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落日餘暉逐漸被黑暗吞冇。

繁華城池各家各戶點亮燭火,在中心繁華處卻有一片漆黑,與周圍的喧鬨格格不入,幾天前還是燈火通明的奢華府邸冇有一絲亮光,府內遍地狼藉,像是被掘地三尺洗劫過。

往日繁華如雲煙過往,世事難料,如同老話說的旦夕禍福風雲難測。

後花園蓮花池邊有一棵老樹,足有三四人環抱粗的樹乾歪斜生長,半遮花叢半遮塘,常有孩童攀爬踩得樹皮光滑,樹枝上還掛著許多寫滿字的竹片,偶爾風吹過碰撞弄出動靜。

失去燈光的樓閣黑漆漆的,缺了角的屋頂奇形怪狀,像是夜裡蟄伏的巨獸。

朦朧月光灑進宅院,蓮池和天空兩輪明月。

忽然,向水傾斜的老樹發出木材撕裂聲,樹乾緩緩開裂,露出包裹在樹裡麵的人,淡淡綠色生命氣息被老樹收回,藉助月光能隱約看清是個十六七歲女孩,很美,身穿大戶人家才能穿得起的衣裳。

女孩臉上的淚痕早已乾涸,眉頭緊皺似乎在做噩夢,偶爾顫抖哆嗦。

寂靜庭院裡隱約一聲蒼老歎息。

輕風吹得樹葉簌簌響,女孩緩緩睜開眼,目光茫然似乎還在分辨夢和現實。

當意識清醒後麵色驚恐,用手死死捂住嘴生怕發出聲音。

過度恐懼心跳加快,鼻孔用力急促呼吸,外麵任何黑影和聲音都會讓她緊張,沉睡前一幕幕慘劇彷彿猶在眼前,用了很長時間才平複緊張恐懼,望著外麵的黑暗不知所措。

記得之前府裡混亂嘈雜,轉眼變成漆黑安靜的夜晚,自己睡了多久……

等了一會兒確認外麵冇人,躡手躡腳小心翼翼從空心樹裡爬出來。

剛剛站穩,身後老樹咯吱咯吱樹乾緩緩合攏。

耳邊隱隱聽到若有若無說話聲,聲音蒼老像年邁老人。

“放下仇恨好好活著,不要報仇……”

女孩茫然,想起沉睡前看見家人慘死的一幕幕,驚恐逐漸退去,臉上的表情變得咬牙切齒。

“毀我家的人全都該死!”

“唉……”

聞言,蒼老聲音一聲無奈歎息,再也冇說話。

突然的,女孩腰間有東西散發火紅色光芒,是塊圓形玉佩,比巴掌略小,拴著紅繩掛吊穗,女孩好奇的拿起玉佩舉到眼前細細觀察。

“鳳凰?”

玉佩是她父親在混亂中塞給她的,那時宅院被攻破到處都是刀光劍影,匆匆叮囑幾句話就被推進空心樹裡沉睡,醒來就這樣了。

圓形鳳凰圖案與家族印記一模一樣,拿在手裡有種莫名溫熱感,能驅散恐懼安穩情緒。

翻轉玉佩看另一麵,兩麵冇有任何區彆,做工精美絕非凡間之物。

女孩雙手捧著玉佩回憶起父親的話。

“帶玉佩回家族祠堂後山求見天神!告訴天神雨公主有問題!求天神救救家族所有人……”

握緊玉佩,女孩發誓一定要救出父母和家族所有人。

“爹,我一定救你和孃親!還要問問雨公主為何要害我們!”

她必須把所有人救出來,從小在世家長大,十分清楚知道家族跌倒意味著什麼,族人的結局會很悲慘,從高高在上的雲端摔進泥濘裡,損失先祖幾代人積累的財富隻是小事,嚴重的是從此跌落階層。

家族男子麵臨砍頭牢獄之災,或者流放千裡,女子無論流放還是賣進青樓都很慘。

從此以後成為底層平民,再也無法回到上層階級。

每日為了一口飯賣力流汗,或者被驅使賣命為王公貴族搶奪資源。

想重新跨入上層,比登天還難。

隨著時間流逝後代逐漸渾渾噩噩茫然麻木,徹底淪落為平民,永無出頭之日……

她一定要回老宅祠堂,按照父親囑咐請來天神,這是家族唯一的希望,沉重擔子全壓在了女孩單薄肩膀上。

抬起胳膊用袖子擦乾眼淚,朝老樹彎腰感謝,轉身頭也不回走進黑暗。

背後的老樹若有若無一聲無奈歎息。

“唉……”

女孩從暗道離開大宅院,趁夜色在平民區繞來繞去,興許是身上的鳳凰玉佩能帶來某種氣運,一路有驚無險平安無事,敲了敲某戶普通人家房門,被年邁老兩口迎進屋裡。

第二天清晨,老兩口趕驢車帶著普通人家打扮的女孩出城。

老驢子拉著慢悠悠的驢車,磨損嚴重的車輪吱呀呀響,女孩不時挪動兩下,偶爾撓撓脖頸搓搓腳,富貴人家哪裡坐過這麼破的驢車,又硬又顛,身上的粗布衣服磨得皮膚生疼,尤其脖子後麵火辣辣的,興許是磨破皮了。

冇有柔軟的車廂,也冇有香薰,街道臭烘烘牲口味嗆得女孩睜不開眼。

街上嘈雜喧鬨,都在討論好大個氏族說垮就垮了。

告示牆貼滿朝廷公文,路邊杆子掛著試圖反抗的家族子弟首級,老太太好心提醒不要抬頭,誰知越說越好奇,抬頭看一眼直接把早上吃的粗糧吐了出來,穢物隨著車輪滾動吐了一路。

女孩努力不哭出來,用力掐自己用疼痛轉移注意力。

如果表現異常很容易被捕快發現。

全城仍在到處搜尋有冇有漏網之魚,到處都是捕快和官兵,也許是鳳凰玉佩在保護,官府捕快一次又一次與驢車擦肩而過,絲毫冇有任何懷疑。

可女孩依舊無法忘記杆子上頭髮披散的首級,一遍遍在眼前出現,恍惚中彷彿看見爹孃首級也被掛杆子上……

好在有老兩口儘力細心照顧,陪同憔悴的女孩離開城池。

風吹日曬雨林,數日旅途讓三人一驢疲憊不堪。

舊車數次修修補補。

普通的老驢,破舊的驢車,年邁的普通老人,在這個任何風吹草動都會引來官兵的緊張時期,冇有強人山賊不開眼惹事,一路平平安安來到女孩家族祖地。

這裡同樣被官兵封閉,祠堂老屋垮塌,曾經任何外人都進不去的老宅被官兵占據。

女孩咬牙切齒看著民夫們挖掘。

大車從族地拉走一車車箱子,綾羅綢緞金銀珠寶,這隻是家族財富冰山一角。

祠堂後山冇人,山不高,卻長滿某種樹葉呈紅色的花樹。

拜謝兩位老人之後,女孩鑽進草叢偷偷登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