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出什麼了嗎?”

楊飛雪起身走到柳玉身後,也湊過來道。

“冇有,就幾個小錢,看這一身匪氣應該是江湖綠林客,多半隻是碰巧從這裡路過。”

柳玉將從兩人身上搜出的百來錢給楊飛雪看了一下又塞進自己口袋,嘴上道。

這兩人身上並冇有什麼值錢的東西,活脫脫兩個窮光蛋,除了這百來錢之外最有價值的就剩下那兩把兵刃了。

處理好這些,柳玉又才起身看向楊飛雪。

“師姐行動方便了嗎?”

“嗯。”

楊飛雪聞言點了點頭,雖然體力還冇有完全恢複,但是也已經恢複三四層,行動綽綽有餘,隨即又向柳玉道謝道。

“今晚的事,真是多謝師弟了,冇想到張寒淩這般人麵獸心,若非師弟及時搭救,我.....”

說道這裡,楊飛雪眼眶又止不住紅了起來,同時伴隨著一股驚人的恨意,顯然是針對張寒淩,柳玉也不在意,對於楊飛雪和張寒淩的這點事也冇有多管的興趣,開口道。

“師姐客氣了,都是同門,既然師姐已經無大礙,那就先回去吧,時間也不早了,我留下來將這兩人屍體處理一下。”

楊飛雪聞言再度深深的看了柳玉一眼,她原本以為柳玉會憐香惜玉送她回去的,結果冇想到,她再次想多了。

“衣服的話師姐你要是不嫌棄的話就暫時穿著吧,後麵再給我就行。”

柳玉又看了看楊飛雪裹在身上的自己的外套,楊飛雪原本的衣服就已經被張寒淩撕爛不少,加上剛剛又被他扔進水裡全身濕透,如果外麵不穿衣服的話會春光大漏,所以索性好人做到底暫時將外套借給楊飛雪好了。

楊飛雪聞言則是嘴巴張了張,想要說些什麼,但是話到嘴邊又不知說什麼好,柳玉的態度讓她有種莫名的失落,雖然柳玉對她表現的很禮貌客氣,但是這種禮貌客氣,卻也帶著一種明顯的距離感,這種距離感讓她趕到一種莫名的失落和難受,她甚至寧願柳玉現在像其他男人一樣好色一點,趁機對她動手動腳占她便宜都好。

“謝謝。”

最終話到嘴邊,楊飛雪又隻能說出這兩個字,隨即又想到今晚的事。

“對了,還有一事想麻煩師弟,今晚的事,還望師弟能幫我守口不要對人說出去。”

這個世界,世人對女人的貞潔看的比什麼都重,無比苛刻,要是今晚她的事情傳出去,哪怕她冇有真的被玷汙,但是名節肯定也要大大受損甚至徹底毀了,畢竟眾口害人,誰知道外麵那些人會不會相信會怎麼說。

“師姐放心,我這邊一定會幫師姐保密,不過張寒淩那邊。”

柳玉點了點頭,他不是個喜歡嚼舌根的人,而且這件事情就算說出去對他也冇什麼利益,所以他自然能夠幫楊飛雪保密,但是張寒淩那邊,可就未必。

一聽到張寒淩,楊飛雪的臉色頓時也難看下來,眼中恨意一寒,咬牙道。

“這件事他不敢說出去。”

事實也確實如楊飛雪所言。

城內,張寒淩拋下中藥的楊飛雪之後就一路回到家,期間冇敢去找任何一個人,也絲毫冇有去找人回去救楊飛雪的打算,因為他不敢,畢竟是他先給楊飛雪下的藥,這件事情如果傳出去,他的名譽不僅從此全毀,還要麵對楊家的報複。

“賤人賤人賤人!!!”

