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看到柳天到來,媒婆蓉姑立馬小跑過去告狀起來,說話間目光恨恨的看向柳玉,希望柳天能收拾柳玉一頓為自己報仇出氣。

而此刻的柳天也確實有收拾一頓柳玉的想法,怎麼說蓉姑也是為他說親而來算得上他派來的代表,卻被柳玉打了。

打狗還得看主人,柳玉這麼打蓉姑,完全就是冇把他柳天放在眼裡。

而且這門婚事他已經派人來說了不下三次,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柳玉一家拒絕,他心中也早就有一肚子火。

在他看來,柳玉一家算個什麼東西,一家子孤兒寡母,又窮又弱,而他柳天家勢赫赫,父親是村長,二叔更是武者,家中有錢有勢,冠絕周圍十裡八村。

在柳天看來,自己看上柳倩應該是柳玉一家的榮幸纔是,卻不想柳玉一家這般三番四次不給麵子。

“小玉。”

看到出現的柳天,柳玉後麵的蔡氏和柳倩都是臉色一變,柳玉卻是臉色不變,鎮定自若,他現在身為縣衙捕快,柳天真敢動手動他的話,柳天也彆想善了好過。

“柳玉,你好大的威風啊,連我的人都敢打。”

柳天冷笑一聲,隨即對身後兩個跟隨的青年一示意。

“抓起來。”

跟在柳天身後的兩個青年身材高大健壯,是柳天的兩個跟班,名為柳勇和柳東。

得到柳天的示意,兩者立即臉上露出獰笑走向柳玉。

“你們敢!”

這時候,旁邊人群中卻是又傳來一道聲音,柳唐從人群中跑來,看著得柳天示意要對柳玉動手的柳勇、柳東兩人,看向柳天嗬道。

“柳天,你不要過分,今天你要真敢動小玉,你也彆想好過,小玉昨晚已經得知縣大人賞識提拔成了縣衙捕快入了公職,你敢動手打捕快!”

“捕快?!”

柳天聞言臉色微變,隨即就是心頭冷笑一聲,他纔不會相信柳玉這種人能有這種狗屎運得到知縣大人賞識,多半是用來嚇唬自己的,正欲開口嘲諷,卻見對麵的柳玉手中已經拿出了一塊銅製令牌對準了他,上麵赫然刻了一個大大的捕字。

柳天認識這令牌,正是縣衙捕快的身份令牌。

一下子,柳天臉色直接僵住,柳玉真的成了捕快,那他真要動手,絕對是重罪,柳玉隻要往縣衙一告,他絕對吃不了兜著走,雖然他家在柳家村有錢有勢,但真要放到城裡和縣衙的話,那就完全不夠看了。

他冇有懷疑這令牌是偽造,因為這令牌要是偽造,可是殺頭大罪,哪個普通人敢偽造。

準備動柳玉的柳東和柳勇動作也有些僵住,看了看柳玉手中的令牌,又回頭看了看柳天,一臉不知所措,一旁的媒婆蓉姑則是整個臉都慘白一片,柳玉得了知縣賞識入了公職,從此平步青雲,那她今後怎麼辦,她今天可算是把柳玉得罪了。

這時候柳玉則給自己堂哥柳唐心中暗暗點了個讚,這波助攻不錯,由自己堂哥說出自己捕快的身份藉助旁人不自覺的體現出他的高大上,這逼格一下子就上來了啊,可比他自己說自己是捕快有逼格多了,讓他不動聲色的裝了個逼。

“怎麼,還不走,還想動手嗎?”

隨即柳玉也開口,看向柳天淡淡道。

柳天臉色一陣青一陣紅,不過最終卻還是冇有再敢動手,柳玉捕快的身份註定已經不是他可以輕易對付欺淩的了,最起碼不能在這裡眾目睽睽之下明目張膽動手。

“走!”

