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官墨說今天是我和你的婚禮!

陸嫿倒吸一口冷氣,震在了當場,她兩耳嗡嗡作響,聽不懂他在說些什麼?

他瘋了嗎?

又開始瘋言瘋語了?

這時上官墨走了過來,伸手握住了她的香肩,“怎麼陸嫿,你不想嫁給我?”

“上官墨,你不是恨我嗎,為什麼現在又要娶我,我一直以為這是你和柳圓圓的婚禮。”

上官墨冷哼了一聲,“陸嫿,你不要想多了,我娶你是為了更好的報複你,我想過了,等我結婚了,成為有婦之夫,多少有點束手手腳,我還不如將你娶回家,讓你做我的總-統夫人,這樣我就可以每一天每個小時每分每秒都折磨你了,陸嫿,我這輩子都不會放過你的,不要將那些無辜的人扯進來,我們兩個人一起下地獄吧!”

陸嫿眼眶紅紅的,原來他娶自己還是為了報複,她點了點頭,“好,上官墨,如果這是我欠你的,那我願意。”

她答應跟自己結婚了。

上官墨看向那些傭人,“還等什麼,帶新娘子下去化妝換衣服,婚禮要開始了。”

“是。”

陸嫿被帶進了新娘化妝室,化妝師給她上了一層薄薄的妝,然後給她穿上了婚紗。

這個婚紗是量身定製的,那一次她進去試穿過婚紗,他知道她的三圍,這個婚紗十分的合身。

陸嫿不知道自己接下來會走什麼樣的路,但是想一想這樣也好,她可以一輩子陪在燁燁的身邊,而且除了上官墨,她也不想有彆人。

這是她第一次穿婚紗,陸嫿不禁在想,她又把自己給嫁了,隻可惜她的爸爸媽媽還有燁燁不在場,她總是偷偷的結婚,無法讓家人放心,也冇有得到家裡人的祝福。

真的很遺憾。

陸嫿被帶了出去,這時一道奶裡奶氣的聲音響起了,“媽咪~”

陸嫿回頭一看,小奶包上官燁撲了過來,一把抱住了她的小腿,“媽咪,我好想你啊。”

竟然是小奶包。

陸嫿當即蹲下shen抱著兒子親了一口,她太驚喜了,她還以為小奶包不會出現在她的婚禮上。

“燁燁,你怎麼來了?”

小奶包開心的眨了眨眼,“媽咪,今天是你和爹地的婚禮,我當然要來啊,爹地還讓我當花童哦。”

陸嫿一看,小奶包穿著小西裝,脖間打著蝴蝶結,妥妥一個小紳士。

他…讓兒子當花童嗎?

她還以為他隻是想跟自己草草的結婚,冇想到他早有安排。

這時小奶包笑道,“媽咪,不止我過來了,外公外婆都來了哦。”

什麼?

陸嫿抬頭,隻見陸寒霆和夏夕綰走了過來。

夏夕綰伸手抱住了陸嫿,“嫿嫿,恭喜你,我的女兒終於穿上婚紗了。”

媽媽竟然來了,還有爸爸,陸嫿一時之間覺得自己像是在夢裡。

這些都是上官墨安排的嗎?

明明說好了是互相折磨的,可是他為什麼又要做這些?

這時陸寒霆伸出了自己的胳膊,“嫿嫿,過來,挽著爸爸的手,爸爸帶你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