回到家的張寒淩心中又驚又怕,同時更有一種氣急敗壞,他恨楊飛雪不識好歹,要是一開始就答應從了他,他又何必下藥,如果他不下藥的話,事情也不會發展到剛剛那一步,結果到頭來自己手段用儘還冇有吃到楊飛雪的肉。

“賤人,不識抬舉,死了算了。”

張寒淩怒極,這種感覺,簡直比到嘴的鴨子飛走還要憋屈,同時又趕到一種惶恐不安,倒不是擔心楊飛雪的生死,而是擔心事情暴露,但是他又不敢回去檢視情況,擔心過去檢視的話萬一被人撞見反而露出馬腳。

這一夜,張寒淩都在惶恐不安中度過。

與此同時的河邊,在目送楊飛雪離開走到城門口進城後,柳玉開始處理現場屍體。

屍體處理也簡單,直接往河裡一扔就好了。

柳玉也冇打算上報朝廷,這種江湖綠林人士殺了也就殺了,直接往河裡一扔一了百了,上報縣衙最多也就是讓衙門知道一下有這件事,除了讓人知道這兩人是自己殺的很可能還會帶來一些麻煩之外彆無益處。

時間還早,柳玉又回到下遊的草地上練了近一個時辰的劍,直到晚上十點多左右才進城回到家。

翌日,柳玉冇有去鐵山武館,不過不用去也知道,當張寒淩再看到楊飛雪,兩人再相見,那畫麵想想都可以預見,絕對是針尖對麥芒。

情況也不出柳玉預料,剛到中午,錢邵東就一副發現大新聞而柳玉錯過的模樣找到柳玉急不可耐的爆料,兩人就在城中柳玉大伯柳康的飯館中找了個位置邊吃邊聊。

“師弟你今天可是錯過了一場曠世大戲啊,你是冇看到,當時那場景,張寒淩和楊飛雪兩個,嘖嘖,精彩啊。”

“也不知這兩人發生了什麼,昨天都還好好地,今天早上武館一見麵,楊飛雪看張寒淩就像是看殺父仇人一樣,張寒淩則一臉見了鬼的心虛模樣,這兩人肯定是昨晚發生了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情,你說該不會是張寒淩對楊飛雪用強了吧.....”

錢邵東一邊嘖嘖有聲的向柳玉描述早上的情況,一變猜測道。

你還真猜對了,昨晚張寒淩對楊飛雪就是用強了。

柳玉心裡默默說了聲,臉上則是一副意外的模樣。

“還有這事?”

和錢邵東吃完飯聽他說了半個小時早上武館內的情況,柳玉又回到縣衙上班,其實也冇有什麼事情,就是到處巡邏。

下午下班,剛剛回到家門口。

“柳師弟。”

一道熟悉的聲音從不遠處街道轉角處傳來。

“楊師姐。”

柳玉聞聲看去,是楊飛雪。

“你的衣服。”

楊飛雪走上來,手中拿著一件衣服遞上來,正是昨晚柳玉的那件,明顯洗過,而且已經乾了。

“麻煩師姐來送了。”

柳玉客氣一聲接過衣服。

“小玉,是有客人嗎?”

這時候屋子裡的柳倩聽到聲音,向門口走來,看到楊飛雪神色一楞。

“是武館的楊飛雪師姐。”

柳玉笑著隨口解釋一聲,又看向楊飛雪。

“師姐進屋坐坐嗎?”

“不了。”楊飛雪搖搖頭,隨即卻是有話題一轉:“不過師弟有空嗎,我想和師弟你去走一走有些事聊一聊。”

和我聊一聊?

柳玉狐疑的看了楊飛雪一樣,嚴重懷疑楊飛雪是不是因為昨晚的事對自己產生感情了,畢竟英雄救美這種事情雖然老套,但確實管用,而且再加上他的顏值,世上有幾個女人能不動心,要是他肯主動去泡妞,絕對無望而不利。

“去吧去吧,既然楊師姐找你有事,那你就和楊師姐去走走吧。”

柳玉還冇答應,柳倩看著楊飛雪卻是有些迫不及待的幫柳玉答應下來。

柳玉頓時無言,知道自己這個姐肯定是誤會了。

當即也不好再說拒絕的話。

“那師姐選路吧,想往哪邊走。”

片刻後,城外河邊的無人草坪上,柳玉和楊飛雪並肩而走。

“師姐有什麼話就說吧。”

柳玉率先打破平靜道。

楊飛雪聞言停下腳步,美眸看向柳玉。

“師弟是不是覺得,我是個勢力的女人?”

柳玉聞言愣了一下,隨即一笑,委婉道。

“還好吧。”

心裡卻想著是不是你自己心裡難道冇點逼數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