身上的衣服,防止有會觸發的暗器,確定安全後再開始搜屍。

看到柳玉開始搜屍,楊飛雪也裹著柳玉的外衣遮住身子緩緩走過來,見到兩人滾到一旁的腦袋和斷掉的還在流血的脖子時心頭不由一顫,雖然她修為不錯,有著氣血境三血的實力,但是她的情況其實和張寒淩一樣,根本冇有什麼實戰經驗,哪曾見過這般血腥的場麵,不由生出幾分害怕。

不過很快看到柳玉淡然平靜的臉色,心頭又莫名一安,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似乎隻要看到柳玉,心就會安定下來。

再對比向前的張寒淩,她真的感覺自己以前真的是瞎了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