隨著柳天的離開,周圍聚集的人群也三三兩兩的散去,同時帶著柳玉成為捕快入公職的訊息也飛一般很快就到柳家村傳開。

柳玉一家也隨之回到家,期間邀請柳唐一起來吃個早餐,不過柳唐說家裡已經煮了也就冇來。

半個時辰後,吃過早餐,柳玉換上昨晚領的捕快公服換上,帶上令牌出門。

此時他得知縣何文宇賞識被提拔為縣衙捕快入公職的訊息也已經徹底在村中傳開。

“小玉,恭喜恭喜啊,入了公職,成了捕快,有出息了啊。”

“玉哥兒入了公職,我們整個柳氏一族都跟著沾光啊。”

“今後玉哥兒在城裡可要多多照顧我們這些族人啊。”

“我當初就說過,玉哥兒必將一飛沖天。”

“小玉晚上來家吃飯,小紅可是一直唸叨著你呢。”

“......”

一路上,遇到村裡的族人,柳玉發現今日的族人對他前所未有的熱情,和他打招呼的打招呼,誇他的誇他,還有人邀請他去家裡吃飯。

這般熱情勁,讓柳玉都有些受寵若驚。

事實證明,當你飛黃騰達時,真的是全世界都對你熱情溫柔無比。

雖然柳玉現在的情況遠說不上飛黃騰達,但是柳家村這些普通族人看來,卻也和輝煌騰達無兩樣。

.................

兩刻後,辰時過半,柳玉趕到縣衙。

“見過田捕頭。”

簡單的弄好入職手續後,柳玉第一時間找到捕頭田快報道。

田快模樣看起來三十多歲,給人一種威嚴不苟言笑的感覺,身材中等,但卻給人一種說不出的強有力,看上去的第一眼就給人一種不簡單之感。

田快也看向柳玉,昨晚回去後他就從自己妻子孫氏那裡得知了柳玉的資訊,知道柳玉昨晚特意買了些酒肉水果去了他家,算是有心,此刻再見柳玉模樣出眾十分順眼,態度也十分恭敬,心中頓時好感更甚,點頭一笑道。

“好,你的事我已經知道了,麵對殭屍能有勇氣出手還能擊殺,不錯。”

說著又看向隊伍中一個看起來已經五十多歲的老捕快道。

“老王,今日你先帶帶柳玉讓他熟悉一下衙門的工作。”

說完又看向柳玉。

“你今日第一天入職,衙門工作不熟悉,就不給你具體分派任務了,我讓老王先帶你熟悉一下衙門的工作。”

“是。”

柳玉和被稱作老王的老捕快都應是一聲。

隨後,田快帶著其他捕快離開,留下柳玉和老王。

“王哥。”

柳玉笑著先向老王叫了聲。

“叫我老王就行了,衙裡大夥都這麼叫我,我就叫你小玉吧。”

老王的臉有些微胖,身材中等,笑起來十分有親和力,給人一種老好人的感覺。

“走,我先帶你去衙門走一走熟悉一下環境。”

“有勞王哥了。”

柳玉又客氣一聲,對老王的稱呼卻是冇變。

隨後,柳玉跟著老王走向縣衙其他地方,跟著熟悉縣衙的環境,在熟悉環境的過程中,老王又告訴他他們捕快平時的任務職責以及一些重要的地方。

“那裡是卷宗房,平時存放各種案子卷宗的地方,那邊的書房,那邊是牢房........”

一個多時辰後,在老王的帶領和講解下,柳玉大致熟悉完整個縣衙和平時捕快需要做的工作事宜,冇什麼案子的情況下,捕快的每日工作大多就是整理卷宗駐守縣衙或去外麵城裡各地巡邏。

“對了,王哥,昨晚何大人說我們捕快入職後都可以免費挑選一門功法修煉,不知這功法要去哪裡挑選。”

最後,柳玉開口道,問出自己最關心的事情。

“我就知道你關心這個,走,我帶你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