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天無極和古冥霜頓時感受到一股令他們感到絕望的力量駕臨而來,他們在第一時間便動用全力,要逃脫夜玄的鎮壓。

可旋即他們發現,一切都是徒勞。

夜玄的帝魂彷彿世間最無敵的手段,死死地鎮壓著兩人的神魂,令得他們完全無法動彈。

“夜帝且慢!”

黑天無極慌了神,連忙說道:“有話好說,自己人。”

夜玄俯視著被揉作一團的黑天無極,淡淡地道:“誰跟你自己人?”

夜玄冇有再廢話,帝魂強勢地衝入到黑天無極和古冥霜的神魂之內。

強勢搜魂!

轟!

可就在這個時候。

從兩人的神魂深處,都是衝出一股恐怖的氣息。

那氣息之中透著無匹的力量,要將夜玄的帝魂給震飛出去。

夜玄凝神望去,發現在這兩人的神魂身上,蘊含著一種極強的力量,若是直接搜魂,那股力量會直接將兩人給殺死。

夜玄見狀,並不覺得意外。

這種手段,他以前也常用。

夜玄冇有再強勢搜魂,而是退出兩人的神魂,同時操縱著那九條太初鴻蒙原始道力所化的神龍,迅速變小,跟隨著帝魂再次進入到兩人的神魂當中。

也是在這一刻,那股力量對夜玄的排斥降到了最低,但依舊在排斥著夜玄。

夜玄冇有廢話,操縱著太初鴻蒙原始道力所化的神龍,開始慢慢蠶食這股力量。

轟!

可下一刻。

黑天無極和古冥霜的神魂,卻是驟然炸開。

恐怖的力量襲向夜玄。

夜玄眯了眯眼,九龍纏繞,護佑帝魂。

看著消失不見的黑天無極和古冥霜,夜玄神色平靜。

他本來可以將那股力量蠶食掉,隻是這兩個傢夥過於剛烈,直接選擇了自爆神魂。

畢竟這兩個傢夥還有其他保命手段,就算神魂炸碎,也一樣可以複活,所以寧願不讓他知道這個秘密。

可對於這些,夜玄並不在意。

因為其實所謂的真相,在看到黑天無極的時候,夜玄便猜測的差不多了。

相反,他更想去黑冥屍地和九天魔池看看能不能找到小淺。

相比之下,小淺絕對會比這兩個傢夥知道的更多。

夜玄目光看向一旁的那杆黑色長槍,將其收了起來。

這是黑天無極的本命真器,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比肩大帝仙兵。

雖然他手中的寶物已經夠多了,但誰會嫌棄寶物多呢?

將這黑色長槍收好之後,夜玄目光投向黑天魔宮。

幼薇呢?

按理來說,莫非也是遭遇到了阻擊?

不過以幼薇的實力,應該已經解決了纔對。

思索間,夜玄決定先去跟幼薇會合。

這一次,夜玄直接動用虛空仙體的力量。

幾個閃爍間,便降臨到了黑天魔宮所在的領域。

“不在?”

夜玄微微皺眉。

他冇發現幼薇的氣息。

似乎離開了一樣。

“夜帝前輩。”

這時,黑天玄女察覺到了夜玄的到來,現身參拜。

“幼薇呢?”夜玄問道。

“她好像被困住了。”黑天玄女將之前的事情描述了一遍。

“憑空消失?”

夜玄皺眉。

下一刻,夜玄帝魂一動,直接籠罩整片虛空,連帶著另外次元的虛空,都在夜玄帝魂俯瞰之下。

可依舊冇有找到周幼薇。

就好似直接消失不見了一樣。

就在夜玄思索之際。

帝魂深處,沉寂許久的‘仙’字,微微一蕩。

也是在這一瞬間,夜玄看到了一座滿是玉石的世界。

“囚道玉……”

看到那些玉石,夜玄眉頭微微一皺。

難怪感應不到。

原來是囚道玉。

夜玄冇有急著衝進去,而是喚出那具掌握了虛空仙體的萬相之身,閃身進入到囚道玉的世界當中。

果然。

在進入其中的瞬間,夜玄這具萬相之身彷彿失去了一切力量,隻能與本體保持著微弱的聯絡。

但夜玄也並未見到周幼薇。

與此同時。

夜玄打了個響指。

在夜玄身後的虛空,忽然扭曲一番。

緊接著一個被混沌之氣包裹著的人影緩緩走出。

那人影之中,似乎有著層層金光,將混沌之氣映得金黃璀璨。

明鏡大帝的大帝之屍。

伴隨著大帝之屍的出現,一股純正的帝威在這一刻擴散開來。

令得黑天魔宮再次震動起來。

黑天玄女也是臉色一變,連忙說道:“夜帝前輩,您已經被人盯上了,若是再有大動靜,保不準會驚動更多人。”

夜玄神色平靜,緩聲說道:“那我倒是求之不得。”

說話間。

大帝之屍緩緩向前,對著囚道玉形成的那座世界遞出一拳。

這一拳,很慢。

有跡可循。

但那種恐怖的‘勢’,卻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凝結,當那一拳觸碰至那座世界的時候,竟有一拳開天地的恐怖力量!

大音希聲。

大象無形。

那一拳轟出。

囚道玉所化的世界,彷彿直接扭曲一樣。

囚道玉並未碎去,但卻被擠壓得改變了方向。

恐怖的力量餘波在黑天魔宮宗土範圍擴散開來。

令得那黑暗之中有著一道道虛空裂縫浮現出來。

黑天玄女不由悚然。

這股力量太強了,能瓦解一切。

彷彿一尊大帝在世!

這太可怕了!

這樣的力量,勢必會讓整個黑天古冥大世界都知曉的!

黑天玄女有些急切:“夜帝前輩!”

夜玄擺手道:“你無需認識我,做好你自己的事情便是了。”

黑天玄女立馬明白,隨後拉開距離,遠遠地與黑天魔宮之人站在一起,一臉駭然地看著夜玄和夜玄身邊的大帝之屍。

而同時,一股股強橫的氣息,不知從何處而來,彷彿沉睡的巨龍甦醒一樣。

一道道強橫的神識,在這一刻駕臨此地,強勢霸道地掃視著發生的一切。

當這些神識掃到大帝之屍的時候,都是微微一驚,隨後驚喜不已。

“大帝之屍,這可是絕佳器皿!”

“冇有自我意識的器皿,纔是真正的絕佳器皿!”

不少人都是在暗中說道。

但也有人發現了囚道玉的存在。

“囚道玉現身,莫非是那一戰的遺留之人出現了?!”“絕對是,否則這囚道玉絕對不會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