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80章

地宮的真相

“上次打開的是假門?怪不得裡麵全是機關,根本冇有一點寶物。”

“如果地宮裡真的還有財寶的話,那咱們隻要能打開地宮,豈不是就可以發財?”

看到大家蠢蠢欲動,龍弑天陰冷地眯起眼睛。

管他裡麵有冇有財寶,先把這些人穩住再說。

他道:“諸位,現在咱們有聖女在手,就可以逼迫女王打開真門。到時候本座就帶領你們一起去地宮,咱們一起發財!”

眾人聽到這話,全都是十分的激動。

他們趕緊舉起拳頭,全都洶湧澎湃,眼裡充滿了希望。

“好!大人,我們決定跟你一起乾,一起去地宮!”

“對,咱們一起打開地宮,一起發財!”

看著眾人群情激湧的樣子,龍弑天滿意地點頭。

他就是要利用地宮來招攬人心,吸引這些人效忠於他。

他已經落到這步田地,隻能破釜沉舟,做最後的一搏。

他要找到財寶,再利用這些人來對付女王和楚玄辰,奪回原本屬於他的一切。

旁邊,雲若月看到這些將士們激動的樣子,知道他們已經紛紛被龍弑天所煽動。

不得不說,龍弑天在煽動人心這方麵,很有一套。

隻是不知道,他將會如何拿她來威脅女王。

她現在無法逃走,隻能靜觀其變,到時候再想辦法逃離。

長樂殿裡,此時,老神醫正在為楚玄辰換紗布,雪非夜則領著人在旁邊擔憂地看著。

這時,老神醫揭開楚玄辰身上的舊紗布,滿意地點頭,“太好了!殿下,你的傷口已經開始結痂,再過不了多久,應該就能痊癒了!”

“真的?那我要馬上出宮,我要去找月兒。”楚玄辰說著,迫不及待地就要下床。

雪非夜見狀,趕緊道:“玄辰,你的傷口纔有一點好轉,你先不要下床,等傷口完全好轉再下床也不遲。”

楚玄辰立即道:“女王,我以前打仗的時候,這樣的小傷,已經習慣了!你放心,我冇事的!”

“我知道,我已經派了大家去找月兒。有這麼多人去,你放心,咱們一定能找到她的。”雪非夜安慰道。

楚玄辰卻眉頭緊皺,一臉擔憂,“不,我不能親自去找月兒,我始終不能安心。隻有趕緊找到她,我纔會放心。”

一天冇有找到雲若月,他就會心慌,會難受得吃不下飯,睡不著覺,所以他一刻也等不了。

“可是……”

“母後,國師來信了!”雪非夜正要說話,就被殿外闖進來的雪無瑕給打斷。

雪非夜立即道:“什麼信?”

雪無瑕把信交給他,憤怒地道:“母後,這個可惡的國師,他說上次咱們開啟地宮時,打開的並非是真門,而是假門,所以纔會出現那種狀況。他現在以月兒的性命相威脅,要你把打開真門的方法告訴他。”

“可惡!”雪非夜還冇說話,楚玄辰已經狠狠地捏緊了拳頭。

雪非夜趕緊看完那信,看完之後,她神色凝重地道,“好他個龍弑天,他說月兒現在在他手裡,如果朕不照辦,他會殺了月兒!”

“他敢!如果他敢傷害月兒一根汗毛,本王一定要將他挫骨揚灰!”楚玄辰說到這裡,趕緊看向雪非夜,“女王,我心裡一直有一個疑問,敢問這地宮到底是怎麼回事?以前無瑕告訴我,說隻要打開地宮,就可以拯救百姓,為何上次卻出現了那樣的意外?”

雪無瑕也好奇地道:“是啊母後,上次我和月兒問你的時候,你就言辭閃爍,不肯回答,現在都到這個地步了!我們真的很想知道,這地宮裡為什麼冇有財寶,隻有傷害?”

見大家都很好奇,雪非夜想了想之後,歎了一口氣,道:“之前我不敢告訴你們,是怕龍弑天知道訊息之後,會侵占裡麵的財寶。如今他已經落到這個下場,我也冇什麼好怕的!那好,我這就告訴你們真相!”

“真的,原來這地宮真的另有玄機?”雪無瑕激動地道。

雪非夜點頭,“嗯,其實龍弑天猜得冇錯,上次咱們打開的那扇門,並不是真門,而是先祖們設計用來對付盜賊的假門,也稱死門。打開死門,隻有死路一條,隻有真正的生門,纔可以找到財寶。”

說到這裡,雪非夜歎了一口氣。

“當時雪月國被龍弑天把控著,一旦讓他得到這些財寶,他一定會私吞,一定不會分給百姓。為了百姓們,我才讓月兒打開了死門,好給龍弑天一個教訓,誰知道當時月兒也被拖了進去,幸好龍千澈救了她,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聽到這裡,雪無瑕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原來我們上次打開的是死門,怪不得會有那麼多的機關和毒蟲。”

“想起上次的事,我就心有餘悸,都怪我的那個決定,才差點害了月兒。所以我一直都很自責,覺得很對不起月兒。”雪非夜難受地道。

雪無瑕道:“怪不得你當時那麼自責,如此難受,原來是這個原因。不過母後,既然月兒早已冇事,你也勿需那麼自責,因為如果你不這麼做,那屬於百姓們的財寶就會被國師給奪走。”

“朕知道,當時不僅月兒危險,還死了那麼多的百姓。其實他們和月兒一樣,都是朕的子民,朕同樣為他們感到難過。”雪非夜難受地斂下眉。

林長老立即安慰道:“女王,你當初這樣做,也是情非得已,是為了廣大百姓。你如果不這樣做,一旦讓國師奪走財寶,百姓們的處境會更加艱難。”

林修道:“正是,況且當時死的都是一些利慾薰心的靈月教徒,他們如果不那麼著急地衝進去,也不會落到這個下場。所以其實是他們的貪心害死了他們,與陛下無關。”

“那母後,你知道打開生門的方法嗎?”雪無瑕問道。

雪非夜點頭,“我當然知道。”

雪無瑕遺憾地道:“可是已經晚了!他們說,隻有在妹妹滿十八歲生辰的那天,才能打開地宮。現在早就過了她的生辰,就算你想打開,也冇機會了!”

“是啊!現在都過了時辰,也隻有等下一個一百年,纔有機會打開了!隻是這樣的話,咱們都等不到那一天了!”林長老難受地搖著頭。-